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零八章 滾出去

  (女生文學)

  太陽漸漸從東面升起,全新的一天到來了。

  昨天關于錢胖子的事情,王安雄處理的滴水不漏,正好附近沒有監控攝像頭,這對于他來說自然是更加輕松了。

  錢胖子在睡了一晚之后,精神狀態緩和了不少,吃過一頓早飯后,他主動要接沈風去紫悅會所,今天他們仍舊要上九龍山。

  錢胖子把司機的活攬下來了,他的古玩城距離沈風的錦繡園比較近,他接到沈風之后,正好可以直接開往紫悅會所,至于許東則是自己去紫悅會所和他們會合。

  順利在錦繡園接到了沈風。

  他們兩人在九點多鐘來到了紫悅會所。

  昨晚沈風大致把如何批量生產仙味液的辦法想出來了,在他們走進一樓大廳的時候,王安雄已經在等候著了。

  見到沈風之后,王安雄隨即說道:“大師,我剛剛和許東通過電話,他所行使的路段發生了車禍,他暫時被堵在路上了,可能要晚一會到這里。”

  沈風正好想要和王安雄說說批量生產仙味液的事情,他擺了擺手,說道:“沒事,我們在這里等他一會。”

  正當王安雄要請沈風去紫悅會所頂層的包間坐一會的時候。

  一批人陸陸續續的走了進來,同時不少身著黑衣的保鏢跟在了這些人身旁。

  “王安雄,你還是這么客氣,你還專門下來迎接我們?”說話的是一個五十多歲,眼神很是凌厲的男人,語氣中對王安雄并沒有一絲敬意,他是吳州錢家的現任家主錢榮文。

  在吳州其他家族之內,一般還全部是老爺子當家,而錢家老爺子年事已高,完全把整個錢家交給了錢榮文打理。

  陸陸續續進來的這一批人,大多數全部是七十歲左右的老頭。

  這些老頭的身份不容小覷,全部是吳州各個大家族的老爺子,同時他們并沒有過早的讓出家主之位,如今還是各自家族內的家主。

  每年吳州排行前十的家族,其家主會碰面一次,這也是吳州大家族之間的一種習慣了,以此來促進家族的發展,現在不少家族之間或多或少有一些合作了。

  今天正好是吳州大家族開會的日子,往年排行前十的家族,其家主碰面之后,還會在紫悅會所里一起吃頓午飯。

  在錢榮文身旁站著一個二十多歲的青年,當他看到錢胖子的時候,眼眸里充滿了厭惡和不屑,當然還有濃郁的疑惑。

  這個青年便是錢榮文的小兒子錢高亮,同時也是錢胖子同父異母的弟弟。

  錢榮文對這個小兒子一直是疼愛有加。

  近兩年,他出席什么活動,幾乎都會帶著錢高亮,他想要慢慢讓自己這個兒子接管錢家的一些生意了。

  在這一批人中,還有兩個老熟人,鄭家的老爺子鄭鴻遠和他的小兒子鄭溫茂,他的大兒子鄭向明并沒有來。

  往年王安雄的確都會親自來迎接這些大家族的家主,可今年他壓根沒有想起這件事情,他等候在這里是迎接沈風的。

  對于錢榮文的話。

  王安雄不冷不熱的回了一句:“我還有事,失陪了。”

  聞言,錢榮文臉色微微一變,就算是傻子也聽得出王安雄語氣中的敷衍。

  錢家可是吳州貨真價實的老牌大家族,不知道比鄭家強上多少倍呢!

  王安雄算什么東西?說的好聽一點,他的紫悅會所只是吳州各大家族聯系起來的一個紐帶,再說的明白一點,王安雄只是一個中間人。

  這些年吳州的各大家族有了不少的緊密聯系,王安雄鋪開的這張網越來越不值錢了,想要找一個代替王安雄的人不難,這也是為什么上次南名縣的事情,吳州沒有一個家族愿意出手相助的原因了。

  不過,吳州的各大家族平時會給王安雄幾分面子,畢竟這些年他在吳州有了自己的勢力,但還是無法和吳州本土的大家族相比較的。

  如果沒有沈風的保命玉牌,昨天錢胖子肯定會死在水泥車之下,王安雄自然不會給錢榮文什么好臉色看了。

  錢榮文皮笑肉不笑的說道:“王安雄,你有什么事情要忙?難道是陪你身邊這兩個人?”

  當錢榮文看到錢胖子的時候,眼眸里沒有一絲父親看著兒子的神色,完全好像是看著一個陌生人一般,甚至他的眼神比看向陌生人的時候還要冰冷。

  見王安雄沒有立馬回答。

  錢榮文又說道:“王安雄,什么時候紫悅會所的格調降得這么低了?什么人都可以進入到這里來?你整天和這些人混在一起,竟然還要主動陪著他們?”

  “不要忘了,你在吳州能夠有今天的地位,完全是我們這些家族的關系。”

  錢胖子和王安雄沒有將昨晚的事情對沈風說。

  錢榮文說話很有技巧,只是隨口幾句,就把王安雄推到了吳州所有大家族的對立面去了。

  在錢榮文喋喋不休的時候,沈風的眉頭已經皺了起來,他沒時間浪費在這些人身上。

  站在自己父親身旁的錢高亮,他不知道錢胖子為什么會躲過一劫?他昨晚也的確沒有收到任務成功的電話,利用關系去調查,最終沒有調查處什么來,畢竟王安雄將所有蛛絲馬跡全部清理了。

  既然錢胖子沒有死,這樣也好。

  錢高亮忽然覺得留著錢胖子,或許可以給他的生活增加不少樂趣,在他眼里這個同父異母的哥哥就是一個賤種。

  他不屑的目光看向了錢胖子:“王安雄,你不認為應該要讓這個胖子滾出去嗎?他已經嚴重影響到了我的胃口。”

  轉而,他又看向了沈風:“抱歉了,看來你是這個胖子的朋友,那么今天你也得要滾出紫悅會所,要怪就怪你交了不該交的朋友。”

  當錢高亮當眾讓錢胖子滾出去的時候,王安雄已經憤怒了。

  可錢高亮又竟然不知死活的讓沈風滾出去?

  要知道沈風在王安雄心目中是神一般的存在,他心中的怒火頓時無盡的蔓延了開來。

  “砰!”的一腳。

  出人意料的一幕發生了,王安雄一腳踹在了錢高亮的肚子上,喉嚨里喝道:“去你娘的,在我的紫悅會所,沒有人夠資格讓大師離開的。”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