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三十三章 求助

  許東等人只是落寞了一小會。[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com想看的書幾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穩定很多更新還快,全文字的沒有廣告。]

  他們心里知道可以遇到沈風,已經是他們這輩子的造化了。

  看到沈風身上的衣服撕裂了,錢胖子急忙說道:“大師,我給您去買件衣服。”

  許東一個快步追上了錢胖子:“師父的尺碼你知道嗎?還是讓我去買吧!”

  之前,在沈風剛剛來到地球的時候,許東幫沈風買過換洗的衣服,所以他現在知道沈風穿多大的碼。

  錢胖子不依不饒:“大不了我把所有尺碼都買一遍。”

  只是幾個眨眼間。

  許東和錢胖子爭先恐后著跑得沒影了,對此沈風任由著他們去了。

  王安雄則是暗自后悔反應太慢了,他只能夠恭敬的站在一旁等候著。

  修為突破到先天初期之后。

  沈風試著再吸收了一塊下品靈石,進入他體內的靈氣,經過帝王訣的凈化之后,其純凈度果然是有了很大的改變。

  今后隨著他修為的提升,帝王訣的凈化程度只會更強。

  手指隨意的點在了身旁的一棵小草上,身體之內帝王訣運轉,他頓時可以感覺到小草內微弱的能量進入了自己身體里。(www.mian花tang.la棉、花‘糖’小‘說’)

  能量被抽干之后,這棵小草迅速的枯萎了下來。

  一棵小草內的能量,對于沈風來說太弱了,他幾乎是感覺不到的。

  雖然他可以吸收世間萬物的能量了,但是地球資源太匱乏,蘊含巨大能量的東西太少了。

  日月星辰的能量倒是不錯,不過,以他現在的修為,只能夠吸收可以用手觸碰到的物體。

  從地上站起身舒展了一下身子,突破到先天初期,一下子花了數千塊下品靈石,照這樣下去,這個一星靈礦很快會枯竭的。

  如果換做是在仙界,他倒是可以用帝王訣吸收和他敵對的修煉者,這樣讓他人來給自己做嫁衣,提升實力會非常迅猛。

  在他腦中思索之際。

  蔡智和蔡和光在往這邊走過來,王大牛算是認識他們兩個的,所以才沒有阻攔。

  原本今天蔡智和蔡和光打算一大早去接沈風的,只是蔡智昨晚接到了家里打來的電話,他已經有一夜沒有合眼了。

  頂著兩個大大的黑眼圈,蔡智走到沈風面前之后,他懇求道:“大師,您一定要出手救救我爸!我求求您了!”

  沈風對蔡智不反感,昨天蔡智和蔡和光的表現也不錯,他皺眉問道:“怎么了?”

  蔡智隨即回答道:“大師,我父親在兩年前開始,他的腦子一天比一天糊涂,原本我們沒有太當回事情,畢竟去醫院里沒有檢查出太大的問題。”

  “只是一個月之前,我父親的狀態越來越不對了,后來在醫院里休養了一段時間,他的情況恢復了一些,我們原本以為會慢慢好轉起來,可昨天我父親整個人發狂了起來,他變得六親不認,抓住誰就咬,好像是發了瘋一樣,醫院里配了各種鎮定藥也沒用,醫生判斷我父親得了精神類的疾病。”

  “我想要把我父親接到吳州來的,可以他現在的情況,根本無法把他平安接過來,所以我想求大師您去一趟我們蔡家。”

  目前沈風不想耽誤時間,可蔡智也算和他有緣,他問道:“你有你父親發病時候的照片嗎?”

  蔡智馬上從口袋里拿出了一只手機,點開了里面的一個視頻,說道:“大師,這個視頻是我父親發病時候的樣子,是我家里的人昨天傳給我的。”

  只見視頻里一個上了年紀的老頭,身上衣衫非常的凌亂,頭發也亂糟糟的,臉上露出了一種嗜血的表情,他追著屋子里的人到處跑,不停的想要張開嘴巴去咬人。

  最后屋子里的人跑到了外面的院子里,老頭嘴巴里說不清楚話,只是在亂吼亂叫,從他眼眸中的目光里,沈風可以判斷這個老頭神志不清,應該不是真正的發瘋了。

  忽然之間。

  沈風將視頻停止了下來。

  在視頻畫面中的院子里,有一盆黑色的草。

  這種草渾身漆黑無比,看上去樣子極為的古怪,如果沈風沒有看錯的話,這是一株陰靈草。

  陰靈草很難養活的,蔡家這株陰靈草怎么可能在盆子里生長?

  只是視頻,沈風看不出具體的原因。

  陰靈草是一種仙界的靈草,伴隨著陰氣和怨氣才能生長。

  可這種靈草模樣看上去古怪且丑陋,但有不少作用的,甚至在仙界數量也不是很多。

  這種靈草可以煉制先天丹。

  凡是修為在先天的人,服用了一顆先天丹之后,實力可以直接突破一個小層次。

  如今沈風正在為靈石而發愁,如果可以將陰靈草繁殖,那么他可以煉制出大量的先天丹了,到時候把先天丹當豆子吃,反正這種丹藥無法對他的身子造成壞的影響了,說不定可以直接靠著先天丹跨入筑基的修為。

  原本沈風也沒打算拒絕蔡智,如今在視頻里看到了陰靈草,那么他更加要去一樣蔡家了。

  他指著視頻里的陰靈草,問道:“這株植物你們從哪里得來的?”

  蔡智想了一會之后,回答道:“大師,不怕您笑話,我先祖靠盜墓發家的,這一株草據說是我先祖從一個墓葬里帶出來的。”

  “我聽說那個墓葬里堆滿了死人,這一株草當時生長在死人堆里,我先祖是一個百無禁忌的人,他把這一株草從死人堆里移植了出來,一直種在老宅的院子里。”

  “之后,沒多久,我先祖就去世了,老宅一直留到了如今。”

  沈風點了點頭,看來的確是陰靈草無疑了,可以在死人堆里生長,而且是在墓葬之中,種種跡象全部和陰靈草吻合。

  “老宅里一直有人住嗎?”沈風問了一句。

  蔡智回答道:“大師,在我先祖死了之后,老宅一直空著,我們蔡家搬出來住了。”

  “只是在兩年前,我父親想要在老宅里頤養天年……”

  忽然之間。

  蔡智停頓了下來,他們一直以來忽略了一個問題,他們一直找醫生給父親看病,卻忽視了父親是搬到老宅里才慢慢發病的。

  “大師,您的意思是我父親的病和老宅子有關?”蔡智驚疑不定的問道。

  沈風說道:“沒去你家之前,我不能夠徹底確定,我陪你去一趟蔡家,你準備什么時候回去?”

  見沈風答應了下來,蔡智激動的說道:“大師,如果您可以的話,那么我們今天就出發回蔡家。”(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