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六十七章 赴會

  強烈推薦:

  南名縣一家醫院的病房里。

  羅明軒經過搶救之后,從昏迷中清醒了過來,他的四肢全部無法動彈了,胸口時不時會有劇痛傳來,回想著昏厥之前的事情,他看著病房里的人,發了瘋似的吼道:“爺爺、爸,我的手腳什么時候可以恢復?我要把那小子給碎尸萬段。”

  病房里除了畢恭畢敬站著的楊老六,還有一個六十到七十歲之間的老者和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人。

  老者穿著一身黑色唐裝,眉宇間充滿了戾氣,他是羅明軒的爺爺羅建德。

  醫生說以羅明軒骨頭碎裂的情況,以后就算可以恢復過來,恐怕也會落下不小的后遺癥,甚至無法像普通人那樣走路了。

  羅建德安慰道:“明軒,你耐心修養上一段時間,很快能夠恢復過來的。”

  另一個中年男人眉頭緊蹙,他是羅明軒的父親羅志勇。

  羅建德四年前退隱了,如今整個南名縣的地下勢力全部掌控在這個男人手里。

  死在他手上的人不在少數,看到自己兒子極有可能會變成殘廢,他心中的怒氣不停上涌。

  羅明軒的母親死的比較早。

  羅志勇后來雖然又娶了一個女人,但生下來的全部是女兒,所以羅明軒是將來羅家的繼承人,從小受到羅家所有人的疼愛,不管他在南名縣犯了什么事情,羅家全部會幫他抹干凈。

  “明軒,你想那小子怎么死?”羅志勇眼眸里殺機迸發。

  羅明軒臉色猙獰的說道:“用槍打爆他的頭,我要親眼看到用槍打爆他的頭。”

  羅志勇點了點頭之后,目光看向了羅建德。

  羅建德在覺察到羅志勇的目光之后,他說道:“楊老六,請他們兩個到我的別墅里吃個宵夜,我想你應該可以辦到的吧?”

  楊老六小心翼翼的問道:“羅老,王安雄在吳州有些地位……”

  羅建德不耐煩的揮了揮手:“王安雄在吳州的確是個人物,可這里是我們羅家的南名縣,他是猛虎要給我趴著,是龍也要給我盤著。”

  “之前吳州不少家族通過電話來打聽過了,他們全部不會插手今晚的事情,我們羅家是這么好惹的嗎?敢把我羅建德孫子的骨頭打斷?”

  “在南名縣好久沒有人敢來挑戰我們羅家的威嚴了。”

  楊老六聽完羅建德的話后,他原本的擔心消散了,看來自己還是太小看羅家了,這次王安雄是龍困淺灘了。

  “羅老,我馬上去請他們過來吃宵夜,您放心好了,我一定會把這件事情辦妥的。”楊老六走出病房后,打電話喊了幾個手下過來,一起趕往君雅酒店了。

  原本回自己房間休息的王安雄,在接到了楊老六的電話之后,他敲響了沈風房間的門。

  很快,沈風便打開了房門。

  王安雄走進房間之后,他說道:“大師,剛剛楊老六打電話給我,說是羅家要請我們現在去吃宵夜。”

  沈風點了點頭,說道:“正好想吃點東西了,可惜啊!羅家燒不出符合我胃口的食物來。”

  “不過,既然別人一片誠意,那么我們就去一趟。”

  沈風想在今晚把麻煩一次性掃干凈,省的之后羅家的人來糾纏不清。

  房間的門沒有被關上了,沈風坐在椅子上閉目養神。

  好一會后,有腳步聲傳了過來。

  很快,楊老六走進了房間,在他身后跟著十個身體碩壯的大漢,他們的腰間全部鼓鼓的,一眼就可以看出里面藏了槍。

  “王安雄,這次我想要和你好好敘敘舊的,沒想到最后我們會變成這樣,為了一個江湖騙子,你這么做值得嗎?我可是你的兄弟。”楊老六臉色很平靜。

  王安雄冷笑了一聲,說道:“楊老六,以前你在我手下做事的時候,不管我做出什么決定,你全部會義無反顧的支持,我做出的決定從來不會有錯。”

  楊老六嘲諷道:“你老了,每個人總會有選擇錯誤的時候,走吧,羅老的宵夜應該已經準備好了,保證可以讓你們兩個滿意。”

  “念在曾經兄弟一場,不要讓我為難了,要讓我動手拿下你們,這樣可不太好!”

  沈風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他從始至終沒有看一眼楊老六,他對著王安雄說道:“我們走。”

  走出君雅酒店。

  沈風和王安雄坐上了楊老六車子的后座。

  駕駛車子的是楊老六的一名手下。

  在車子啟動之后,坐在副駕駛上的楊老六,他看著窗外漆黑的夜色,說道:“王安雄,你在吳州不是很風光嗎?你知道嗎?其實我心里一直妒恨著你,要不然當年也不會自己離開了,我覺得一點都不比你差,憑什么我要在你手底下做事?”

  “你和吳州的各大家族應該有不錯的關系吧?他們今晚肯定會出手幫你的,看來你是胸有成竹了。”

  楊老六不禁嘲弄著,他看到王安雄平靜的表情,心里面莫名的煩躁了起來。

  原本這次他是想要好好招待王安雄的,沒有抱著和王安雄撕破臉的心思,只是計劃趕不上變化。

  見王安雄和沈風都沒有開口說話。

  楊老六拿出了一把黑漆漆的槍,把槍口對準了沈風,說道:“小子,你不是什么大師嗎?你最好可以擋子彈才行,要不然這頓宵夜才剛剛開始,你就得要吃趴下了。”

  看到沈風面對黑洞洞的槍口,竟然臉上的表情還是沒有任何變化,他眼眸一凝:“故作鎮定,我看你可以裝到什么時候?”

  他重新把槍給收了起來。

  車子在行駛了一個多小時之后,在一棟別墅外停了下來。

  只見在別墅門口站著一個個穿著黑衣的男人,他們腰間全部是鼓了起來。

  楊老六第一個走下了車子,他給王安雄開了車門,低聲說道:“怎么樣?現在后悔了嗎?你所積累的一切,可能會在今晚毀于一旦,你完全是自作自受,我可是提醒過你了。”

  王安雄冷眼看著楊老六,他真替曾經這個兄弟悲哀,一旦大師出手,這里有誰可以阻攔的?

  羅家人是把閻王爺請來吃宵夜了,可他們還極為的樂呵著呢!

...166網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