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九十八章 驚悚

  既然沈風不愿意聽話,那么孫安同等人自然不會留手了。八一中文★網√★8★1★★

  不用吩咐,站在他們身邊的保鏢頓時沖了出來,把沈風給圍在了中間。

  與此同時。

  剛剛想要把槍對準許文星的歪嘴男人,急忙從口袋里拿出了一部手機。

  “可惜了,你待會就會為自己的選擇而后悔。”孫安同臉上浮現笑容。

  秦展元扶了扶眼鏡,臉上沒有太多的表情,眼眸中盡是冷意,不能為自己所用,當然必須要除去了。

  眼看著歪嘴男人哆哆嗦嗦的按著手機上的按鍵,有好幾次全部按錯了號碼,他自然沒有三位大佬這樣的氣魄,他是真被剛剛沈風的力量和度嚇到了。

  沈風沒有理會圍住他的三名保鏢,他看了眼歪嘴男人:“你最好放下手機,我今天不想節外生枝。”

  嚴信義冷笑道:“小子,你是怕了嗎?雙拳難敵四手,一分鐘內你將會面對幾百人的攻擊,到時候希望你還能夠鎮定自若。”

  聽了嚴信義的話后,歪嘴男人冷靜了不少,最起碼手臂不再顫抖了,他狠狠的瞪了一眼沈風,喝道:“你算個什么東西?你也夠資格威脅我?待會爺爺我一定要好好折磨折磨你,把你下面那東西割下來喂狗。”

  說話之間。

  這次歪嘴男人順利的按對了號碼,只是在他想要按下撥通鍵的時候。

  只見沈風搖了搖頭。

  下一秒鐘。

  “唰!”的一聲。

  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下,歪嘴男人拿著手機的那條手臂,居然毫無征兆的掉落在了地上。

  溫熱的鮮血從他的斷肢處噴灑而出,可能是生的太突然了,歪嘴男人自己也沒有立馬回過神來。

  直到過了兩秒之后,他喉嚨里才出了聲嘶力竭的慘叫聲,臉上充斥著極致的疼痛之色。

  “太燥舌了。”

  沈風再次搖了搖頭。

  在他的嘟囔聲落下的同時。

  “唰!唰!唰!”的聲音連續響起。

  歪嘴男人的另一條手臂也掉落在了地上,同時他的兩條腿和自己的身體分離了。

  這回大廳里安靜了,歪嘴男人直接痛昏了過去。

  “我不太喜歡不聽話的人。”沈風自語了一句。

  在這句話傳入其余人耳朵里之后,那三名圍住他的保鏢,照理來說,他們是身經百戰的,但在這一刻,他們心里面產生了害怕和恐懼,他們可以肯定是沈風在搞鬼。

  可沈風明明離歪嘴男人有這么長一段距離,他到底是怎么動手的?他只是站在原地,歪嘴男人的四肢竟然接二連三的和身體分離了?

  秦展元、嚴信義和孫安同這三位天海地下勢力的大佬,他們臉上再也無法保持平靜之色了,縱使見慣了大風大浪,縱使見慣了兇殘的血腥,可眼前這等場景讓他們有一種深深的恐懼。

  這不是在拍恐怖片啊!為什么會讓他們有一種驚悚的感覺?一個個臉頰上的肌肉不停抽搐,沈風的能力出他們的預計,眼前這個年輕人好像并不只是力量和度強大。

  包括認識沈風的許東和許文星,眼眸里也有一種驚恐之色,親眼看到這等驚悚的畫面,他們的心臟狂跳不已,可轉而,這對父子臉上充斥了一股狂熱和崇敬。

  沈風是許東的師父,是許文星的師公,在將來某一天,他們哪怕只學了一點皮毛,是不是也可以擁有這等詭異的手段?

  那兩個之前退進大廳的黑衣男人,心理素質更加的不堪,在看到歪嘴男人的下場之后,他們瞬間癱軟在了地上,從他們褲襠里有水在滲透而出,看來他們是被嚇得尿褲子了。

  沈風聳了聳肩膀,看了眼圍著他的三個保鏢,笑道:“你們想要對我動手?”

  這三個保鏢出人意料的搖了搖頭,他們可不想變成人棍啊!如今他們已經忘了自己保鏢的職責了。

  “很好。”沈風隨意的朝著秦展元他們走了過去,圍住他的三個保鏢身體僵直的厲害。

  待到沈風走過他們身旁之后,他們終于是松了口氣,可身上的衣服全部被汗水給浸透了,他們三個仿佛是剛剛從湖水里撈出來的一樣。

  看到朝著自己這邊走過來的沈風,秦展元、嚴信義和孫安同喉嚨里干澀的要冒煙了,他們沒想到會是這個結果,到了現在只能夠搏一把了,他們三個想要同時拿出手機撥出號碼。

  可還不等他們將手機從口袋里拿出來,他們忽然感覺自己的身體無法動彈了,整個人好像被某種力量給牽制住了一般,甚至連手指想要動彈一下也是奢望。

  沈風隨意的坐在了大廳的沙上:“許東,你想要親手殺了這三個人嗎?”

  聞言。

  秦展元等三人哪還有一點大佬的派頭啊!在面對真正生死的時候,他們也變成了普通人,可在他們想要開口的時候。

  沈風手掌一揮,秦展元等三人頓時憋得臉色漲紅,可喉嚨里卻不出任何一絲聲音。

  秦展元、嚴信義和孫安同額頭上冷汗直冒,汗水如同是瀑布一般,從他們額頭上開始往下流。

  面前這個年輕人到是人?是鬼?還是神?

  從歪嘴男人四肢掉落,再到他們身體無法動彈,甚至連聲音也不出來,他們再也沒有大佬的氣焰了。

  看著波瀾不禁的沈風。

  秦展元、嚴信義和孫安同目光定格在了許東的身上,從他們的眼神里透出了一種求饒之色,他們知道自己現在的命完全在于許東的一句話。

  許東沉吟了片刻后,說道:“師父,不如讓他們三個做您的狗吧!這樣以后整個天海的地下勢力全掌控在您的手里了。”

  早在之前。

  沈風和王安雄在南名縣的時候,王安雄和許東通過電話的。

  許東是沈風的徒弟,王安雄自然不會隱瞞南名縣羅家的事情,他同樣也知道了自己的師父想要在十個月后,在秦家的壽宴上送出一份賀禮,留下這三個人或許會派上用處的。

  沈風看了眼許東:“你真的打算放過他們?這件事情我交給你決定。”

  許東認真的點了點頭:“師父,直接殺了他們很容易,倒不如讓他們像狗一樣活著。”

  沈風嘆了口氣,說道:“死罪可免,活罪難逃!”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