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八十七章 國際醫術大賽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著。

  鄭鴻遠和鄭溫茂始終保持全力奔跑,他們全身皮膚表面被覆蓋了一層臭烘烘的雜質,汗水同樣不斷從他們的毛細孔里冒出來,嘴唇完全干裂了開來,嘴巴里不停的喘著粗氣。

  “嘔!”

  鄭鴻遠實在受不了這等運動量,再加上自己渾身奇臭無比,他忍不住彎腰嘔吐了起來。

  原本還可以忍受的鄭溫茂,在看到自己父親嘔吐之后,他也感覺胃里面翻騰的厲害,直接趴在地上狂吐了起來。

  沈風沒興趣繼續留在這里了:“安雄,我們走。”

  接著,他看了眼鄭琳怡:“之后需要你的時候,我會聯系你的。”

  見沈風想要離開,鄭溫茂從地上爬了起來:“跑了這么久,可以了嗎?”

  沈風隨口說道:“至少近兩年不會有事了,反正你們鄭家錢比較多,復發了還可以找我治療,看在老客戶的份上,下次一命十億。”

  鄭溫茂和鄭鴻遠臉色如同吃了大便,難不成沈風的數學是體育老師教的嗎?還看在老客戶的份上一命十億?這次一命只收五億啊!

  二十億對于鄭家來說不是一筆小數目了,再這么來幾次,他們鄭家可以宣布破產了。

  鄭琳怡想要喊住沈風,可被鄭婉清拉了拉,只能看著沈風離開了。

  “婉清姐,你干嘛不讓我和大哥哥說話?”鄭琳怡問道。

  鄭婉清柳眉微皺:“琳怡,你沒看到爺爺和小叔的慘樣嘛!這次他還讓我們鄭家付了十億的治療費,雖說他擁有一點特殊的能力,但以后你還是能躲則躲,我看他絕對不是什么善茬。”

  在沈風和王安雄背影徹底消失在視線里之后。

  鄭溫茂怒火中燒了起來:“爸,難道說十億就這么便宜那小子了嗎?”

  鄭鴻遠眸子一凝:“你有什么好辦法嗎?現在我們根本不能確定身體內的癌細胞是不是完全清除了,如果我們現在輕舉妄動的話,那么下次你以為是付出十億這么簡單了嗎?”

  “為今之計,走一步看一步吧!”

  說完,鄭鴻遠不放心的再次狂奔了起來。

  鄭溫茂臉色一緊,說道:“爸,等等我!”

  在他們兩個繼續奔跑的時候。

  沈風和王安雄要回到八號別墅了,在他們要走進別墅之前,一道帶著驚喜的聲音傳來了:“小兄弟,真的是你啊!我們真是有緣!”

  從旁邊的七號別墅里走出來了一個老頭兒,他一臉興奮的跑到了沈風面前。

  “你是哪位?”沈風問道。

  老頭兒整張臉都要垮下來了,急忙說道:“小兄弟,我是第一人民醫院的院長啊,你難道不記得我了?”

  沈風自然是記得這個老頭兒的,第一人民醫院的院長孔耀年,上次在見識到他的醫術后,還想要把他招聘到醫院里。

  佯作不記得孔耀年,沈風只是想擺脫這個老頭兒。

  不等沈風說話,孔耀年又開口了:“小兄弟,我可是對你日思夜想啊!看來是老天給我們兩個安排了這次相遇,你住到錦繡園來了?以后我們是鄰居了。”

  看到臉上笑開花來的孔耀年。

  沈風怎么聽著這話很別扭呢?什么日思夜想?什么老天安排的相遇?說的好像他們兩個有一腿。

  “孔院長,你認識大師?”王安雄曾經和孔耀年有過幾面之緣。

  孔耀年的兒子在多個城市有自己的產業,這里的別墅也是他兒子買下來的。

  “大師?不錯,小兄弟的確稱得上是醫術界的大師了。”孔耀年自言自語的點著頭。

  隨后,他說道:“王安雄,你是得了什么病嗎?難不成是得了不治之癥?要不然你怎么會和大師在一起?”

  “剛剛差點高興的忘記了,八號別墅是你的,這位小兄弟不是住到這來?而是來給你看病的?”

  平時王安雄幾乎不會住到這里來,只是在這里安置了一處房產。

  在聽到孔耀年的話后,王安雄眼角直跳,要不是看在對方是個老頭的份上,要不是知道這老頭脾氣直,他都要忍不住動手了,他勉強的說道:“孔院長,沒你這么詛咒人的,以后這里是大師的家了。”

  聞言。

  孔耀年是松了一口氣:“這樣最好,我還真怕又找不到這位小兄弟了。”

  自從在見識到沈風的醫術之后,他可以說真的是茶飯不思,要是讓他知道沈風剛剛治療好了兩個癌癥病人,真不知道他會是一副什么表情,說不定會激動的抽風過去。

  孔耀年神神秘秘的走前了一步,低聲說道:“小兄弟,我這里有一件好事便宜你,我想你的醫術這么超群,肯定會對這件事情感興趣的。”

  沈風直接回答道:“沒興趣。”

  孔耀年神色一頓,轉而,他又笑呵呵的說道:“小兄弟,你不要這么快給我答復,你一定要先聽我說完。”

  “你知道嗎?我們華夏國在籌備一次醫術大賽,凡是在這次國內醫術大賽里脫穎而出的人,可以去參加國際性的醫術大賽。”

  “如果在國際醫術大賽里獲得第一名,你將會是全世界認可的醫術世界第一,難道你沒有一點點心動嗎?”

  “我這里有幾個推薦名額,我可以破例給你一個,你不必感謝我,誰讓我和你有緣呢!”

  孔耀年笑瞇瞇的看著沈風,如果他推薦的人可以代表華夏國出賽,最后獲得全世界第一,那么他這個推薦人也是光榮無比的。

  沈風看了他一眼:“我的醫術不需要得到誰的認可,我真沒有一點點的心動,你可以讓開了嗎?”

  孔耀年臉色比死了爹媽還難看,照理來說,年輕人是喜歡追逐名利的,世界第一的名頭有誰不心動的?眼前這小子還是一如既往的不按常理出牌啊!

  “小兄弟,這次機會難得,國內的醫術比賽還在籌備,為的就是選拔出參加國際比賽的人,難道你是怕自己選不上嗎?我真的是看錯你了。”孔耀年是連連搖頭。

  沈風淡然的說道:“激將法?你認為對我管用嗎?”

  他腳下的步子往前跨出,身體里的氣勢釋放了出來,使得孔耀年不自覺的往旁邊退開了兩步。

  本章節愛有聲,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