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一十九章 人心不足蛇吞象

  夜色濃郁。

  吳州姜家的別墅里燈火通明。

  一輛輛豪華的車子駛入了姜家別墅的停車場。

  鄭家老爺子鄭鴻遠從車子上走下來后,他和其他家族的家主打著招呼。

  這次除了小兒子鄭溫茂以外,大兒子鄭向明也來了。

  “爸,姜家這么晚了舉行聚會,到底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鄭溫茂低聲問道。

  鄭鴻遠搖了搖頭:“各大家族全部到場,看來姜家要有大動作了,我們靜觀其變。”

  在鄭家人走進別墅沒多久之后。

  錢家家主錢榮文和他的兒子錢高亮也到場了,眾人紛紛往大廳里走去。

  只見別墅的大廳里擺放著一張張的桌子。

  在每一張桌子上都擺放著一大鍋的青菜,姜海年笑道:“各位,這么晚了,我臨時舉行這個聚會,我想你們心里一定很疑惑吧?先坐下來嘗一嘗桌子上的青菜。”

  這些大家族的人聞言,臉上不約而同的浮現了疑惑。

  姜家是讓他們來吃青菜的?這姜家到底在搞什么鬼?

  不過,姜家在吳州畢竟是霸主級的家族,錢榮文和鄭鴻遠等家主全部坐了下來。

  隨后,他們動筷子了,當青菜進入嘴巴里的瞬間,在場所有人全部瞪大了眼睛,這種味道簡直太妙了。

  看著不斷夾起青菜往嘴巴里塞的眾人,姜海年很滿意:“各位,我姜家一直提倡吳州各大家族一起發展,一起共同前進的,眼下有一個機會擺在我們面前,具體的事情讓老三來給你們解釋一下。”

  謝元三面對各大家族的家主,他絲毫不敢怠慢,把自己所知道的事情說了一遍。

  當在場的人聽到仙味液的作用之后,不少人眼眸里露出了貪婪的神色。

  “咳咳!”

  謝元三解釋完畢后,姜海年咳嗽了一聲,在所有人重新把注意力集中過來的時候,他說道:“老三說的一點都不夸張,我讓人用這種調味料燒過不少菜了。”

  “只要有了這種調味料,整個世界的餐飲將全部握在我們手里,只不過現在這種調味料的配方被王安雄掌控了,這就是我今晚臨時舉行聚會的原因。”

  錢榮文站起身說道:“姜老,我不喜歡拐彎抹角,有些話我就直說了。”

  “王安雄想要掌控這種可以改變全世界餐飲的調料配方?他有什么底蘊嗎?這次正好之前的賬可以和他好好算一算。”

  姜海年笑道:“我喜歡不拐彎抹角的人,王安雄的確不配掌握這種配方,只可惜他不愿意將配方交出來。”

  “現在我們時間緊迫,如果讓王安雄帶著配方離開吳州,那么到時候他可能會靠著配方,發展出一個超級大家族來,到了那時就不是我們找他麻煩了,而是他會回來報復我們。”

  錢榮文贊同的說道:“各位,姜老說的不錯,現在我們必須要聯合起來采取強硬的手段了,必須要讓王安雄交出配方,你們覺得呢?”

  這些大家族全部是以利益為主的,眼下發現了這么一棵搖錢樹,他們自然也想要插一腳的。

  “王安雄最近越來越自信心膨脹了,我們不能夠讓他去別的地方發展起來,必須要將危險扼殺在搖籃里。”

  “我同意,王安雄越來越不像話了,他離開吳州可以,在此之前一定交出這種配方。”

  吳州其余家族的家主依次開口了。

  鄭鴻遠、鄭溫茂和鄭向明互相對視了一眼,他們是見識過沈風的醫術的,可眼下仙味液的吸引力太大了。

  鄭溫茂低聲說道:“爸,你先答應了下來,之后我們再商議。”

  鄭鴻遠點了點頭,聲音洪亮的說道:“我們是應該要給王安雄一點教訓了。”

  鄭向明的眉頭緊緊皺了起來。

  見所有人全部同意了,姜海年繼續說道:“就算王安雄想要離開吳州也需要幾天準備時間,明天中午玉府不對外開門,各位一定要賞光來吃頓午飯,我們一起把王安雄請過來,相信只要我們有誠意,王安雄就會認識到自己的錯誤。”

  玉府大酒店是姜家的一處產業,在吳州算是一家極為不錯的豪華酒店了。

  看來他們是想要擺鴻門宴請王安雄過來了。

  錢高亮忍不住開口道:“姜爺爺,之前王安雄踢了我一腳,這件事情我想要明天處理了,還請姜爺爺到時候給我做主。”

  姜海年笑著擺了擺手,說道:“高亮,你都喊我姜爺爺了,這一腳當然要讓王安雄給你一個交代了。”

  錢高亮在姜海年面前不敢放肆,他恭敬的說道:“姜爺爺,還有那個神棍,這件事情很大一部分原因來自于他,您可以把他給我處置嗎?”

  姜海年完全沒把沈風放在眼里,甚至沈風長什么樣?他都差不多快要忘記了,他說道:“那個神棍到時候隨便你怎么處理。”

  接下來,各大家族的人簡單商議了一下明天的事情后,他們依次離開了姜家的別墅。

  鄭家的車子上,今晚沒有讓司機過來,而是鄭向明親自駕駛著車子。

  鄭向明眉頭越皺越緊,他忍不住開口了:“爸,我們知道沈風的醫術很強大,我認為這次鄭家不要參與到里面去了。”

  鄭溫茂反駁道:“大哥,商業上的事情你不懂,那小子的醫術是強大,但這個世界上醫術是萬能的嗎?我和爸這段時間連續體檢了很多次,我們身體里的癌細胞清除了。”

  “上次那小子收了我們十億的治療費,反正我咽不下這口氣,就算這種調料和那小子有關又如何?我們只要參與在其中,又不是我們去沖鋒陷陣,到時候只要可以分一杯羹,我們鄭家的資產會往上翻不少。”

  鄭向明有點惱火,說道:“爸,你們的病畢竟是沈風治療好的,如果沒有他出手,那么我們花再多的錢也無濟于事,這種過河拆橋的事情,我們不能夠做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