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七十七章 好奇

  轉而,他看向了唐可心,笑道:“你看到你的男朋友是什么德性了嗎?他完全沒有能力保護你,如果你們遇到危險,那么他肯定是第一個逃走的。”

  李娟和江婷玉沒有在意沈風了,她們在想著要如何討好田力!

  畢竟就連華成文在田力面前也要放低姿態的。

  范曉美或許是還有幾分良知,她看著握住唐可心手掌的沈風,心里面忽然冒出了一絲的不忍心,可她知道想要和華成文攀升關系,唐可心必須要成為華成文的女朋友,她微微的嘆了口氣,只能怪沈風自己沒本事了。

  章永河也想要和田力攀攀關系,局面這么僵持著也不是事情,他眼眸陰沉著,說道:“小子,不要在我們面前礙眼,你在這里影響到我們吃飯的胃口了。”

  沈風臉上沒有任何一點的表情變化。

  緊緊握著他手的唐可心,胸口的心跳不斷加快,她真怕這個第一次見面的哥哥把她給丟下。

  田力聽著華成文他們一句又一句的話,他短時間內腦袋短路了,根本沒想到會在自己的飯店里遇到大師,而且是在這種情況下遇見的,心里面的憤怒頓時被點燃了。

沈風是他的救命恩人!還是擁有神仙手段的人物!他一直期盼著可以遇到沈風,可現在是遇到了,他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看本書  請到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cc]

  華成文這個該死的混蛋!這是要害死他啊!竟然要讓大師滾出他的飯店?要是讓大師誤會了怎么辦?他現在焦急的連死的心都有了。

  “田哥,看來有人想要在你的飯店里鬧事了,我知道你這里可是有好幾個身手不錯的保安的。”華成文討好的看向了田力。

  田力終于是回過了神來,他恨不得將華成文的眼珠子都摳出來。

  丫的,他們之間很熟嗎?

  一口一個田哥的,哥你姥姥的。

  田力腳下的步子動了,一個快步沖到了桌子前,伸手直接將一瓶沒有打開的五糧液拿在了手里。

  看到田力憤怒的表情,所有人全部以為田力是因為沈風不給面子,所以才憤怒的,想要抄起酒瓶教訓教訓這個愣頭青了。

  華成文一臉惶恐的說道:“田哥,讓我來啊!這小子不值得你動手,用一瓶五糧液打破他的頭太可惜了。”

  這貨嘴上雖然這么說,但心里面樂呵著呢!他沒想到以往不太理睬他的田力,今天居然這么給他面子。

  章永河等人在一旁冷眼看著,唐可心想要拉著沈風離開,要是被一酒瓶打在腦袋上,這可不是開玩笑的事情。

  在這丫頭驚恐的目光之下,田力已經沖了出來,唐可心跨步擋在了沈風面前。

  李娟和江婷玉看著躲在唐可心背后的沈風,她們心里面是更加的鄙視這個小白臉了。

  只是田力在沖出了兩步之后,他并沒有朝著沈風沖去,而是來到了華成文的面前,手里面掄起了酒瓶,“砰!”的一聲,猛烈的招呼在了華成文的腦袋之上,憤怒的罵罵咧咧道:“叫誰田哥呢?我認識你這不要臉的東西嗎?少在這里給我套近乎。”

  一酒瓶砸在腦袋上。

  華成文頓時被開瓢了,鮮血從他腦門上不停溢了出來,他還無法回過神來,一時間想不通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好好的田力為什么要打他?這不符合劇本發展的方向啊!

  腦袋里是天旋地轉的,華成文身子搖搖晃晃的,扶住了身旁的椅子,問道:“田哥,你這是什么意思?”

  “草!”

  田力喉嚨里罵了一聲之后,一腳踢在了華成文的肚子上:“老子就是這個意思,你算個什么玩意?以后見你一次打你一次。”

  華成文倒在了地面上,他完全是云里霧里的。

  在其余人腦中也發昏的時候。

  只見田力扔掉了手里破裂的酒瓶,他極為認真的整理了一下衣衫,走起路來好像是士兵一樣,一步一步的來到了沈風面前:“大師,請您責罰我,我田力不是個東西啊!在我的地頭上,竟然有人讓大師您滾出去,我這張臉現在還能往哪里擱!”

  田力身子緊繃著,整個人好像是普通士兵看到了皇帝一樣,他的頭低了下去,身子發抖越來越厲害了,等待著沈風給他懲罰。

  這一個瞬間。

  在場所有人全部睜大了眼睛,他們有一種在做夢的感覺,沈風不是一個普通的大學生嗎?

  為什么聚福樓的老板對沈風這么恭敬?甚至好像還有點怕他?

  唐可心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這個沒有血緣關系的哥哥,她心里面充滿了無盡的好奇,要知道田力的舅舅是南名縣領導班子里的一把手,田力不至于對一個大學生如此恭敬的。

  在確定了眼前的一切不是幻覺之后。

  禿頂的章永河身上冷汗直冒,他也不是一個特別愚笨的人,田力對沈風如此恭敬,難道說沈風的背景遠遠在田力之上?他剛剛可是對沈風出言不遜的,目前他的生意全部在南名縣,如今把這么一個大人物給得罪了,以后他還要怎么在南名縣混下去!

  李娟和江婷玉是一臉的懊惱,唐可心竟然找到了一個如此帥氣,而且如此有背景的男朋友?這簡直是在小說里才會出現的啊!曾經和她們發生關系的,大多全部是老男人,也只有這些男人才愿意在她們身上花錢。

  華成文捂著自己流血的腦袋,原本他想要炫耀一下自己的人脈,結果現在被打成了豬頭。

  所以說裝.B有風險,要裝需謹慎!

  沈風拍了拍田力的肩膀,說道:“不是你的錯。”

  聽到沈風沒有怪罪的意思,田力終于是放松了一點,可身子依然站的筆直,不能夠在大師面前失禮了,他知道接下來必須要補救一下,好不容易可以在這里遇到大師,他可萬萬不能夠錯過這一次機會啊!要不然下次遇見大師還不知道要什么時候?當然也有可能將來一輩子也遇到不到大師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