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三十六章 死人坑

蔡智怒容滿面。(WWW.mian花ang.LA好看的小說棉花糖  他恨不得直接將趙義一耳光扇飛,閉上那張臭嘴難道不行嗎?

  沈風是何許人也?

  這是有通天本領的神仙人物啊!能夠把大師請到蔡家來,之前蔡智沒想到會這么順利。

  有了大師一起回蔡家之后,他一點也不擔心自己的父親了,他原本心里面思忖著,應該要怎么樣和大師攀攀關系!

  誰知道從蔡娟蘭開始,每一個人都沒有拿出應有的態度來,他心里面愧疚無比:“從現在開始,誰要是再敢說一句大師的不是,我讓他立馬滾出宅子。”

  “記住,我說的是滾出去,而不是走出去,誰也不例外。”

  蔡智的目光依次掃過趙義,孫東權、蔡春龍和蔡娟蘭。

  蔡和光也附和道:“小叔說的不錯,誰要是再敢冒犯大師,別怪我蔡和光沒大沒小了。”

  除了瞪眼盯著孫東權和趙義之外,他的目光也掃過了蔡春龍和蔡娟蘭。

  蔡和光心里面明白一個道理。

  蔡家在大師面前算什么?根本是不值得一提的,他只要緊緊跟著大師走,就算最后脫離了蔡家又如何?只要大師愿意出手,分分鐘可以幫他建立一個更加強大的蔡家。

  蔡春龍的臉上多了幾分陰沉,他雖說相信蔡智,但蔡智和蔡和光也太奇怪了。

  尤其是蔡家旁系的蔡和光,竟然也敢這么對他們說話了?

  其實蔡智和蔡和光完全是為了蔡春龍和蔡娟蘭著想,如果他們一不小心得罪了大師,那么后果是不堪設想的。

  蔡娟蘭真搞不懂二哥為什么如此信任面前這個小子?他也沒長三頭六臂啊!看上去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大學新生。(www.mian花tang.la棉、花‘糖’小‘說’)

  蔡智和蔡春龍目光對視。

  片刻后,蔡春龍撥打了一個電話出去,讓人前來這里挖開院子的地面。

  出于對蔡智的了解,蔡春龍還是沒有選擇翻臉。

  孫東權和趙義胸口的怒氣要炸膛了,蔡智在南云的商業圈里名氣不小,他是有名的言出必行,到時候真的要滾出老宅,他們這對師徒可沒臉見人了。

  將這口怒氣繼續往肚子里咽,他們現在只有等待著沈風出丑,等待著對方的治療完全無效。

  很快。

  有一批人走進了院子里,他們手里全部拿著鐵鏟。

  蔡智問道:“大師,要將整個院子的地面全部挖開嗎?”

  沈風點頭道:“對,讓他們開始挖掘吧!”

  聞言,蔡智立馬命令這些人:“給我用力挖,認真的挖,誰要是給我偷懶,以后別想再南云待下去了。”

  這些人同樣認得蔡智的,他們見蔡春龍沒有反對,開始一鏟子一鏟子的往地面下挖去了。

  時間慢慢流逝著。

  地面之下沒有被挖出什么東西來。

  孫東權和趙義這對師徒冷眼看著,眼前的這一幕簡直是一出鬧劇。

  蔡季根的病怎么可能和院子里的地面有關?

  蔡春龍臉上浮現了不耐煩的神色,這到底要挖掘到什么時候?難道要這么一直挖下去嗎?在他要開口質問時。

  “啊!”

  只聽見一個在往地面下挖掘的男人,喉嚨里發出了驚恐的叫喊聲,語無倫次的說道:“有白骨,地面下有人的骨頭。”

  所有人全部被他的聲音吸引了。

  只見他挖掘的地面之下出現了一堆白骨,其中一個骷髏頭異常的顯眼。

  這一切全部沈風的預料之中,他說道:“挖,繼續給我挖。”

  在看到地面之下挖出了人的骨頭,蔡春龍和孫東權等人臉色微微一變,難不成蔡季根的病會是一堆白骨引起的?

  只是隨著越挖越深。

  除了沈風鎮定自若以外,其余人全部不吭聲了。

  只見地面下被挖出來的白骨是越來越多了,待到挖不出白骨之后,沈風粗略的估計了一下,這里曾經最起碼被埋了七十多具尸體。

  而且這些人的死法都很痛苦。

  沈風可以判斷出有些人是被繩子活活勒死的;有些人是被尖利之物刺入心臟而死的;有些人是被活活埋在地面下而死的……

  這些人肯定是被殺死的,他們在臨死前會很大的怨氣和煞氣。

  地面下的除臭做的很好,有人刻意不讓尸臭味傳到上面來。

  這個院子的地面下,可以說是一個死人坑。

  難怪陰靈草可以正常的生長,原來是靠著地面下傳上來的怨氣和陰氣。

  蔡娟蘭臉色蒼白無比,她是在場唯一的一個女性,甚至嚇得身體都哆嗦了起來。

  到底誰曾經在這處院子里埋了這么多的尸體?

  幸好蔡智之前剛剛經歷了血腥,他面對這么多的白骨,咽了咽口水之后,問道:“大師,我爸的病和這些白骨有關?”

  沈風點頭說道:“你仔細看地面下的骷髏,他們身上或多或少留下了一些線索,他們都是被人給殺死的,有的人還可能是被活活埋在這里。”

  “死于非命之人,他們在臨死前一定會心生怨念,久而久之,有這么多的人死在一起,產生的怨氣和陰氣會越來越多,你說每天生活在怨氣和陰氣里,最后會有什么好結果嗎?”

  “這處宅子是怎么來的?”

  在見識到了死人坑之后,蔡春龍的態度改變了不少,他頗為客氣的說道:“大師,這處宅子曾經是一個軍閥的,后來被我的先祖買下來了,據說那個軍閥非常的殘暴,現在看來這些人全部是被那個軍閥殺死的。”

  “只是他為什么要把人埋在這里?難道是一種特殊嗜好嗎?”

  蔡智接過了話:“我們當年聽爺爺提起過的,那個軍閥后來無緣無故死在了自己的房間里,后來我們的先祖才把這處宅子買下來,我們的先祖靠盜墓發家,他完全是百無禁忌。”

  “當年那個軍閥也是住在這個院子里的,而我們的先祖住在這里也死了,現在想來這一切未免巧合的太過分了吧?”

  沈風沒有在死人坑內感知到什么!看來這里真的極有可能只是那個軍閥的一種特殊嗜好。

  孫東權和趙義在看到地面下挖出了這么多的白骨,他們的臉色不停變換著,沈風怎么會知道地面下有白骨的?難道說蔡老的病真的和這些白骨有關系?可這也太玄乎了吧?

  “大師,這些白骨要處理掉嗎?”蔡智忍不住問道。

  沈風搖頭道:“暫時留在這里,這些白骨對我有用,我會幫你們處理的。”

  “知道了禍根所在,接下來可以去看看你的父親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