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四十五章 牛掰的沒邊了

  沈風走向了蔡春龍。

  在丁天虎從地上爬起來,想要招呼著沈風一起離開的時候。

  忽然之間。

  從沈風右側的方向沖出來了一輛越野車。

  這輛越野車的速度在不停加快,一眨眼的時間,其時速最起碼有一百三十公里以上。

  丁天虎看到駕駛越野車的人之后,他的臉色陡然一變,吼道:“給我停下來!”

  駕駛越野車的人叫張高,同樣也是地獄訓練營的成員。

  只不過,在五天前,張高連續高燒不斷,在高燒退了之后,他的行為舉止變得有點古怪。

  丁天虎暫時將他關在了禁閉室里,他是怎么從禁閉室里逃出來的?

  張高駕駛的越野車如同一頭鋼鐵猛獸,幸好他沖過來的方向沒有訓練營的成員躺著。

  可沈風和蔡春龍正好面對沖過來的越野車。

  以沈風的速度可以輕松躲過,可蔡春龍鐵定是無法躲避的。

  于是乎,沈風站在原地沒有動彈了。

  蔡春龍看著沖擊過來的越野車,他的喉嚨里瞬間變得干澀無比,難道他的人生就要這樣結束了嗎?

  在丁天虎眼眸里浮現瘋狂的擔憂,在訓練營的人以為沈風和蔡春龍要完蛋的時候。

“砰!”的一聲  沈風猛的伸出了自己的右手臂,將手掌往沖過來的越野車的車頭按去。

  沈風和蔡春龍被撞飛出去的場景沒有發生,只見整輛越野車的車頭完全凹陷了下去,停在原地再也無法前進分毫了。(棉花糖小说网 Www.mian花tang.la 提供Txt免费下载)

  一時間。

  在場的所有人屏住了呼吸,他們的眼睛瞪大,再瞪大,仿佛睜的大一點,才能夠看清楚一般。

  眼前這是什么情況?

  這該死的不會是幻覺吧?

  丁天虎第一個狠狠的捏了自己大腿一把,在感受到大腿上傳來疼痛之后,他終于確定了自己不是在做夢,眼前的一切全部是真的。

  其余訓練營的成員也紛紛擰自己大腿上的肉,痛的他們是齜牙咧嘴的,可他們卻不敢發出任何一點聲音來,甚至連呼吸也屏住了。

  都是真的!

  根本不是什么幻覺!

  以剛剛越野車的車速,不是人類可以抵擋下來的。

  以剛才的速度,就算可以在撞擊下活著,但肯定要送去醫院里搶救了。

  可沈風卻用一只手讓飛速中的越野車停了下來?而且越野車撞擊在他的手上,整個車頭完全凹陷的不像樣子了,他的手是用什么做的?

  丁天虎等所有訓練營之中的人,他們后背上冷汗直冒,眼眸里充滿了驚恐和震驚。

  這也太牛掰了吧?簡直是牛掰的沒邊了!這個世界上怎么會有如此牛掰的人?

  看來剛剛沈風對他們是手下留情了,如果認真和他們對戰的話,恐怕他們已經到閻王殿上去報道了。

  站在沈風身旁的蔡春龍,看著面前冒煙且凹陷的越野車的車頭,看著沈風完全沒有傷口的手掌,他腦中有點發懵了。

  之前蔡春龍被沈風秒殺之后,他心里面猜測過沈大師的實力。

  而在剛剛沈大師橫掃了整個地獄訓練營之后,他才知道自己是太低估沈大師了,重新對沈大師的實力進行了猜測。

  可眼下看到徒手擋住飛速的越野車,蔡春龍現在知道自己之前的猜測大錯特錯,他所看到的一直是沈風的冰山一角,他現在不敢猜測了,誰知道眼前的一切是不是沈大師的真實實力?

  沈風沒有理會蔡春龍和丁天虎等人心里的震驚。

  他走到了越野車旁,經過了猛烈的撞擊,車子里的安全氣囊全部彈了出來。

  沈風一把將昏厥過去的張高拉下了車子。

  丁天虎見狀,他急急忙忙的跑了過來,再也不敢對沈風有半點的不敬了,他隨即小心翼翼的說道:“沈大師,他是我們訓練營的人,只是最近幾天舉止有點古怪。”

  沈風手掌按在了張高的腦門之上,很快,他心里面有了初步的了解。

  張高的情況和蔡季根有點相同。

  只不過,張高目前處于有意識的狀態,可是由于被陰氣和怨氣的影響,他整個人變得嗜血和暴躁了起來。

  “他最近有沒有去過亂葬崗?”沈風問道。

  丁天虎看了眼訓練營的其他人,吼道:“耳朵聾了嗎?沒聽到沈大師的話?以后你們見到沈大師,要比見到我還要尊敬,要不然給我滾出訓練營。”

  李劍鳴跑了過來,臉上充滿了崇拜之色,他心里面已經把沈風視為偶像了:“沈大師,張高在五天前的晚上的確去過亂葬崗,只是這和亂葬崗有關嗎?我們所有人都去過亂葬崗的。”

  “你們一般是什么時候去的?”沈風看著李劍鳴。

  “沈大師,我們一般是白天去的,晚上每天都有其他訓練項目,根本沒時間踏出訓練營。”

  “張高平時的膽子很小,五天前,他想要練練膽子,自己一個人偷偷離開了訓練營,去往了亂葬崗。”

  李劍鳴恭敬的回答道。

  這就對了。

  因為此處乃是聚陽之地,李劍鳴等人長期在這里,身上的陽氣自然會越來越濃郁。

  而白天是陰氣和怨氣最弱的時候,以他們的情況去往亂葬崗肯定不會有事的。

  可一旦到了晚上,陰氣和怨氣旺盛了,相反陽氣則是會顯得虛弱。

  如果有人在這個時候去亂葬崗,有極大的可能會被陰氣和怨氣入侵的。

  沈風沒必要對他們解釋太多。

  陷入昏厥中的張高也慢慢醒了過來,當他睜眼看到丁天虎等人之后,他極力的克制著心里面的嗜血,說道:“丁教官,我剛剛,我……”

  他的話再也說不下去了,嘴巴里的牙齒緊緊的咬著,整個人臉上呈現了極為痛苦的神色。

  之前,他身體里的嗜血暴漲,從禁閉室里逃出來之后,他特別想要殺人,他想要看到鮮血。

  他直接開了一輛越野車往操練場沖來,只是他腦中的意識還存留著,他自然不會去撞訓練營的兄弟了,選擇把越野車撞向了沈風和蔡春龍。

  “我要殺人,我想要殺人,我控制不住了,我再也控制不住了。”張高雙眼通紅的吼叫了起來,目光緊緊的盯著沈風和蔡春龍。

  丁天虎皺眉道:“張高,你給我冷靜一點,你知不知道自己剛剛犯了不可饒恕的罪過?要不是沈大師擁有這等超出常人的本領,才沒有讓你真正釀成錯誤,我現在就一槍斃了你。”(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