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四十一章 討教

  次日。

  當天蒙蒙亮的時候。

  盤腿而坐的沈風,緩緩從嘴巴里吐出一口悠長的氣。

  昨天在制作出了十塊特殊的石頭后,沈風便進入了修煉狀態。

  伸展了一下手臂,他站了起來,往宅子的外面走去了。

  在他來到宅子的大門口之后,只見孫東權這個老頭兒,跪了這么久之后,臉色顯得有點發白,整個人的身體是搖搖欲墜的。

  趙義的情況要比孫東權好上不少,畢竟他的年紀還輕,在體力上要遠遠超越自己的師父。

  你們從昨天跪到了現在?沈風皺眉疑問道。

  孫東權嘴唇有點哆嗦的說道:沈先生,這是我給您的賠罪,我不能做一個言而無信的小人。

  沈風開始欣賞孫東權了,這個老頭兒的固執挺不錯,如果是在修煉一途上,那么擁有固執的性子,很多時候會沖出一條屬于自己的路來。

  沈風又何嘗不是一個固執的人呢!

  當年在剛剛去往仙界的時候,他遭遇了無數次的艱難險阻,甚至九死一生的次數也數不清了。

  作為一個在仙界沒有根基,沒有背景的人,當年沈風被處處嘲笑,一開始他在修煉上的進展比較緩慢,以至于根本不被看好,可他偏偏卻撞破南墻不回頭,在一次次的不可能之中崛起,他走出了一條屬于自己的路,他的光芒逐漸在仙界綻放。

  夠了,起來吧!沈風看著孫東權說道。

  沈先生,還沒有到時間。孫東權固執的說道。

  沈風搖了搖頭,手指微微一動,一道靈氣神不知鬼不覺的進入了孫東權的腦中,使得他隨即進入了沉睡之中。

  扶你師父到宅子里去睡一覺。沈風淡然的說道。

  趙義非常疑惑,自己的師父怎么會無緣無故的睡著了?可他不愿意多想了,雙腿已經跪的發麻,他說了一句:多謝沈前輩。

  隨后,趙義扶著孫東權往宅子里走去了。

  沈風站在宅子門口呼吸著清晨清新的空氣。

  沒一會之后,一輛狂野的悍馬停在了宅子旁邊,蔡春龍、蔡智和蔡和光從車上走了下來。

  今天一大早,蔡春龍說有事情想要求沈風。

  可蔡智問了好幾遍,蔡春龍也沒有說出具體的事情,最后他和蔡和光只能陪著一起過來了。

  原本蔡智打算吃飯前來這里的,他怕大師手上的事情沒有忙完,來這里會打擾到大師的。

  蔡智等人走近之后,他們三個極為恭敬的向沈風打了一聲招呼。

  而沈風回應著微微點了點頭。

  蔡智有點不好意思開口,只是蔡春龍找到他的時候極為的認真,最后只能一起過來試一試了。

  蔡春龍跨前了一步,深深給沈風鞠了一個躬:沈大師,昨天您給我父親治病的時候,您好像是以氣御針的,您肯定會氣功吧?

  我想向大師您討教兩招,請您一定要成全我!

  昨天回到家里之后,蔡春龍想了一個晚上,他從前的確是在華夏國的一個隱秘部隊服役的。

  而且這個隱秘部隊非常的特殊,里面的每一個士兵都可以稱之為兵王了。

  只是在有一次比斗的時候,他被一個中年男打得落花流水,只有在開始的十招左右,他勉強可以支撐,之后完全沒有任何一絲反抗之力。

  當時那個中年男人是來隱秘部隊參觀的,從他的言行舉止,可以看出他對蔡春龍所在隱秘部隊極為不屑,這徹底激怒了蔡春龍,所以才會有那一場比斗的。

  自從那天以后,蔡春龍的自信被打碎了。

  當時中年男人一次又一次的把腳踩在他的臉上,用看著螻蟻的目光注視蔡春龍。

  之后,蔡春龍自動申請退役了,他始終過不了自己心里這關,原本以為自己很牛掰了,結果在一個陌生的中年男人面前,他弱的可憐。

  退役后,蔡春龍回到了蔡家,開始接管家族生意,同時他在吳州開了一個安保公司。

  他還是無法忘記曾經的生活,凡是他訓練出來的保安,在各個方面全部很優秀,如同是部隊里的軍人。

  當初和那個中年男人比斗,蔡春龍感覺對方身體里有一股氣勁,每次轟擊在一起的時候,他能夠從對方的拳頭里感受到有刺人的氣勁傳來。

  昨天在家里回憶著沈風的事情,蔡春龍不禁從以氣御針上想起了曾經這段往事。

  如今事情已經過去五年了。

  蔡春龍漸漸從陰影中走了出來,可是他還沒有真正的擺脫當年的陰影,他知道自己的實力要比當年強上很多了,這些年,他每天都會空出一部分時間,以此來進行高強度的訓練。

  他知道沈風是吳州之王!同樣也是救了自己父親的人,可他骨子里的戰意卻越來越濃,經過一晚,他再也控制不去了。

  他只是純粹的想要討教一番,對沈風沒有任何一絲惡意的,相反心里面依舊尊敬這位沈大師。

  蔡智和蔡和光沒想到蔡春龍會玩這一出,想要和大師討教兩招?這不是找死嘛!

  當然蔡智知道自己這個哥哥曾經在隱秘部隊里是戰斗狂人,他同樣知道自己的哥哥當年一蹶不振的原因。

  蔡智阻攔道:大哥,我沒見過當年打敗你的人,可大師的身手絕對在那個人之上。

  蔡春龍等人并不知道沈風是以自身的能力統治吳州各大家族的。

  為了不打擊蔡春龍,蔡智說了這么一句很保守的話,其實在他看來當年打敗蔡春龍的人,肯定連給大師提鞋都不配。

  聞言,蔡春龍的戰意變得更加濃郁了,他說道:我不求能夠戰勝大師,我只希望可以在大師手里多走幾招。

  大師,我想要真正走出當年的陰影,請您一定成全我。

  蔡春龍深深的給沈風鞠躬。

  一旁的蔡智嘆了口氣,他把自己哥哥的事情,大致的對沈風說了一遍。

  沈風看向了蔡春龍:向我討教,能讓你走出陰影?

  蔡春龍說道:沈大師,我只想正視自己的實力,昨天回去我想了好一會,從您每個舉動的分析,從您的處變不驚,您肯定是一個高手。

  要不然在他鄉異地,您為什么能夠如此鎮定呢?您是對自己的實力有自信。

  從您可以施展以氣御針,我更加肯定您或許也會內功,和當年打敗我的人一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