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零七章 玉牌保命

  強烈推薦:

  走下九龍山。

  王家人還沒有入睡,沈風等人和他們告別了一聲之后,才坐著車子離開九龍村。

  之前只有九龍山上方的夜空有所變化,其余地方是看不到這里的變化的。

  駕駛車子的許東,自然是先送沈風回錦繡園。

  坐在后座上,沈風思索著找機會也要傳授父母一套功法。

  只不過沈安民和張雪珍年齡大了,必須先要改變一下他們的體質,讓老化的器官恢復。

  改變體質的方法有很多種,沈風最想要給他們煉制丹藥,這是比較簡單而且效果好的一種方法,可如今以他后天八層的修為,很難煉制出丹藥來,最重要的是地球的天材地寶非常稀少,想要湊齊一份煉制丹藥的靈草很困難。

  當然除了煉制丹藥,還可以配制藥液等等,沈風打算再等一段時間,到時候還是無法找到靈草煉制出丹藥,他只能夠先退而求其次了。

  一路順利的回到了錦繡園的八號別墅。

  這次沈安民和張雪珍果然沒有等在大廳里了,可看到樓上房間里亮著燈之后,他知道父母還是沒有睡覺,他心里面暖暖的,又很是心疼。

  在聽到樓下有動靜之后,樓上房間里的燈熄滅了,沈安民和張雪珍知道是自己的兒子回來了,他們終于可以安心睡覺。

  錦繡園距離吳州的古玩城相對來說比較近一些。

  所以,許東先把錢胖子送回古玩城了,他平時一直住在古玩城的店里的。

  錢胖子讓許東把車停在古玩城外的馬路上,他自己步行進去就可以了,美其名曰說要減肥。

  在錢胖子的堅持之下,車子停在了古玩城外的馬路上。

  錢胖子走下副駕駛之后,許東便踩了油門,車子重新行駛了起來。

  只是在許東的車子剛剛開走沒多遠,從后面猛的行駛而來一輛大型水泥車。

  這輛水泥車完全處于超速狀態,橫沖直撞的朝著錢胖子沖去,如同一頭鋼鐵猛獸一般。

  如果是普通人被這大型水泥車撞到,從身上狠狠壓過去的話,絕對會變成一個肉餅。

  錢胖子沒想到會突然來這一出,他根本來不及躲避了,眼看著水泥車越來越近,一種死亡的恐懼油然而生。

  “砰!”

  水泥車狠狠的撞擊了過來。

  被撞飛的一幕沒有發生,只見錢胖子周身瞬間被一層綠色光芒給籠罩住了。

  水泥車撞擊在綠色光芒上之后,車頭再也無法前進了,整個車頭撞擊在綠色光芒之上,車頭完全凹陷了下去。

  “轟!”

  整輛水泥車側翻了過來。

  綠色光芒漸漸散去了,錢胖子遲遲無法回過神來,他鼻子和嘴巴里的呼吸異常的急促,整個人的身子緊緊的繃住了。

  許東和王安雄也看到了這一幕,隨后許東立馬開車重新回來了。

  “錢胖子,你沒事吧?”王安雄沖下車急忙問道。

  錢胖子這才回過神來,他慌亂的拿出了之前沈風送給他的玉牌,只見口袋里的玉牌已經碎裂了開來,剛剛是這塊玉牌救了他一命,要不然他絕對會被水泥車撞飛壓死的。

  王安雄快步來到了側翻的水泥車旁。

  駕駛水泥車的是一個胡子邋遢的中年男人,因為車子側翻身上受了一些傷,倒是沒有任何生命危險的。

  將這個男人從車里拖了出來,錢胖子是他王安雄的兄弟,他自然不會客氣的,一腳狠狠踩在了這個男人的胸口,這肯定是蓄意謀殺,質問道:“說,是誰讓你來的?別逼我用狠的。”

  胡子邋遢的男人可能是被剛剛一幕嚇傻了,在他看來錢胖子是死定的,可卻發生了如此詭異的一幕,導致了他心生恐懼,哆哆嗦嗦的說道:“是、是錢、錢少,我只是拿錢替人消災,不關我的事情,真的不關我的事情。”

  錢少?

  在吳州有幾個錢少?況且和錢胖子有交集的錢少只有一個。

  錢高亮,現任錢家家主的兒子,同樣也是錢胖子同父異母的弟弟。

  王安雄拖著胡子邋遢的男人來到了錢胖子面前:“我只知道你這幾天的憂慮是因為錢家,每次問你,總是給我含糊其辭,現在錢高亮要謀殺你了,要不是有大師的玉牌,你現在已經到閻王殿上去報道了,你是不是該把具體的事情說出來了?”

  錢胖子驚魂未定的緩緩說了一遍。

  原來他最近在酒吧遇到了一個女人,他和這個女人非常談得來,誰知道這個女人也是錢高亮看中的玩弄目標。

  錢高亮得知此事后,他警告了一下錢胖子。

  可惜這次錢胖子沒有退縮,他覺得這個女人真的挺不錯的。

  只是最終這個女人不知道原因什么跳樓自殺了,錢胖子知道這一定和錢高亮有關。

  可讓他沒想到的,事情都過去了,錢高亮竟然還想要買兇殺他?

  “哼!”

  許東冷哼了一聲:“吳州不是錢家一手遮天的,要不要把這件事情告訴師父?我想師父要滅掉錢家是分分鐘的事情。”

  錢胖子的臉有點兒猙獰,有點兒扭曲,他咬牙說道:“不要打擾大師了,今天大師又救了我一命,正如大師所說的,他會給我提供魚躍龍門的資本,我想要親手讓錢家所有人后悔。”

  王安雄臉上也充斥著憤怒,他安慰道:“胖子,有志氣,有大師在,只要你愿意努力,這龍門你是躍定了。”

  他看了一下四周,附近這路段正好沒有監控攝像頭,選的這個謀殺路段真是不錯。

  許東看著錢胖子手里碎裂的玉牌,說道:“玉牌竟然浪費在了這種人身上。”

  錢胖子情緒恢復了一些,他看著手里面碎裂的玉牌,怒火中燒的踹著地面上的男人。

  不管他是不是受錢高亮的指使,是他動手前來殺人的,這種人是死有余辜。

  一腳又一腳,錢胖子用盡了所有力量發泄,狠狠的踢在這個男人的腦袋之上,最后這個胡子邋遢的男人被他給踢死了。

王安雄看著用盡了力量,癱坐在地上的錢胖子,他說道:“這里我來收拾,好好回去休息一個晚上,明天你就住到九龍山上去,只要我們緊跟大師的步子,總有一天這些什么所謂的家族,全部要仰望我們。”2k網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