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二十六章 妙手回春

  </strong時間仿佛在這一刻靜止。

  空氣仿佛在這一刻凝固。

  不少人覺得脖子上涼颼颼的,情不自禁的用手捂住了脖子。

  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在場這些吳州大家族的人,眼睛瞪得巨大無比,姜衛東突然之間死了?而且死的如此詭異!

  一時間,這些人想起了王安雄對沈風的稱呼,在宴會廳里只有沈風他們才會對姜衛東下殺手。

  可沈風完全沒有動手,蔡智和蔡和光也只是恭敬的站在他身旁,至于王安雄、錢胖子和許東是更加不可能動手的了,他們現在連站都站不起來。

  難道、難道說沈風真的有超出常人的本事?

  踩著王安雄和許東的那些黑衣男人,嚇得不由自主的往旁邊退開了很多步。

  王安雄、錢胖子和許東臉色漲紅一片,他們沒想到沈風會不廢話的直接動手,心里面憋著的怒氣出了不少,看著姜衛東的整個脖子被冰刺穿透,這種感覺太勁爽了。

  姜海年整張老臉上爬滿了怒容,可他的眼眸里又充滿了恐懼,親眼看到自己的兒子死在面前,他此刻喉嚨里卻發不出聲音來,完全是被震懾住了,從微抖的手臂,可以看出他內心的不平靜。

  謝元三距離姜衛東比較近。

  在剛才姜衛東脖子被冰刺不停刺穿的時候,他差點嚇得摔倒在了地上,現在腦中完全一片空白,如同一個木樁一樣。

  沈風剛剛是利用靈氣使得姜衛東喝進喉嚨里的紅酒瞬間結冰,伴隨著他整個脖子里的鮮血也全部結冰,最后和紅酒一起化為冰刺穿透了出來。

  沈風一步步朝著王安雄等人走去,蔡智和蔡和光緊緊的跟著,由于今天看到太多血腥了,他們適應了不少,只是越發的心驚膽戰了起來。

  錢榮文和錢高亮早已經退到了一旁,這對父子的臉色異常難看。

  沈風沒有理會在場各大家族的人,他看得出錢胖子的傷最重。

  蹲下身子,雙手按在了錢胖子碎裂的膝蓋骨上,靈氣從他手掌里透出。

  有了靈氣的集中蘊養,錢胖子的膝蓋骨,在以一種驚人的速度愈合。

  畢竟只是普通人的骨骼,用靈氣來愈合是非常合適的。

  沒一會的時間,在沈風松開雙手之后,錢胖子可以自己從地上站起來了。

  看到膝蓋骨碎裂的錢胖子,骨頭竟然這么快愈合了?

  沈風施展的到底是什么醫術?這簡直是聞所未聞,足以用妙手回春來形容了。

  錢胖子陡然朝著沈風跪了下來:“大師,又給您添麻煩了,如果當初您要解決這些家族的時候,我和王哥不堅持自己的想法,那么就不會有今天的事情了。”

  什么?

  錢胖子此話一出,各大家族的人渾身一個顫抖。

  沈風早就想要解決吳州的各大家族了?

  沈風隨意說道:“你們自己做出的決定,現在也嘗到苦頭了,不必一直對我下跪。”

  說完。

  沈風朝著許東和王安雄走去,準備幫他們兩個簡單治療一下,至于這些大家族,他根本沒有放在眼里。

  暫時留著這些人可以讓王安雄他們親自出口氣。

  在沈風給王安雄和許東治療的時候。

  錢榮文看向了姜海年。

  在覺察到錢榮文的目光之后,姜海年知道現在必須要孤注一擲了,回過神來之后,他瘋狂的吼道:“開槍,立馬殺了這小子!”

  四周一個個黑衣男人,全部是在刀口上舔血的,他們雖然心里面驚恐,但手中的槍卻對準了沈風。

  可他們根本沒有時間扣動扳機。

  “砰!砰!砰!砰!砰!——”

  一個個黑衣男人手里的槍,詭異的產生了巨大的爆炸,所有黑衣男人拿著槍的手掌,無一例外全部被爆炸的威力炸沒了。

  “啊!啊!啊!——”

  一道道痛苦的慘叫聲充斥在空氣中,這些黑衣男人被炸掉手掌地方,鮮血是不停的流淌出來,劇烈的疼痛讓他們臉上的肌肉不斷抽搐,他們現在真的恐懼到了極點,這到底是一種什么能力?可以說匪夷所思到了極點。

  “選擇做某些人的狗也是有風險的,這么急著動手干什么?難道是想要快點去閻王殿上報道?”沈風一邊幫王安雄治療,一邊平淡的問道。

  從姜衛東莫名其妙的死亡,再到凡是拿槍的人,手掌全部被炸了。

  現在這些大家族的人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眼前的一切全部是沈風的手筆,全部是這個小子的手筆,他到底是什么來頭?一個從山區里出來的窮小子,怎么會有這樣可怕的能力?

  錢榮文哪里還有方才的淡然,他整張臉上布滿了汗珠,腳下的步子是一個勁的后退著。

  一名距離門口比較近的黑衣男人,捂著被炸掉手掌的地方,他想要往宴會廳外跑去。

  只是在他剛剛跑到門口的時候。

  “砰!”

  他的整個腦袋莫名其妙的從脖子上滾落了下來,沈風說道:“誰想要離開,可以盡管走,我不會阻攔。”

  看著腦袋和脖子分離的黑衣男人,不少人差點直接嚇尿了,這叫不阻攔嗎?

  那扇離開宴會廳的門,簡直是跨入閻王殿的,他們可沒有勇氣去嘗試。

  原本自以為做對了選擇的鄭鴻遠和鄭溫茂,坐在椅子上身體都哆嗦的厲害,他們現在后悔的腸子都青了,誰會知道沈風竟然擁有這樣的可怕能力?

  雖然之前的治療是收了醫療費的,但沈風算是救了他們一命,如今他們和其他家族一起來對付沈風,最后他們會落得什么下場?

  想到此處。

  這對父子差點一口氣沒緩上來,他們不想腦袋搬家啊!更不想整個脖子被冰刺穿透。

  剛才的風淡云輕呢?

  剛才的談笑風生呢?

  這一刻,在場吳州各大家族的人,終于知道王安雄為什么稱呼沈風為大師了?

  為什么當初在紫悅會所那么的維護沈風了!

  當初他們以為王安雄是傻.逼。

  結果真正傻.逼的人是他們自己。

  在簡單治療的過程中,王安雄將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了一遍。

  把最開始姜家脅迫他交出仙味液配方的事全部說了出來,看著一個個黑衣男人的手被炸了,他、許東和錢胖子興奮的沒邊了。

  吳州的各大家族不是很牛掰嗎?剛剛不是牛掰上天了嗎?

  有本事在大師面前繼續牛掰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