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四十六章 當做神仙看待

  張高完全控制不住自己了,額頭上暴起了一根根青筋,兩只手掌緊緊的抓在了一起,他的喉嚨里不停的出聲嘶力竭的叫喊聲:“啊啊”

  因為這里是聚陽之地的原因,陽氣克制住了陰氣和怨氣,要不然張高的情況會更加差。★八一く√★8く1く★

  沈風手指輕輕點在張高的眉心,身在聚陽之地,要把張高腦中的陰氣和怨氣驅趕出來很容易,只要把大量的陽氣匯聚到他的腦中就可以了。

  另一只手按在了地面上,吸收著聚陽之地內的陽氣。

  濃郁的陽氣通過沈風的手指,緩緩的進入了張高的腦袋之中。

  進入他腦中的陽氣,在快吞食著陰氣和怨氣。

  數分鐘之后,張高臉上的痛苦在逐漸消失了,待到他腦中的陰氣和怨氣全部被陽氣吞食之后,他露出了一抹舒服的表情,不過,回想著剛剛的事情,他心里面后怕不已,急忙爬起來給沈風下跪,他知道是面前的沈大師救了自己:“沈大師,剛剛對不起,謝謝您還愿意為我化解心里面的嗜血和暴躁,要不然我這輩子就完了。”

  沈風隨口說道:“以后晚上不要去亂葬崗。”

  說出這句話之后,他心里面又暗自搖了搖頭,他忽然想起來這次在吸收了亂葬崗的陰氣和怨氣后,恐怕以后亂葬崗晚上去也不會有事了。

  丁天虎看得是一愣一愣的,張高古怪的舉動被沈風就這樣治療好了?

  他不禁問道:“沈大師,張高之前是怎么了?”

  “你可以理解為中邪。”沈風平淡的說道。

  中邪?

  換做以前丁天虎絕對不會相信什么神啊!鬼的!可沈風是徒手擋汽車的能人啊!張高又確實在他面前恢復了正常,這讓他的信仰都開始動搖了。

  李劍鳴一臉笑容的說道:“沈大師,現在張高也恢復過來了,我送您去亂葬崗吧!我的開車技術很好,保證讓大師您坐的舒舒服服。”

  李劍鳴作為地獄訓練營成員中實力最強的人,他從前的偶像一直是丁天虎,他的目標是要追趕丁天虎的步伐。

  可如今他覺得自己這個丁教官簡直弱的可憐,在沈大師面前只有乖乖認慫的份,要是沈大師愿意指點自己兩招那該有多好啊!

  丁天虎一腳將李劍鳴踹到了一旁,喝道:“你個臭小子,還知道我是訓練營的教官嗎?我看你是想要脫離訓練營了?”

  李劍鳴低聲說道:“不是丁教官你讓我們要對沈大師很尊敬的嗎?”

  丁天虎又一腳踹在了李劍鳴的屁股上,喝道:“還敢說!”

  在李劍鳴閉上了嘴巴后。

  轉而,丁天虎屁顛屁顛的在沈風面前點頭哈腰了起來:“沈大師,別聽這小子亂放屁,我丁天虎的駕駛技術才最好,在整個訓練營里找不出比我更好的了,有我幫沈大師您開車,我絕對讓您滿意無比。”

  丁天虎瞪了一眼周圍的訓練營成員,吼道:“一個個看什么看?都給我散了,我要陪沈大師去亂葬崗了,知不知道這是很重要的事情?要是被你們耽誤了,我會給你們每天的訓練加料的。”

  說著。

  丁天虎走到了蔡春龍的悍馬旁,打開了車門之后,對著沈風說道:“沈大師,您請上車。”

  在沈風走上后座之后。

  丁天虎一溜煙的竄上了主駕駛,對著蔡春龍,說道:“老蔡,生什么楞呢?你坐在副駕駛上,這次讓我來給沈大師開車。”

  開什么玩笑!

  他好歹也是地獄訓練營的教官,要是這種拍馬屁的機會都被手底下的人搶走了,他這張臉還往哪里放?這年頭,想要拍個馬屁也太不容易啊!

  李劍鳴等人看到丁天虎這副賤樣,這還是他們不茍言笑的丁教官嗎?這典型的一個狗腿子啊!和曾經的丁教官根本聯系不到一起了。

  老天啊!還我們一個剛正不阿的丁教官!還我們一個嚴肅的丁教官!

  李劍鳴等訓練營成員心里面不停吶喊著,因為剛正不阿的丁教官肯定不會像狗腿子一樣,這樣他們就有去做沈大師跟前狗腿子的資格了。

  在蔡春龍上車之后。

  丁天虎得意的看了眼李劍鳴等人,看他這副樣子好像是在說,敢和老子搶著拍馬屁,你們還太嫩了點。

  動了車子之后,丁天虎開著悍馬穩穩的朝著亂葬崗行駛而去。

  他開的非常小心謹慎,當年他去保護過華夏國金字塔頂端的大人物的,那時候他開車也沒有如此小心的啊!

  實在是沈風的本領震懾了他,讓他有一種想要跪下來拜師的沖動。

  沈風如此年紀輕輕,可以擁有這等能力,絕對不會是一個普通人。

  就算他想要拜師,恐怕也不會這么容易的。

  亂葬崗距離訓練營并不遠,開車的話只要五分鐘左右。

  在丁天虎駕駛著悍馬抵達亂葬崗入口之后。

  這次回過神來的蔡春龍,他從副駕駛上跑下來給沈風開車門了。

  沈風在走下車子后,說道:“你們不要跟著我了,你們要在附近走走也可以,或者你們先回去也可以,到時會我能自己走回去。”

  丁天虎和蔡春龍急忙不約而同的說道:“我們在這里等您!”

  在看著沈風進入亂葬崗之后。

  蔡春龍瞪了眼丁天虎,他拿出手機撥通了蔡智的手機號碼,往旁邊走了一些距離。

  他心里面始終無法平靜下來,回想著從見到沈風開始到現在,尤其是剛剛在訓練營里生的事情,他心里面開始有了一些猜測,沈大師到底是如何成為吳州之王的?他該不會是靠著自己一身能力,讓所有吳州大家族臣服的吧?

  電話很快被接通了。

  蔡春龍又走遠了幾步,問道:“二弟,沈大師到底是什么人?剛剛……”

  他將生在地獄訓練營里的事情簡單說了一遍。

  電話那頭的蔡智沉默了好久,才開口:“大哥,有些事情我不能對你細說,可既然你見識到了大師出常人的本領,那么我只說一句話,大師的本領遠遠出你的想象,你只要在心里把大師當做神仙看待就行了。”

  把大師當做神仙看待?

  這一句話讓蔡春龍身子開始顫抖了起來,看來大師還會更加強大的神仙手段!(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