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二十四章 笑得癲狂

  </strong蔡智和蔡和光頓時屏住了呼吸。

  之前只有王大牛看到鬼蟲吞食塌鼻子男人,所以這是他們兩個第一次見到此等恐怖的場景。

  十個黑衣男人頃刻間全部變成了骷髏?他們的血肉被這些密密麻麻的小蟲子吃掉了?

  這些小蟲子是什么生物?好像都聽沈風的話?

  蔡智要比蔡和光鎮定一些,他畢竟曾經見識過沈風的能力,吳州這些大家族簡直是找死,他們是嫌自己活得太長了嗎?

  蔡和光心跳不停加速,他越來越慶幸之前及時向沈風跪下道歉,要不然面對這等人物,他連怎么死的也不知道!

  蔡智看到密密麻麻的鬼蟲飛回沈風口袋里之后,他想不通這些鬼蟲去哪里了?沈風的口袋里也裝不下這么多小蟲子啊!

  不過,他沒有想太多,恭敬的說道:“大師,我送您去玉府酒店。”

  施工人員逃離了正好,他們沒有看到剛才那一幕,沈風點了點頭,他對著王大牛,說道:“大牛,你留下把這里地面上的骨頭處理一下。”

  在王大牛答應之后。

  蔡智開車停在了沈風面前。

  蔡和光急忙幫沈風打開了后座的車門:“大師,您上車。”

  轉而,他看了一眼王大牛,問道:“大牛,這里的事情你一個人處理的過來嗎?”

  見識到了沈風的一部分本事,蔡和光想要跟著一起去看看,他知道吳州這些大家族在沈風手里根本跳蹦不起來。

  只是幾具骨頭架子,處理起來并不麻煩,王大牛說道:“俺能處理好。”

  蔡和光拍了拍王大牛的肩膀,說道:“大牛,等之后我給你介紹幾個美女,讓你多生幾個胖娃娃傳宗接代。”

  說完之后,他竄上了副駕駛。

  蔡智見沈風沒有不滿,他猛的一腳油門,車子如同一頭獵豹一般沖了出去。

  一路上闖了不少紅燈,蔡智將自己的駕駛技術發揮到了極致。

  而在蔡智駕駛的車子不停接近玉府大酒店的時候。

  謝元三等一行人帶著王安雄、錢胖子和許東已經抵達了酒店門口。

  數個黑衣男人將王安雄他們從車子上拉了下來。

  謝元三冷笑道:“走吧!大家都在二樓的宴會廳里等著你了。”

  事到如今,只能夠走一步看一步了,王安雄等三人對視了一眼之后,他們踏入了玉府大酒店,在他們來到二樓宴會廳的瞬間。

  里面的所有目光全部集中了過來,吳州各大家族的人都到齊了。

  一道道目光中充滿了冷然和不屑,或許在這些大家族的眼里,王安雄等人是砧板上的魚肉,可以任由著他們宰割了。

  謝元三小跑到了主桌前,他恭敬的對著姜海年,說道:“姜老,王安雄他們帶來了,我們沒找到那個神棍,不過,只要他一出現,留在九龍村的人會立馬把他帶過來。”

  姜海年擺了擺手,他并不是很在意沈風,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笑道:“安雄,今天這場午宴為你而設,你看看你多么大的面子,大家都來給你捧場了。”

  接著,他的話鋒猛的一轉,笑容也逐漸消失了:“安雄,不要再冥頑不靈了,好好的和我們配合不行嗎?你有什么本事保住手里的配方?只有我們吳州所有大家族擰在一起,這樣才可以讓配方的利益損失最少。”

  “呸!”

  王安雄看著虛情假意的姜海年,他朝著地上吐了一口唾沫:“姜老頭,還有你們在場的所有人,難道不覺得自己很無恥嗎?把這種強盜行徑說的如此冠冕堂皇,既然選擇做了卑鄙小人,何必在我面前假惺惺的裝圣人!”

  姜海年拿起桌子上的茶杯,微微抿了一口之后,說道:“看來你是不準備配合了?”

  話音落下。

  他的兒子姜衛東朝著王安雄等人走了過去,周圍一個個黑衣男人全部嚴陣以待。

  如果之前王安雄愿意配合,那么根本不用聯系這些家族,他們姜家可以秘密獲得配方,姜衛東心里面憋了一肚子的怒火,這種神奇的配方,只要多獲得一點點利益,就可以給家族帶來一筆龐大的金錢。

  在靠近王安雄之后,姜衛東陡然一腳朝著對方的肚子上踢了過去。

  姜衛東以為在這種情形之下,王安雄最起碼不敢還手了。

  誰知道,王安雄一把抓住了姜衛東踢過來的腳,正當他想要對姜衛東動手的時候。

  周圍的黑衣男人手腳非常的快,其中一人踢在了王安雄的腰間,另一人踢在了王安雄的后背上。

  連續被攻擊到。

  王安雄立馬摔倒在了地上,而姜衛東的身子踉蹌了一下之后,勉強站穩了。

  看到倒地的王安雄,心里面的怒火燃燒的更加旺盛了,他沖上前,一腳一腳踢在王安雄的身上。

  許東和錢胖子想要去幫忙,姜衛東喝道:“愣著干什么?還不動手?”

  四周的黑衣男人隨即對許東和錢胖子動手了,很快,他們兩個也被打得倒地不起。

  錢榮文對于自己的私生子錢胖子,他沒有任何一點好感,只是在一旁冷眼看著。

  錢高亮冷笑著走了出來,他居高臨下的看著地面上的錢胖子:“這樣才對嘛!像你這樣的垃圾,就應該要好好的躺在地上,我看你挺有做乞丐的資質,只不過你的樣子還不夠慘。”

  錢高亮抬起了一張椅子,猛的往錢胖子的膝蓋上砸了下去。

  一下還不過癮。

  他是不停的用椅子砸向錢胖子的膝蓋。

  “啊!”

  倒地的錢胖子根本沒有反抗的能力,他的喉嚨里發出了聲嘶力竭的慘叫聲。

  在一次次的撞擊之下,他兩條腿的膝蓋骨被砸碎了,他感覺自己的雙腿動彈不了分毫了。

  錢胖子臉上的肥肉擠在了一起,他怒目圓瞪的盯著錢高亮,轉而,他又看了一眼不遠處的錢榮文,只可惜他從這個父親眼里看不到一絲悲痛,兩只肥手緊緊的握成了拳頭,他不甘心,他不甘心啊!

  憑什么?

  憑什么同樣是錢榮文的兒子,他在這個父親眼里連一條狗都不如?

  姜海年淡然的說道:“停一下吧!”

  在所有人停手之后,只見王安雄和許東也很是狼狽,他們被拳打腳踢之后,身上有不少傷痕,嘴巴里有鮮血在溢出來。

  “王安雄,你真的要冥頑不靈下去?”姜海年問道。

  “哈哈哈——”

  頭發變得亂糟糟的王安雄,沒有去擦嘴角的血跡,他喉嚨里發出了癲狂的笑聲:“你知道這個世界上最可憐的是什么人?明明自己要大難臨頭了,卻還自以為是的高高在上。”

  “可惜了,可惜了,我不能以自己的能力讓你們懺悔了,沒想到最后還是要讓大師動手。”

  “真沒臉見大師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