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三十四章 中醫泰斗

  蔡家所在的城市是南云。八一√√く8★1

  南云和吳州的繁華程度差不多,許東和錢胖子把衣服買回來之后。

  沈風和蔡智他們一起出去南云了。

  在離開吳州之前,沈風回家和父母知會了一聲,得知兒子只是去出差兩天,張雪珍這才放心下來,不過,她對沈風叮囑了好半天。

  吳州距離南云并不是很遠,坐飛機的話用不了多長時間。

  當沈風、蔡智和蔡和光從南云機場走出來的時候。

  有一個打扮靚麗的女人在等候了。

  這個女人的年齡應該只比蔡智小上幾歲,她是蔡智的妹妹蔡娟蘭。

  “二哥,爸的情況很不妙,你不是從吳州請來了名醫嗎?他人呢?”蔡娟蘭沒有寒暄,一上來就提到了正事。

  蔡和光是蔡家旁系的人,在輩分上他要喊蔡娟蘭一聲姑姑。

  可在他剛剛想要開口的時候,蔡娟蘭又說道:“二哥,難道吳州的那位名醫沒有和你一起來?你不是說請到他了嗎?”

  蔡智皺了皺眉頭,他覺得自己的妹妹太冒失了,關于沈風的身份又不能夠詳細和家里人解釋,所以蔡家人只以為他請回來了一位名醫。

  “娟蘭,你沒看到大師就在這里嗎?”蔡智看向了沈風,只要有大師在,他父親的病肯定可以治療好的,所以現在是非常的安心。

  蔡娟蘭剛才根本沒有注意到沈風。

  此刻,見蔡智看向了沈風,她眼眸里閃現了一抹驚疑:“二哥,他就是你口中的名醫?”

  實在是沈風的相貌太多的年輕了,無論是誰都會有所懷疑的。

  不過,蔡智聽到質疑后,他的眉頭皺的更加緊了,大師這等人物是一般人能夠請得動的嗎?這次能夠一起來一趟南云,在他看來這已經是破天荒的事情了,要是惹得大師不高興了,直接轉身走人怎么辦?

  蔡智喝斥道:“娟蘭,你是不相信我的眼光嗎?不要再讓我聽到你質疑大師。”

  蔡娟蘭從小對這個二哥很敬畏,看到蔡智就這樣生氣了,她隨即閉上了嘴巴:“二哥,我們先回老宅。”

  蔡和光先一步給沈風打開了車門,恭敬無比的說道:“大師,您先上車。”

  在沈風坐上后座之后,蔡智和蔡和光才依次上車。

  這一幕讓蔡娟蘭更加的疑惑了,蔡智和蔡和光對這個毛頭小子未免恭敬過頭了吧?

  這小子真的會是醫術大師?

  退一步說,就算這小子是醫術大師,也不用如此恭敬吧?他們蔡家好歹也是南云的大家族。

  機場距離蔡家老宅有一個多小時的車程。

  在一路順利抵達蔡家老宅之后。

  沈風站在老宅門口,整個蔡家老宅非常的古色古香,猶如一個小莊園一般。

  不過,他眼眸中的神色卻凝重了起來,照理來說,這處宅子的布局和風水沒有太大的問題。

  可他可隱隱的感覺到,老宅的某處地方,充滿了濃郁的陰氣和怨氣。

  此乃這處老宅的禍根所在。

  “大師,這處宅子真的有問題嗎?”蔡智見沈風神色凝重,他忍不住開口問道。

  沈風點頭說道:“不出意外,你父親的病確實和這座宅子有關系。”

  蔡娟蘭聞言。

  她是越的糊涂了,父親的病和這座宅子有什么關系?這個毛頭小子不是來給父親看病的?他是來看風水的?

  一直聽到蔡智和蔡和光大師大師的喊著,難道說他并不是醫術大師?而是風水大師?

  二哥不是從來對這些嗤之以鼻的嘛!這次怎么會把一個毛都沒長齊的風水大師請回來?

  一般年紀越大,才越是能讓人信服吧?可沈風看樣子才二十歲左右,二哥怎么會這么相信這個小子呢?

  在蔡智想要請沈風進入老宅內看一看的時候。

  有一個穿著長衫的老頭和一個年輕人,從一輛車子上走了下來。

  年輕人幫老頭提著一個古樸的行醫箱。

  見到這個老頭后,蔡娟蘭急忙迎了上去,頗為客氣的說道:“孫老,您來了啊!”

  孫老孫東權。

  屬于南云的中醫泰斗,在南云的中醫界內,稱之為第一人也不為過。

  他是南云各大家族的座上賓,畢竟誰沒有個頭痛腦熱的。

  幫他提著行醫箱的年輕人是他的徒弟趙義,其臉上也有一種自傲。

  這些天,蔡智父親的病一直是孫東權在治療的,起先的時候是有效果的,可現在效果是越來越差了。

  孫東權對著蔡娟蘭微微點頭:“你們站在門口干什么?”

  蔡娟蘭實話實話:“孫老,我二哥在吳州請回來了一位名醫給我爸治療。”

  一聽到“名醫”這兩個字。

  孫東權眼睛微微瞇了起來,他認得蔡智的,目光在沈風和蔡和光身上來回掃視。

  蔡和光的年齡比較靠譜,他問道:“我也認識一些吳州醫術界的人,不知閣下是不是剛剛在吳州打響名號?”

  蔡和光看向了沈風,說道:“孫老,給老爺子看病的是這位大師,我是老爺子的晚輩。”

  孫東權微微愣了一下。

  目光瞬間定格在了沈風身上,這個小子是吳州的名醫?

  開什么玩笑?

  孫東權問道:“小兄弟,你是用西醫來治療?”

  沈風搖頭:“算是中醫吧!”

  話音剛剛落下。

  孫東權瞬間怒目圓瞪了起來,中醫講究的是時間積累,這么一個小子在中醫上會有什么造詣?

  “胡鬧!簡直是胡鬧!中醫就是毀在你們這些騙子手里的,你懂什么叫做中醫嗎?”孫東權怒火中燒的喝道。

  作為南云中醫界的泰斗。

  孫東權在全國也小有名氣,他有作為中醫的驕傲,心里面一直想要將中醫揚光大的。

  只可惜他能力有限,最多能夠影響到南云的醫術界,而且如今西醫勢大,在華夏國,中醫的地位很是尷尬,明明中醫才是華夏國先祖留下來的魁寶啊!

  這也難怪孫東權會如此怒沖冠了,實在是沈風不像什么中醫!他是為華夏國的中醫界痛心疾啊!

  孫東權心眼不壞,只是一輩子執著于中醫,他容不得有人玷污了中醫的名聲,凌厲的目光狠狠盯著沈風,有一種要將其生吞活剝了的氣勢。(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