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九十五章 跳蹦不了多久

  秦雪薇和嚴景輝的出現,沒有很大程度上影響到沈風的心情。八一★★★8√1★く

  在他眼里秦家和嚴家不算什么,遠離了醫科大學的門口后,直接撥通了蘇靜雨的號碼。

  等了一會之后,電話才被接通:“沈風?”

  “我在天海,如果方便的話,我想要去一趟你家,你問了嗎?你爺爺愿不愿意把那塊石頭賣一部分給我?”沈風開門見山的說道。

  蘇靜雨驚疑道:“你來天海了?”

  沈風回答道:“今天剛剛到。”

  電話那頭沉默了兩秒,傳來了蘇靜雨歉意的聲音:“沈風,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今天會來天海,我陪爺爺去參加一個中醫交流會,那塊石頭也被一起托運過去了,我和那塊石頭目前都不在天海。”

  沈風沒想到蘇靜雨剛剛回到天海沒多久,又陪自己的爺爺去其他城市參加中醫交流會。

  思忖了數秒之后,他放棄了追到其他城市去的念頭,他的確需要空靈石打造儲物戒指,可他現在更加需要提升修為,再說這個世界上就算別人獲得了空靈石,也打造不出儲物戒指的:“你們什么時候回天海?”

  蘇靜雨說道:“你放心吧!我知道你想要我爺爺的石頭,我可以向你保證,我爺爺不會隨意賣掉這塊石頭的,這次我和爺爺要在外面逗留一段時間,等我回到天海了,我會給你打電話的,這段時間我一定說服爺爺賣給你這塊石頭上的一部分。”

  有了蘇靜雨這番話之后,沈風更沒有理由追過去了,沒有儲物戒指的話,最多再麻煩上一段時間。

  隨意聊了幾句之后,沈風掛了電話,他對蘇靜雨沒有什么興趣,或者說對其他女人也沒有興趣,畢竟在仙界見過的天之驕女多不勝數了,他可不會輕易的就對女人動心。

  之前沈風從南名縣回吳州的時候,許東沒有來機場接機,說是來天海辦事情了。

  具體是什么事情,沈風和王安雄也不知道。

  再怎么說許東也是沈風的記名弟子,他順便撥出了許東的手機號碼。

  可電話里卻傳來了機械化的聲音:“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

  沈風聳了聳肩膀,將手機放入了口袋里,準備待會再打一個試試,如果許東的事情辦完了,那么正好可以和他一起回吳州。

  原本要去買空靈石,沈風以為要在天海逗留一天,所以王安雄幫他預訂的回程機票是明天下午的。

  想了兩秒鐘后,沈風準備先找一家酒店休息一晚,等明天下午再回吳州,不用去另外改機票這么麻煩了。

  來到一家當地的五星級酒店入住,沈風在進入房間里之后,左右無事,他盤腿修煉了起來。

  時間慢慢流逝。

  在沈風靜心修煉的時候。

  天海某個慈善晚會,秦雪薇和嚴景輝只是露了一面,他們就直接離開了。

  在離開慈善晚會之后,他們換了一身衣服,讓司機送他們去天海機場。

  秦家當年是以醫療事業家的,后來才涉及了各個行業,這也是為什么當年秦雪薇會去上醫科大學的原因。

  秦家在秦雪薇這一代,男人之中沒有一個獨當一面的人。

  倒是秦雪薇表現出了不錯的手腕,可以說是他們這一代秦家的領軍人物了。

  現在秦雪薇要去一趟南名縣。

  南名縣羅家和他們秦家或多或少有點關系,這次正好有一個聚會在南名縣舉行。

  天海大家族圈子里的少爺和大小姐,經常會舉辦一次聚會什么的,每次聚會的地點全部不同。

  這次之所以在南名縣舉辦,因為不少人膩歪了奢華,他們想要體驗一下其他感覺。

  去南名縣是秦雪薇提出來的。

  南名縣不是羅家的地盤嘛!而羅家是依靠他們秦家的,所以說南名縣等于還是秦家的天下。

  秦雪薇作為天海年輕一輩中的佼佼者,她每次都會把事情想的很仔細,如果去一個秦家勢力輻射不到的窮鄉僻壤,說不定會有什么意外生。像這樣的聚會完全是大家熟絡感情和共享一些資源的,不少天海三流家族的年輕一輩還不夠資格參加。

  聚會確定在明天舉辦,南名縣是秦家的勢力范圍,作為主人的秦雪薇自然要提前一天去了。

  飛機上。

  秦雪薇和嚴景輝坐在一起。

  “雪薇,在天海我們這一代人里,大部分都是酒囊飯袋,他們是想要體驗一下窮鄉僻壤的滋味,我們不必要來南名縣的,華夏國的窮鄉僻壤有不少,這樣也省的我們要提前過來了。”嚴景輝隨口說道。

  秦雪薇語氣平靜:“我喜歡掌控自己的命運,在南名縣我說了算,去其他地方萬一生意外,我們的家族來不及救援呢?”

  嚴景輝眼眸里閃過一絲異樣的光芒,他轉而笑道:“這倒也是,南名縣羅家是你們秦家的狗,在南名縣你是貨真價實的女王。”

  在飛機抵達機場之后。

  嚴景輝和秦雪薇從機場里走了出來,羅建德和羅志勇已經在外面等候了。

  “雪薇,你們今晚是要住在羅家?還是住在酒店里?”羅建德問道。

  秦雪薇柳眉皺個不停。

  嚴景輝冷笑道:“雪薇也是你能稱呼的嗎?你們羅家依附于秦家,雪薇是你們的大小姐,以后說話還是要經過大腦的。”

  羅建德和羅志勇怎么說也是秦雪薇的長輩,他們和秦雪薇有好長時間沒有見面了。

  臉色僵了僵,羅建德看得出秦雪薇也不喜歡這個稱呼,他曾經這么稱呼過幾次的,沒想到這次會是不同的結果。

  如今作為秦家年輕一輩的領軍人物,秦雪薇心中的高高在上自然是無限放大了。

  “大小姐,是我失言了,車停在了外面。”羅建德做出了一個“請”的姿勢。

  秦雪薇這才松開了皺著的眉頭:“先去你們羅家住一晚。”

  羅建德和羅志勇給秦雪薇和嚴景輝單獨安排了一輛車,他們兩個則是坐在了另外一輛車子上。

  “爸——”羅志勇不憤的喊了一聲。

  羅建德擺了擺手,說道:“秋后的螞蚱,跳蹦不了多久了。”

  “記住,我們現在是大師的狗,不要在秦雪薇面前露出破綻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