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七十一章 指針尋人

  王安雄看著楊老六這個曾經的兄弟,他心里面產生了一絲的不忍心。

  轉而,想到之前楊老六的無情之后,他才漸漸的釋懷了:“老六,路是你自己選擇的,我一直把你當做兄弟看待,甚至還想要把大師介紹給你認識,可你是怎么對待大師的?安心的去吧!念在曾經兄弟一場的份上,我會幫你照顧好家人的。”

  王安雄到底還是心軟了,要知道剛剛楊老六盼著他和沈風死在羅家人手里的,他盼著王安雄下跪求饒,他想要看到王安雄在自己面前搖尾乞憐。

  楊老六身體不停的抽搐了起來,他的眼睛在越瞪越大,或許是知道必死無疑了,心里面產生了同歸于盡的想法,拼盡全力從腰間拔出了黑漆漆的槍:“王安雄,我們在黃泉路上一起做個伴!”

  在拔出槍的瞬間。

  楊老六直接對著王安雄開槍了,可還沒有等他扣動扳機。

  “咻!”的一聲。

  一根筷子穿透了他的手腕,使得他手里面的槍掉落在了地面上。

  這根筷子是沈風甩出去的,他拍了拍王安雄的肩膀,說道:“這種人值得你對他可憐嗎?”

  在話音落下之際。

  楊老六整個人抽搐更加厲害了,如同是羊癲瘋發作了一般,臉上充滿了極致痛苦的神色,喉嚨里想要再開口說話,可他只能夠發出含糊不清的音節了,他心臟跳動的頻率快到了極致,整顆心臟膨脹再膨脹。

  “砰!”的一聲。

  如同是一個氣球被扎破的爆裂聲。

  楊老六躺在地上一動不動了,從他胸口心臟的位置有鮮血在滲透出來。

  楊老六的慘死的確起到了殺雞儆猴的作用,羅建德和羅志勇不敢有任何的歪念頭了。

  羅建德恭敬的說道:“大師,我們以后一切都聽您的,絕不會做出背叛您的事情來。”

  沈風微微點了點頭,說道:“這頓宵夜也吃完了,派人送我們回住的酒店。”

  聞言,羅志勇急忙說道:“大師,您這不是在打我們的臉嘛!現在時間也不早了,今天您和王哥在這里住下來吧!我現在立馬給您去安排房間。”

  對于沈風來說住在哪里都無所謂,被羅志勇這么一說之后,他也懶得趕來趕去了:“那好,我們就在這里住一晚。”

  聽到沈風同意之后,羅志勇和羅建德親自給他們在別墅的二樓安排了兩個客房。

  在一切安排妥當,這對父子回到一樓的大廳之后,他們互相對視了良久。

  羅志勇看了眼斷氣的羅明軒,心里面總有一種難受的滋味,可現在他是連憤怒也不敢滋生。

  羅建德嘆了口氣,說道:“志勇,別想太多了。”

  “我們現在冷靜下來想想,從前我們是太溺愛這混小子了,以他從前在南名縣犯下的事情,要是動真格的話,足夠槍斃他好幾次了。”

  “這件事情估計又是這混小子主動挑起的,剛剛我想通了很多事情,我們羅家在今晚要徹底改變了,你再多找幾個女人,我就不信生不出個小子來。”

  “事情到了這個地步,我們沒有其他的選擇了,除非你我都想要一死。”

  “其實你換個角度想想,以大師神鬼一樣的手段,你說這個世界上有誰可以和他為敵的?”

  “正所謂打狗還要看主人,我們現在就是大師跟前的狗。”

  “你想想二郎神跟前的哮天犬也是一只狗,但我們只要讓主人滿意了,可能我們羅家非但不會衰敗下去,反而會快速在整個華夏國崛起。”

  羅建德已經調整好了自己的心態,對于現在的他來說,除了認命還能夠做什么嗎?

  聽完自己父親這番話之后。

  羅志勇豁然開朗了不少:“爸,你說的不錯,這是我們羅家以后唯一能走的路了,也許做這等人物的一條狗,這也不是一件壞事。”

  羅建德鄭重的說道:“好了,既然我們心里有了決定,那么從這一刻,我們必須要和大師保持一致的步伐,在大師面前我們要保持一顆恭敬的心,不要想著給明軒報仇的事情了,你去把守在外面的人全部叫進來。”

  很快。

  在羅志勇出去了一趟之后,把守在外面的黑衣男人全部走了進來。

  這些人在看到地面上一具具尸體之后,他們臉色全部變換不停。

  羅建德聲音嚴肅的喝道:“不該問的別問,不該想的別想,今晚的事情誰也不能透露出去半個字,要不然我會給你們準備好棺材的,你們應該知道我羅建德說到做到的性子。”

  “如果聽明白了,你們就退下吧!管好你們自己的嘴巴!”

  在一個個黑衣男人退出大廳里的時候。

  別墅二樓。

  沈風所在的房間里。

  王安雄恭敬的站在了旁邊。

  “幫我去拿一個倒滿水的杯子,再找一根針過來。”沈風隨口說道。

  沒多少個小時就要天亮了,他要準備去找自己的父母了,現在他想要先推算一下自己父母在南名縣的哪里?

  由于南名縣和吳州隔了很大一段距離,上次沈風利用天地無極測命術內的尋人辦法,只是推算出了他父母所在的縣城。

  這次沈風打算用天地無極測命術內的另一種尋人之法。

  這種尋人之法更為的細致,只不過對于距離有很大的局限性,只能夠在同一座城市或者縣城中找人,但可以準確的推算出要找的人具體所在的位置。

  王安雄下樓了一趟,在羅建德和羅志勇得知沈風需要杯子和針之后,他們立馬在別墅里找了出來。

  王安雄拿著倒滿水的杯子和一根小針回到了房間里。

  沈風將倒滿水的杯子放在了窗口前的一張桌子上,正好外面的月光可以照進來。

  這種尋人之法,同樣是需要記住要尋找之人的氣息才可以的。

沈風回憶著  自己父母的氣息,隨后,他咬破了手指,將鮮血滴入杯子內。

  他的兩只手掌在空氣之中勾畫著一個古怪的圖案,口中說著某種咒語:“日月星辰,光耀萬物,無處隱匿,聽我召喚……”

  伴隨著他所說的話。

  從外面照進來的月光變得更加濃郁了,整個房間里流動著一種奇特的能量波動,只是幾個瞬間,聚攏過來的月光將房間照的如同白晝一般。

  同時。

  沈風將針放入了杯子內,照理來說,金屬打造的小針肯定會沉入杯子底部的。

  可這一根小針卻神奇的懸浮在了水面之上,整根針在水面上快速的旋轉了起來。

  一圈又一圈,旋轉不停。

  大約一分鐘之后。

  針頭指向了東面的地方,沈風心里面自語道:“爸媽看來在南名縣東面的方向。”

  自語過后。

  他的手指又不停的掐算了起來,他要把自己父母具體的準確位置推算出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