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三十九章 螞蟻和大象

  看到徒弟的態度后。八一中√文網★★81く√√

  孫東權臉上這才露出了滿意的表情。

  “沈大師,我們給您安排住的地方,今天蔡家為您設宴,請您一定要賞光。”蔡季根極為客氣的說道。

  在得知了院子里被挖出一個死人坑后,他自然沒有勇氣繼續住在老宅里了。

  沈風隨口說道:“沒必要安排其他地方了,我覺得這個宅子挺好的,今晚我就住在這里。”

  “晚宴的事情也不用這么麻煩了,今天我有一些事情要處理。”

  在蔡季根還想要開口邀請的時候。

  蔡智急忙說道:“爸,聽大師的,我們不要在這里打擾大師了。”

  他知道沈風的通天本領,他猜測大師要留在這里,可能和外面的死人坑有關。

  看到蔡智很是鄭重的表情,蔡季根收住了要說出口的話,雖說心里面充滿了疑惑,但他還是說道:“好,大師,既然您有事情要忙,那么我不勉強您了,明天蔡家再為您設宴。”

  蔡智和蔡和光等人恭敬的對沈風說了一聲之后,他們才離開了這里。

  孫東權和趙義跟著一起離開了。

  在走到宅子的大門外之后。

  孫東權毫不猶豫的在宅子門前跪了下來。

  “師父,您這是干什么?”趙義立馬問道。

  蔡智等人也一臉疑惑的看著孫東權,他們心里面不清楚這老頭要搞什么鬼?

  只聽見孫東權說道:“做人不能言而無信,之前我對沈先生有誤解,我說過他如果可以治療好這種病,那么我會在大門口跪兩天,現在是我履行承諾的時候了。”

  他每一個字都說得真摯無比,一絲不茍的跪在了宅子門口。

  蔡季根笑罵道:“孫老頭,你這驢脾氣要改改,沈大師不會和你一般見識的,你又何必自己為難自己?”

  趙義也一臉緊張的說道:“師父,蔡老說的不錯,以您的身子骨要在這里跪兩天,您根本吃不消的。”

  身為孫東權的徒弟,如果師父跪在這里,那么他哪有不跟著一起跪下的道理!

  雖然趙義對沈風的醫術很佩服,但要他在這里跪兩天的時間,這著實有點丟份了,他好歹也是大家族中的嫡系子弟啊!

  孫東權極為認真的說道:“每個人都要為自己所說的話負責,我孫東權這輩子還沒有做過言而無信的事情。”

  “這一跪,我很高興啊!跪一下就能夠現一名中醫界的神醫,這是一件很值得的事情,只要可以讓華夏國的中醫界崛起,老朽我跪兩天又何妨?”

  孫東權這老頭有著自己的固執,一旦他認定事情,很難有人可以說服他回頭的。

  蔡季根搖了搖頭:“你這孫老頭,隨你吧!”

  在蔡季根往旁邊的車子走去的時候。

  趙義變成了苦瓜臉,如果想不被逐出師門,那么他能不下跪嗎?他到底是招誰惹誰了?

  苦著一張臉在孫東權旁邊跪了下來。

  “小義,不錯,師父下跪,徒弟豈有不陪著的道理,我一直教你要尊師重道,看來你是謹記于心了。”孫東權是一個非常古板的中醫,他骨子里還秉承著師父如父的傳統,當然他心里面也把趙義當做半個兒子看待的,要不然他也不會將自己的一身醫術傾囊相授了。

  而走上旁邊車子的蔡家人。

  其中蔡春龍問道:“二弟,讓沈大師一個人留在老宅子里真的沒問題嗎?這樣我們是不是太失禮了?”

  蔡季根也說道:“沈大師的一身醫術神鬼莫測,我們必須要交好沈大師啊!”

  蔡娟蘭柳眉微皺:“爸、大哥,你們不用張口閉口的沈大師吧?現在我們不在那小子面前了!”

  聞言。

  蔡智和蔡和光臉色陡然一變。

  蔡和光先一步開口,他吼道:“蔡娟蘭,我警告你,要是你再敢對大師如此不敬,我再也不會把你當做長輩看待了。”

  “如果你不是我的長輩,那么我剛剛早就一耳光扇上來了。”

  蔡娟蘭美眸里露出了憤怒之色,蔡和光只是蔡家旁系的人,今天卻一而再再而三的如此囂張,簡直是無法無天了。

  蔡季根和蔡春龍的臉色也很不好看,他們心里面的確是感激沈風,可這和蔡和光沒有一點關系,這個旁系子弟難道是腦袋壞掉了嗎?

  蔡季根和蔡春龍想要讓蔡和光滾下去。

  只是蔡智也開口道了:“娟蘭,和光的話是嚴重了一點,不過,你應該要聽一聽,以后不管在人前,還是人后,你都不要說大師的壞話,必須要對大師畢恭畢敬的,如果你再像剛剛那么無知,以后你不再是我的妹妹。”

  蔡娟蘭眼眸里的憤怒更加旺盛了,二哥竟然幫著旁系的人欺負自己?

  “二弟,給我們透個底,沈大師到底是什么身份?”蔡春龍問道,如果單單只是神醫的話,那么蔡智不用如此緊張的。

  蔡智嘆了口氣,說道:“很多事情,我不能夠對你們細說,吳州和我們南云差不多繁榮。”

  “吳州的大家族不比我們南云的大家族弱吧?”

  蔡季根點頭道:“吳州的大家族的確和我們南云的大家族不相伯仲。”

  “以你的意思,沈大師是吳州大家族內的人?”

  這讓蔡季根是更加的疑惑了,如果只是這個身份,那么不值得蔡智如此恭敬的,這種恭敬幾乎是瘋狂的了。

  “爸,你猜錯了,大師不是吳州任何一個大家族的人,接下來我說的事情,你們要藏在心里,絕對不能夠對其他人說,如果讓大師不高興了,那么倒霉的只會是我們蔡家。”蔡智鄭重其事的說道。

  見蔡春龍等人目不轉睛的盯著自己,蔡智繼續說道:“之前,吳州所有大家族想要聯手對付大師,你們知道現在那些大家族怎么樣了嗎?”

  “吳州的霸主級家族姜家和老牌家族錢家徹底毀滅了,其余大家族全部臣服于大師了,他們家族內的所有資產,無一例外的轉移到了大師的名下。”

  “大師的本領不是你們能夠想象到的,他是如今的吳州之王。”

  “我能說的只有這么多了。”

  蔡智說的太突然了,蔡季根他們根本沒想到沈風會是吳州之王?

  吳州所有大家族聯手也無法奈何得了沈風?如果換做是別人說的,那么這簡直是天方夜譚。

  可他們知道蔡智的性格,看著對方一本正經的模樣,他們知道這一切全部是真的。

  “我們蔡家在大師面前,等于是螞蟻和大象的區別。”蔡智深吸了一口氣說道。(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