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三十五章 裝神弄鬼?

  見自己的師父橫眉怒目,提著行醫箱的趙義,自然不能在旁邊看著,他猛的跨出了兩步,質問道:“小子,你有行醫資格證嗎?你才多大的年紀?冒充什么不好,你偏偏要冒充中醫?每年被你們這些冒牌貨醫死的人不在少數,讓很多人對中醫產生了嚴重的誤解。[棉花糖www.mian花tang.la想看的書幾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穩定很多更新還快,全文字的沒有廣告。]”

  沈風隨口說道:“有沒有行醫資格證很重要嗎?醫院里的醫生有行醫資格證,你們也有行醫資格證,但你們治療好病人了嗎?”

  趙義沒想到這小子竟然如此狂妄?聽對方的意思很明顯沒有行醫資格證了!他還是第一次見到無證行醫的人如此理直氣壯的。

  孫東權怒目而視,暴喝道:“華夏國的中醫界,不需要你這種害群之馬,像你這種人必須要受到法律的制裁。”

  “咳咳!咳咳!咳咳!’

  可能是太過生氣了,孫東權一陣猛烈的咳嗽。

  蔡娟蘭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么了,沈風承認了自己是中醫,這讓她心里非常不舒服,最重要的是對方連行醫資格證也沒有?二哥到底要干什么?請這樣一個小子回來有什么作用?

  蔡智和蔡和光心臟陡然收縮,之前蔡娟蘭對沈風有過質疑,如今孫東權和趙義這對師徒,他們竟然又對大師如此的不敬,行醫資格證對大師來說有用嗎?他們親眼看到大師隨手治療好了錢胖子粉碎的膝蓋骨,孫東權有這個本事嗎?全世界哪個醫生有這種本事?

  回想著玉府大酒店里姜家等家族的下場,萬一大師遷怒于蔡家,那么可就真的糟糕了。

  蔡和光雖說只是蔡家旁系,但他此刻心里面充滿了怒火:“這是你們對大師說話的態度嗎?你們以為自己是什么人?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不懂嗎?在南云的醫術界你們的確是名人,但在全世界的醫術界,誰知道你們是哪根蔥?哪瓣蒜?兩只井底之蛙。”

  蔡娟蘭柳眉緊皺,蔡和光什么時候變得這么底氣十足了?父親的病還需要孫老治療,這個時候蔡和光亂放屁干什么!

  可在她想要喝斥蔡和光的時候。mian花tang.la[棉花糖小說]

  蔡智先一步說話了:“孫老,請回吧!謝謝你之前對我父親的治療,接下來有大師足夠了。”

  表面上挺客氣,可他的語氣里充滿了冰冷,要不是之前孫東權確實幫他的父親穩住了一些病情,他絕對會立馬撕破臉皮的。

  縱使如此,他也是心驚膽戰的,小心翼翼的看向了沈風:“大師,請您一定不要生氣。”

  蔡娟蘭眼睛睜大了一些,二哥這是怎么回事?用不用這么夸張?面對一個毛頭小子罷了,如此低三下四的,她從來沒有見過蔡智的這一面。

  孫東權氣的吹胡子瞪眼:“蔡智,你想要讓你父親一輩子瘋瘋癲癲的嗎?不管接下來由誰治療你父親的病,這小子無證行醫,他必須要接受法律的制裁。”

  正當這時。

  一個面容肅穆的中年男人從老宅內走了出來。

  這個中年男人體型極為碩壯,身上有一種非常凌厲的氣勢,他是蔡智的哥哥蔡春龍。

  沈風看到蔡春龍之后,隨即感覺出這個中年男人不是普通人,從他的站姿和走路的動作,以前絕對是經過訓練的,而且他身上有殺氣,他極有可能是某個隱秘部門,或者是隱秘部隊中待過的。

  蔡春龍聽到宅子外有隱隱約約的吵雜聲,所以他才走出來看看情況的。

  見到蔡春龍之后,孫東權立馬說道:“春龍,你這個弟弟太不像話了,他這是要讓你父親一輩子無法康復,他剛剛說以后不需要我治療了,找來了一個連行醫資格證也沒有的毛頭小子。”

  “如果這小子能夠治療好你爸病,那么我當眾在這處宅子門口跪兩天都行。”

  如今的蔡家是蔡春龍當家,趙義也立馬將沈風的事情說了一遍。

  蔡春龍對自己這個弟弟挺了解的,以蔡智的性子不會做出如此糊涂的事情,這其中一定有什么原因,他問道:“有把握嗎?”

  蔡智注意到蔡春龍的目光后,他肯定道:“以大師的醫術絕對可以將爸治療好的,我不會拿爸的身體開玩笑。”

  蔡春龍很是雷厲風行,他看了一眼沈風:“我弟弟喊你大師,我暫且也喊你大師,希望你配得上這個稱呼。”

  蔡智想要讓蔡春龍客氣一些,只是沈風擺了擺手,他這次最主要是獲得蔡家的陰靈草:“走吧!去你父親住的地方再說。”

  蔡智和蔡和光立馬恭敬的領著沈風踏入了老宅里。

  蔡娟蘭和蔡春龍也一起走了進去。

  “大哥,你真的要讓那小子治療爸嗎?你相信他?”蔡娟蘭低聲問了一句。

  蔡春龍直接搖頭:“不相信。”

  不等蔡娟蘭開口,他又說道:“可我相信二弟,他不會胡來的。”

  蔡春龍腳下的步子停頓了一下,轉身看了眼孫東權和趙義,差點把這對師徒給忘記了。

  此刻,孫東權和趙義的臉色極為難看。

  “孫老,今天多有怠慢,改天我一定親自上門道歉。”蔡春龍真摯的說道。

  孫東權冷哼了一聲:“免了,我倒要看看那小子怎么治療好你父親的病?”

  憋了一肚子的氣無處釋放,不打算就這么離開,他對中醫有一種瘋狂的執著,他不能夠讓沈風今后繼續行騙下去,他要等著過會治療失敗。

  看到孫東權和趙義走了過來,蔡春龍對此沒有下逐客令,他心里對孫老也有感激,要不是孫老,父親的情況會更加差。

  蔡智和蔡和光領著沈風走進了一個院子里。

  在這個院子里有一個單獨的房子,這里是蔡智父親蔡季根的住所。

  同樣,這里也是當年蔡家那位靠盜墓發家的先祖所住的地方。

  沈風之前感覺到的濃郁陰氣和怨氣全部來自于這里的地面之下。

  他看到那一株陰靈草在院子角落里的花盆中,看樣子生長的極為不錯。

  沈風沒有立馬進去看一看蔡季根的情況:“去自找一些人過來,把這個院子挖開,到時候一切自然會見分曉了。”

  沈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

  蔡春龍和孫東權等人正好走了進來。

  要挖開院子里的地面?

  這是什么治療方法?簡直牛頭不對馬嘴!難道說挖開地面,蔡季根的病就可以治療好了?

  開什么國際玩笑啊!

  趙義早就看沈風不爽了,他從小極為喜愛中醫,才會拜師孫東權的。

  要不然以他的背景,犯不著來做一個中醫。

  “小子,裝神弄鬼的有意思嗎?你是不是還要拜壇施法?你該不會是想要說蔡老的病和這個院子有關吧?”趙義不屑的說道。(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