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九十四章 拭目以待

  朱玉潔和范瑩思的家庭條件并不差,她們家里的資產也有個上千萬的。

  只是沈風卻直接把一千萬,當做生活費給了唐可心?

  一千萬差不多等同于她們各自家里的全部資產了,心里面對沈風是越發的好奇。

  “大土豪的妹妹,發什么呆呢?必須要好好審問你才行,你看我夠資格做你的嫂子嗎?”朱玉潔開玩笑的說道。

  一千萬對于出生貧窮的唐可心來說,絕對是一筆天文數字了,她越來越看不透這個哥哥了,將銀行卡重新收好之下,她被朱玉潔和范瑩思拉著去吃飯了。

  而沈風在走出學校的大門口之后,他想要給蘇靜雨打個電話,問一問關于空靈石的事情。

  只是在他剛剛拿出手機的時候,一輛加長版的勞斯萊斯突然停在了他面前。

  司機下車恭敬的打開了車門,從車上走下來了一男一女。

  其中這個女人眼神定格在了沈風身上,她的身材很高挑,烏黑的頭發盤起,臉蛋很精致,身上有一種高傲的氣質,一件黑色的禮服,將她的身材襯托了出來。

  “沈風?你果然沒死。”女人淡淡的開口,聲音之中有一種掩飾不了的倨傲。

  沈風眉頭一皺,沒想到會在今天遇到秦雪薇這個女人。

  之前,他在吳州第一人民醫院里教訓了周坤一頓。

  周坤將沈風沒有死的事情,在大學的同學群里散布了,當然他完全掩蓋了自己被沈風教訓的事情,同樣掩蓋了沈風醫術高超的事情,可以說在同學群里是故意一再的貶低。

  待會秦雪薇要去參加一個慈善晚會,她正好有點事情要回一趟母校,沒想到透過車窗看到了沈風。

  有了周坤在同學群里散布的消息之后,秦雪薇對于再次見到沈風,心里面沒有太多的驚訝,只是她疑惑為什么沈風看上去這么年輕?仿佛比當年在學校里還要年輕一點。

  站在秦雪薇身旁的男人,看樣子非常的穩重,只是眉宇間有些不耐煩,他叫嚴景輝,天海嚴家家主的兒子。

  嚴家在天海同樣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和秦家一樣是天海排行前三的家族之一。

  嚴景輝要比秦雪薇大上幾歲,他現在算是秦雪薇的男朋友。

  對于自己女朋友曾經的事情,嚴景輝了解了不少,他知道以前有一只叫沈風的癩蛤蟆,糾纏過自己的女朋友。

  “你就是沈風?當年不自量力向雪薇表白的人?”嚴景輝嘴角浮現冷笑和不屑,在他眼里沈風不是和自己一個世界的人。

  如果他是大象的話,那么他認為沈風充其量最多是一只螞蟻。

  秦雪薇美眸中浮現輕蔑:“沈風,我以為你當年真的自殺了,看來你是一個連勇氣也沒有的廢物,你以為自殺之后,我會有所內疚?所以你制造出了死亡的假象?我記得當年說的很明白了,你只會讓我覺得很惡心。”

  沈風表情沒有變化:“為了你自殺?你太把自己當回事情了吧?”

  秦雪薇柳眉微皺,好像感覺沈風變得有點不同了:“你這是在故意吸引我的注意力嗎?你來到天海不是想見到我嗎?現在你如愿以償了,可結果還是不會改變的,你連對我表白的資格也沒有。”

  沈風淡然一笑道:“秦雪薇,這么多年沒見,你的臉皮越來越厚了,你真以為自己是什么校花嗎?在你們這些人眼里,我沈風就是一個笑話?看著吧,說不定有一天校花也會變成一個笑話。”

  對于沈風的態度,秦雪薇非常的不爽,她冷笑道:“沈風,我記得當年你爸媽以為你死了,來學校收拾你留下的東西時,他們還想要來我面前理論,兩個山區里出來的人,我耐著性子聽完了,這是我的涵養。”

  “當然我也實話實說了,你沈風在我眼里充其量只是流浪貓和流浪狗,我這個人一向心地善良,偶爾關心一下流浪貓狗也是我的愛好,但如果這些流浪貓狗想要跟著我回家,那么我會毫不猶豫的把它們一腳踢開。”

  “對了,你爸媽聽到我的實話之后,當時好像氣的昏過去了。”

  聞言。

  沈風眼睛瞬間瞇了起來,以他的實力要神不知鬼不覺的殺了秦雪薇實在是太容易了。

  只是這樣太便宜這個女人了,當年如果秦雪薇直接拒絕他,不用任何羞辱性的話語。

  沈風不會對秦雪薇有任何意見,可當年她卻把沈風的尊嚴狠狠的踩在了腳下。

  竟然還把他的父母氣昏了過去?他根本不知道還有這么一出。

  見沈風沒有開口,秦雪薇繼續說道:“這是我的男朋友嚴景輝,嚴家也是天海的大家族,十個月后,我們秦家要舉辦一場壽宴,到時候也會宣布我和景輝訂婚的事情,有興趣可以來看一看,我會邀請一些曾經的同學。”

  “如果你來了,那么你會知道自己就是一只活在臭水溝里的臭蟲。”

  嚴景輝笑道:“小子,我也邀請你來見識見識,不過,你要是敢在那天鬧事,你肯定會萬劫不復,就連你的父母也會給你陪葬。”

  十個月后?

  原本沈風就打算十個月后,送給秦家一份賀禮的。

  今天再次遇到秦雪薇,這讓他更加肯定了心里面的想法,他要粉碎秦雪薇高傲的資本,他要讓秦雪薇跪在自己的父母面前道歉。

  還有天海嚴家?

  沈風不介意讓嚴家給秦家一起陪葬,在最風光,最得意的時候,讓秦雪薇從天堂掉入地獄,這種方式才是最完美的。

  “我拭目以待。”

  “秦家的壽宴,我會準時到場。”沈風淡漠的說道。

  他跨出步子離開了醫科大學的門口。

  秦雪薇看著沈風的背影,她心里面有點惱火,尤其是對方從始至終這種不咸不淡的樣子。

  “雪薇,要讓他在人間蒸發嗎?”嚴景輝問道。

  秦雪薇笑道:“這樣豈不是太無趣了?他當年竟然還敢裝死?等我秦家舉辦壽宴的時候,讓他給我在所有人面前下跪道歉,他不是很想自殺嗎?我就羞辱到讓他真的只能自殺。”

  “現在不必去管他了,只是一個小角色罷了!”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