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三十章 曾經的兄弟

  吳州一眾大家族的人目送著沈風離開。?

  在沈風的背影消失在他們的視線中之后,眼前的一切仿若一場夢,可地面上謝元三他們的骨頭架子,真真實實的提醒著他們這不是夢。

  “大師不想被人打擾,我們要清除所有蛛絲馬跡,必須要讓大師覺得我們有點作用才行。”

  “我同意,還有在九龍山建造的莊園,我們另外多找一些施工人員,爭取讓莊園早日完工,我們要拿出自己的誠意來。”

  “別在這里廢話了,你們誰把鄭家的人送回去?要多派點人手看住他們。”

  在各大家族的人商量著沈風吩咐的事情時。

  蔡智他們送沈風回錦繡園了,王安雄等人今天被折騰的夠嗆,沈風讓他們回去好好休息一天。

  在回到錦繡園之后。

  沈風走進別墅,張雪珍和沈安民都在家里,他今天不打算去九龍山修煉了,想要好好的陪著父母在吳州逛逛。

  “爸、媽,我陪你們去吳州好玩的景點逛逛吧!你們不要總是悶在家里。”沈風開口說道。

  沈安民和張雪珍看到兒子回來了,他們臉上隨即露出了笑容,在聽到沈風的話后,張雪珍臉上浮現了喜悅,不過,很快被隱藏了起來:“小風,你現在要以事業為重,你不要管我們兩個。”

  沈風不由分說的上前拉著沈安民和張雪珍站了起來:“爸、媽,工作的事情不差這一天,我也正好想要放松放松,就當是你們陪我走走。”

  沈安民點頭叮囑道:“小風,你不要太累了,平時得要勞逸結合,錢是永遠賺不完的。”

  張雪珍很贊同沈安民的話:“是爸媽們沒本事,如果我和你爸有錢有勢的話,那么小風你不會遭遇這么多磨難了。”

  沈風失蹤了這么多年的事情,一直是張雪珍心里的一個結,她知道兒子在這幾年中肯定受了很多的苦,每次想到這里,她的心就隱隱刺痛,假如他們家很有錢,很有勢,當年或許小風不會被那個女人狠狠的當眾羞辱了。

  沈風輕輕拍了拍張雪珍的后背:“媽,你不要胡思亂想,如果可以選擇的話,那么下輩子我還要做你們的兒子。”

  從仙界回到地球,他心里放不下就是父母。

  當年沈安民和張雪珍為了供他上學,他們流了多少的汗水?掌心里被老繭布滿了,可每次在他面前,他們笑得卻異常的開心。

  在他們眼里只要是為沈風做得事情,所以一切全部是值得的,流下再多的汗水又如何?每天每夜累的腰酸背痛又如何?他們只希望兒子可以快樂的成長起來。

  沈安民怕沈風想起不開心的事情:“你看你,小風現在不是回來了嘛!不要在兒子面前哭哭啼啼的,我們一起出去逛逛,說來從以前到現在,我們一家三口一起出去的次數很少。”

  在學生時代。

  沈安民和張雪珍要為沈風多存點錢,當時他們住在山區里,一到放假,沈風會幫忙一起下地干活,偶爾還要進山采藥補貼家用。

  張雪珍吸了一下鼻子,笑道:“對,小風回來了,現在我們的兒子可本事了。”

  見母親調整好了情緒。

  沈風說道:“爸、媽,我們走吧!”

  離開了錦繡園。

  沈風陪著沈安民和張雪珍在吳州比較有名的景點逛了很久,給他們買了個不少東西。

  期間張雪珍和沈安民讓沈風省著點花錢。

  晚飯在外面吃的。

  雖然外面的菜很難吃,但一家三口坐在一起,誰也沒覺得菜不好吃了。

  有情飲水飽。

  在牢不可破的親情面前,吃什么都是美味,這是一種心境上的升華。

  到了晚上十點,沈風他們才回到家里。

  沈安民和張雪珍今天臉上笑了無數次,沈風催促道:“爸、媽,早點休息,今天你們也累了。”

  在沈安民和張雪珍去洗澡休息的時候。

  沈風來到了別墅的書房。

  王安雄當初準備的很仔細,在書房里電腦等工具全部齊全。

  沈風沒有馬上進入修煉狀態,當初他被秦雪薇當眾羞辱,只有宿舍里的三個兄弟愿意站在他身旁。

  那時候,沈風敢向秦雪薇表白,完全是在他們的鼓勵下。

  他們也不知道秦雪薇會說出這么傷人自尊的話,會把沈風的尊嚴給無情的踩碎。

  平時秦雪薇沒有表現出這一面來。

  突然想起了曾經的三個兄弟,沈風把電腦給打開了。

  當年的qq號密碼還記得,他現在的記憶力無比強大,只要是看到過的任何東西,他都可以在腦中搜索出來。

  在電腦開啟之后,沈風輸入了號碼和密碼,登錄了qq。

  在剛剛登上去的時候。

  “嘀嘀!嘀嘀!嘀嘀——”

  隨即有連續不停的消息提示聲響起。

  沈風點開之后,跳出了有好幾個對話框。

  有一個網名叫不服就干的是宿舍的老大郭力強,當初是按照年齡排行的,沈風的年齡最小,他排行老四。

  還有一個網名叫哥真的很帥,這家伙是宿舍的老二陸揚。

  當然少不了宿舍的老三喬子墨了,這家伙的網名叫你的水真多,在學生時代,他對島國的動作電影很有研究。

  就屬這三人給他發的消息最多。

  “老四,別玩捉迷藏了,趕緊給我出現,我們陪你一起喝酒。”

  “你小子到底去哪了?我不會相信你會自殺,有兄弟幾個陪你,你怕啥子?秦雪薇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們會想辦法給你出口氣的。”

  “老四,玩也玩夠了,回來吧!”

  “老四,你在吳州?”

  這是老大郭力強最近給沈風發的最后一條消息。

  “老四,你丫的,想要我們內疚一輩子嗎?誰知道秦雪薇是個賤女人,她有什么資格羞辱你?我向你保證,我會為你出口氣的,不管付出什么代價。”

  “老四,你為什么要想不開?女人算什么?兄弟幾個會陪著你的,你說你犯什么傻?”

“老四,還記得咱們一起痛快喝酒的日子嗎?你說這輩  子最大的愿望是出人頭地,讓父母過上衣食無憂的生活,我相信你可以實現的,我知道你可能是累了,只是想要休息一會。”

  “老四,你真的在吳州?”

  這是老二陸揚最近發的最后一條消息。

  “老四,你個混蛋,兄弟四個少不了你,哥哥我沒權沒勢,可愿意為了你拼命。”

  “說好的要一起看遍島國動作片的,你不能食言啊!”

  “老四,我很想念你。”

  “老四,你在吳州?”

  這是老三喬子墨最近發的一條消息。(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