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零一章 誓死追隨

  “一個也不愿意?”沈風皺了皺眉頭說道。

  三個保鏢之中,一個國字臉的保鏢猶豫了一下之后,他站出來說道:“大師,我愿意。”

  國字臉保鏢總覺得沈風不會無緣無故說這句話的。

  沈風的本事他是見識過了,對于這等高人向來是不按常理出牌的,或許可以得到一些機緣也說不一定。

  沈風看著國字臉保鏢點了點頭,隨手扔了一塊玉牌給對方:“握在手里,待會對你開槍的時候,不要松開這塊玉牌。”

  國字臉保鏢在接過玉牌之后,他并沒有感覺這塊玉牌有什么特殊的。

  沈風繼續說道:“你們誰身上有槍的全部拿出來,不要讓我把話說第二遍。”

  對于沈風的命令。

  秦展元等人當然是不敢違抗,他們紛紛將身上的槍拿了出來。

  “全部對他開槍。”沈風指了一下國字臉保鏢說道。

  秦展元、孫安同和另外兩名保鏢沒有太多心理負擔,依次把槍口對準了國字臉保鏢。

  嚴信義有些猶豫不決,至于另外兩個黑衣男人身上則是沒有槍。

  沈風的意思他們也猜出了一些,難道說手里拿著一塊玉牌,這樣就可以擋住子彈了嗎?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開槍吧!”沈風沒有管遲遲不愿抬起槍的嚴信義了。

  話音落下。

  秦展元等人不約而同的扣動了扳機。

  “砰!砰!砰!砰!”的槍聲在空氣中響起。

  面對從槍口快速飛出的子彈,國字臉保鏢身子緊繃的厲害,一顆心仿佛都要提到嗓子眼了,渾身的汗水不要錢似的瘋狂冒出,手里面緊緊的握著沈風給他的玉牌。

  四顆子彈從不同角度快速的沖擊向國字臉保鏢,在要沖擊到他身上的時候,握在手里的玉牌忽然綻放出了一種綠色光芒。

  這一層綠色光芒將國字臉保鏢完全籠罩在了其中。

  子彈在剛剛觸及到綠色光芒的時候,瞬間停頓在了半空之中,仿佛是沖擊力猛的被卸去了。

  這四顆子彈接二連三的掉落在了地上,待到綠色光芒完全散去之后,國字臉保鏢全身毫發無損,只不過,他手中的玉牌上出現了一條裂紋,整塊玉牌直接碎裂了開來,由于材料的限制,這等保命玉牌只能夠抵擋一次生死危機,只有在真正面臨死亡的危機時,這保命玉牌才會自動激發的。

  根據剛剛激發出來的保護層,沈風清楚的感覺到了這等保命玉牌的保護力,他微微點了點頭,自語道:“看來子彈完全是沒有任何威脅的,以剛剛那等保護層來看,就算被高速行駛中的卡車撞到,肯定也不會有任何事情,現在暫時只能制作出這樣的保命玉牌了。”

  沈風的自語傳入在場其余人耳朵里后,他們一個個心里面翻江倒海的,倒是許東和許文星要稍微好一些。

  秦展元和孫安同等人看到子彈真的被玉牌中的力量擋下來之后,他們早已經是目瞪口呆的了,什么防彈衣之類的在這種玉牌面前弱爆了,最重要的是玉牌不僅僅可以擋子彈,沒聽見剛剛沈風的自語嘛!就算是被一輛高速行駛的卡車撞擊到,最后也可以安全的活下來,這玉牌等于是一張保命符啊!

  這種東西可以說是神仙的物品了吧!只有神仙才能夠制作出這樣的寶物吧?

  再次回想著沈風從剛剛到現在的一系列舉動,他們心里面的信仰在不斷動搖,不斷改變了。

  而且這等保命玉牌,在沈風眼里好像不是什么寶物?

  他竟然說暫時只能制作出這樣的了?也就是說以后還會有更高端的寶物制作出來?

  剛剛沒有抬起槍的嚴信義,“噗通!”一聲,他朝著沈風跪了下來,說道:“大師,對不起,剛剛我實在……”

  沈風擺了擺手,說道:“他是你的保鏢吧?看來你還算是一個有點情義的人,不用道歉了,站起來吧!”

  孫安同有點不太好意思,他小心翼翼的問道:“大師,您看,您剛剛是不是說要送我一塊玉牌的?”

  這保命玉牌雖說只有一次效果,但在危機的時刻,保命玉牌絕對比保鏢來的可靠,一塊保命玉牌等于是一條命啊!他現在一點也不肉痛了,如果這等玉牌拿出去拍賣的話,恐怕絕對是會拍出一個天價來的。

  沈風隨手扔了一塊玉牌給孫安同。

  孫安同在接過玉牌之后,他小心翼翼的拿在了手里,連連鞠躬道:“謝謝大師的賞賜,謝謝大師的賞賜,以后我一定誓死追隨大師您。”

  這一刻。

  孫安同百分之百的愿意幫沈風做事了。

  開玩笑,可以隨手制作出這等寶物的人,將來萬一再隨手制作出一些垃圾賞賜給他呢?他只要在沈風眼里的垃圾就可以了。

  沈風又扔了一塊給國字臉保鏢,說道:“你的勇氣不錯,拿著吧!將來或許可以保你一命。”

  反正制作的玉牌有很多,就算給自己的父母每人兩塊,還剩下不少的。

  再有,只要等九龍山的死靈礦被激發,到時候他會給父母制作更加高端的防護寶物的。

  “大師。”

  “砰砰砰!”

  國字臉保鏢不知道要怎么感謝,他非常實誠的給沈風磕了三個響頭。

  沈風又隨手丟給了許東和許文星一塊。

  秦展元和嚴信義看的著急了,這等寶物誰不想要的?現在他們和孫安同的想法一樣,以后一定要誓死追隨沈風,至于他們自己的家族,愛怎么樣怎樣吧!以后他們只要緊緊跟著沈風就可以了。

  他們現在感謝自己之前的做法,要不是得罪了許東,他們這輩子哪里有機會做沈風的狗?這是老天爺對他們的恩賜啊!

  秦展元鄭重道:“大師,以后秦家和我再也沒有任何關系,我只為大師您做事。”

  嚴信義急忙表態:“大師,十個月后,您要在秦家壽宴上,送出一份賀禮,我一定會配合您的,絕對不給您丟臉。”

  孫安同心里面大罵這兩個混蛋無恥,他說道:“大師,您別理會他們兩個,時間不早了,我給您安排房間休息吧!”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