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二十七章 不稀罕

  將王安雄和許東治療完之后。

  沈風的目光看向了姜海年:“你想要的配方是我的,這些人全部是你聯系的?看來你的胃口很大啊!你對我手里的仙味液很感興趣?你很喜歡吃東西吧?”

  “站著干什么?不要浪費這么多菜,今天你可以吃個夠。”

  沈風身體之內的靈氣朝著姜海年涌去,利用靈氣控制了對方的手腳。

  在沈風的操控之下,姜海年身子僵硬的走到了一張桌子前,凡是坐了人的桌子上,全部擺放著各種菜肴。

  只見姜海年整個人非常的慌張,這種身子不受自己控制的感覺很是恐怖,他的雙手控制不住的拿起各種菜肴就往嘴巴塞,他的嘴巴在靈氣的控制下也自己動了下來。

  一盤鐵板牛肉數秒鐘被姜海年吃完了,他又將桌上的一盆鮑魚一口一個的吞咽下肚,根本沒有停止下來的趨勢,反而吃菜的速度是越來越快了。

  東坡肉、清燉蟹粉獅子頭、紅燒蹄筋……

  各種菜肴全部是一盆一盆吃干凈了,讓周圍各大家族的人看的不敢吭聲,他們更不敢打電話求救,萬一電話沒打出去,自己的腦袋突然掉了,那可非常劃不來的。

  只見姜海年的肚子越來越鼓了,他臉色一片鐵青,吃得太急太快,額頭上布滿了汗水。他又拿起了一盆回鍋肉,胃里面一陣陣的脹痛,想要吐出來,只可惜沈風用靈氣堵住了他的喉嚨,現在他只能夠下咽,不能夠將食物吐出來。

  “我、我吃不下了,是我有眼無珠,這次我們姜家認栽了。”姜海年費了好大的力氣,才將這句話說出口。

  現在知道自己踢在鐵板上了?之前在王安雄他們面前不是牛氣沖天嘛!

  只可惜沈風完全沒有理會他的意思,手指微微一動,加大了對姜海年的控制。

  一盆回鍋肉只是一會會的時間又沒了。

  姜海年還在不斷的吃,不停的吃。

  吃的眼淚和鼻涕全部流出來了,可能是太過的難受,他的眼睛瞪的越來越大。

  直到某個瞬間,他開始翻起了白眼,他的胃完全被食物給撐爆了開來。

  沈風不再控制了,只見姜海年猛的倒在了地上,渾身不停的抽搐著,沒一會的時間,他躺著一動不動了,活生生的被食物給撐死了。

  姜海年可是堂堂姜家的老爺子啊!同樣也是姜家如今的家主。

  姜家作為吳州的霸主級家族,姜海年是跺跺腳可以讓吳州抖三抖的大人物啊!

  可現在竟然被食物給撐死了?這種死法太別出心裁,也太痛苦了吧!

  在場各大家族的人頓時覺得胃里一陣難受。

  許東、王安雄和錢胖子則是極為的痛快,這個老混蛋竟然敢動仙味液的腦筋,活該他被活活撐死!

  回過神來的謝元三,身體顫抖著不停,他是真的害怕了,每一種死法都這么殘忍,他毫不猶豫的朝著王安雄跪了下來:“王哥,我錯了,我知道錯了,求你給我一次改過的機會,求求你了,看在我們曾經同生共死的份上。”

  沈風看了眼王安雄:“就是他把仙味液泄露給姜家的?”

  王安雄點頭道:“大師,這混蛋太不是個人了,我把他當做兄弟看待,他剛剛對我一點都沒有手下留情,就他還有臉和我說曾經的情分!”

  沈風淡漠的說道:“有時候往往身邊的人,比敵人更加的可怕,尤其是他偷偷背叛你的時候。”

  當年沈風剛剛去往仙界的時候,他也曾經被朋友背叛過的,他對這種背信棄義的小人最反感了。

  要不是謝元三泄露仙味液的事情,吳州的各大家族不會這么大張旗鼓對付王安雄他們的。

  沈風手掌一揮。

  頓時十來只鬼蟲朝著謝元三飛了過去。

  鬼蟲的速度非常快,謝元三根本來不及反應,他的腦袋上瞬間多出了十來個芝麻粒大小的洞。

  鬼蟲輕輕松松的鉆入了謝元三的腦袋中,在沈風的控制下,十來只鬼蟲愉快的在謝元三的腦子里穿梭著。

  一陣陣劇烈的絞痛在腦袋里擴散著,謝元三緊緊的捂著自己的頭,身子在地面上不停的打滾,喉嚨里不斷的發出痛苦的叫喊聲。

  忽然之間。

  他的身體不再動彈了,在鬼蟲的穿梭下,他的腦子完全廢掉了。

  沈風自語了一句:“不要浪費了。”

  隨后,從他口袋里的鬼蟲巢穴之內,飛出了更加多的鬼蟲。

  這些鬼蟲瘋狂的吞食著謝元三和姜海年等這些死人的血肉。

  很快,姜海年他們的尸體變成了一具骨頭架子,這讓吳州各大家族的人屏住了呼吸,這種蟲子到底是什么鬼東西?眼前強烈的恐怖畫面,讓他們的心臟都要驟停了。

  鄭鴻遠和鄭溫茂身子微縮了起來,他們感覺渾身難受,仿佛有蟲子啃咬一般,這對父子被鬼蟲給嚇到了。

  錢榮文深吸了一口氣,喉嚨里感覺干燥無比,嘴唇也有點發白,他知道這次整個吳州各大家族,全部是逃不出沈風的手掌心了,他們今天簡直是給自己設下的鴻門宴。

  擁有這等強大的神鬼手段,沈風到底還是不是人?

  事已至此。

  錢榮文不想死,他更不想死的如此凄慘,他對著錢胖子,說道:“以前是我錯了,你是我的兒子,你身體里流著我的血液,這一點是無法改變的。”

  “你隨時都可以回錢家,下一任家主讓你來做,我會加倍補償你的,一定不會讓你再受任何委屈。”

  沈風看著錢胖子,說道:“這是你的家事,你自己做決定。”

  聽到沈風的話后,錢胖子嘲弄的目光定格在了錢榮文的身上:“現在想要承認我這個兒子了?剛剛你干嘛去了?”

  他指向了臉色蒼白的錢高亮:“在你這個寶貝兒子打斷我骨頭的時候,你做了什么?”

  “你也配做我的父親?剛剛是誰用腳碾著我碎裂的骨頭?你不是一直沒把我當回事情嗎?你不是一直喜歡高高在上嗎?你不是永遠不會讓我踏入錢家嗎?我在你眼里連一條野狗也不如,現在怎么改變想法了?”

  “我請你千萬不要向我低頭,我從來沒有什么父親,我錢胖子只有母親。”

  “錢家?”

  “誰稀罕踏入錢家。”

  “是你腦子有問題?還是我腦子有問題?區區一個錢家算個屁,大師會給我魚躍龍門的資本,我靠著自己可以創造一個更加強大的錢家。”

  “錢榮文,如果你剛剛愿意拿出一點父愛,如果你剛剛愿意為我們說幾句話,我肯定會為你向大師求饒的,可你做了一些什么?你剛才是想要親手殺了我嗎?”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