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六十二章 大巴車的吸引力

  (女生文學)

  沈風思索了片刻后,他把一級靈咒符的事情說了出來。

  聞言。

  田力搶著第一個說道:“大師,這是我們應該做的,我們絕對不會把今天的事情說出去的。”

  其余人看到田力這個總是搶在第一個拍馬屁的家伙,他們氣的是牙癢癢,這年頭想要搶先拍個馬屁也不容易啊!

  飛機上的所有人沒有任何一絲抱怨,他們已經把沈風當做神仙看待了,甚至心里面愿意為沈風去做任何事情。

  沈風看到這些人表態之后,他頗為滿意的點了點頭,準備走下飛機去勾畫一個巨大的靈咒符了。

  幸好飛機落在了山林里,暫時沒有引起周圍人的注意。

  在走下飛機后,沈風用剩余的毛筆和朱砂等材料,在地面上勾畫出了一個巨大的一級靈咒符,雖說只是一級靈咒符,但其面積覆蓋的很大,靈氣自然也消耗的多,再有他剛剛才強行勾畫出一個三級騰空符。

  在將一個巨大的一級靈咒符勾畫完畢之后,他的臉色再次變得蒼白了起來,說道:“所有人全部站在靈咒符內。”

  田力、王安雄和長腿空姐他們有秩序的站到了靈咒符里,原本沈風沒想讓王安雄站到里面去。

  可王安雄為了表示他對沈風的忠心耿耿,他執意要和田力他們一起站在靈咒符內。

  隨后,頗為無奈的沈風,他將一級靈咒符給激發了。

  從符箓內爆發出無數青色的光點,最后進入了這些人的身體之內。

  看到符箓內爆發出的光點進入自己體內,田力他們全部是緊張無比,在沒有感覺到體內有任何不適之后,他們終于是完全放心了下來。

  長腿空姐和大胸脯空姐已經利用通訊設備求救了,沈風開口問道:“這里距離南名縣還有多遠?”

  聽到沈風的問話之后,所有人全部來了精神,王安雄對附近并不熟悉,他一時間倒也回答不上來。

  田力看著幾個躍躍欲試想要回答的人,他看出這些人不敢確定,他立馬說道:“大師,您這次要去南名縣嗎?我在南名縣投資了兩家飯店,隔段時間便會在南名縣住上一段日子,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這里距離南名縣只有兩個多小時的車程。”

  “待會等救援人員到了這里,他們肯定會開幾輛車子過來,到時候我可以和大師您一起上路,我也要回南名縣的飯店去看看。”

  在南名縣沒有正式的機場,這架飛機原本是降落在南名縣旁邊一座城市中的,只不過距離南名縣非常的近。

  沈風不想和田力廢話,他盤腿坐在地面上調息了起來,以他現在的修為連御劍飛行也做不到,要不然直接帶著王安雄離開了。

  見沈風沒有理睬自己,田力也不敢多廢話了,老老實實的站在了一旁。

  大約過了一個多小時之后,救援人員終于是到場了,由于這里的地形比較偏,所以他們來的慢了一些。

  除了救援人員之外,還跟著來了一批警力。

  這些警務人員當場詢問起了在飛機發生的事情,田力等乘客早已經是統一了說辭,說是他們合力將飛機上的歹徒給殺了,最后在沒有駕駛員的情況之下,飛機竟然幸運的安全落在了這里。

  見所有人的說辭口供全部一模一樣,警務人員沒有太多的懷疑,他們帶著沈風等人往山林外走了。

  在飛機上受傷的一名老頭和中年男人,他們被醫務人員抬上了擔架,只留下了一部分警力來看守落地的飛機。

  沈風的模樣看上去像是普通的大一學生,警務人員根本沒有注意到他。

  在山林外面。

  有一輛大巴車、兩輛救護車和五輛越野車停靠著。

  田力站出來對著警務人員,說道:“該問的你們都問了,我們也留下了聯系方式,今天可以讓我們回去休息了嗎?我要回南名縣,直接送我回南名縣吧!”

  這些車子原本就是用來接飛機上的乘客的,只是這么多乘客,他們要去的地方不一樣怎么辦?他們只能夠送這些乘客去一個中心地點,比如說他們原先要抵達的機場。

  可誰知道在田力的話剛剛說完的時候。

  那些飛機上乘客的眼睛全部亮了起來,長腿空姐急忙說道:“我也要去一趟南名縣。”

  大胸脯空姐立馬說道:“我今天要住在南名縣一個親戚家里。”

  鬼知道她在南名縣有沒有親戚!

  其余乘客全部嚷嚷著要去南名縣,這讓警務人員產生了疑惑,可這樣倒也方便了不少。

  警務人員讓乘客先走上大巴車,這些乘客在看到沈風往大巴車的方向走去之后,他們腳下的步子才動了起來。

  一旁還有幾輛越野車可以坐人,警務人員好心讓后面的乘客坐到越野車上去,這樣可以寬敞一些。

  可這幾個乘客臉紅脖子粗的嚷嚷了起來,他們就算是一路站著也要走上大巴車,他們原本又不是去南名縣的,只是想要和沈風這位神仙多待一會。

  在警務人員一頭霧水的時候,飛機上受傷的老頭和中年男人,他們要被抬上救護車了。

  那個手臂被刺傷的老頭,他不依不饒掙扎了起來,吼道:“我要坐大巴,我的這點傷沒有大礙,我從來沒有坐過大巴車,我這輩子的夢想就是坐一次大巴車。”

  沒坐過大巴?

  簡直是扯淡!

  這個老頭也不知道是哪里來的力量?他從擔架上滾了下來,根本不管醫務人員,快速的朝著大巴車走去了。

  中年男人的傷勢比較嚴重,但暫時也被控制住了,他怎么能夠錯過和神仙打交道的機會?他不管不顧的說道:“把我抬上大巴車,我不需要你們的治療了。”

  一名醫務人員皺著眉頭,喝道:“你們是瘋了嗎?剛剛那位老先生的傷暫時沒事,可你必須得要去醫院。”

  中年男人耍起了脾氣來,現在誰要是讓他錯過了和神仙多待一會的機會,他就和誰急。

  他怒道:“好,你們抬我上救護車吧!不過,我記住你們了,到時候我會投訴你們,而且你們休想要讓我付任何一分錢的醫療費。”

  聽到這話之后,醫務人員恨不得抽他兩耳光的,他們氣的將擔架放了下來。

  看到中年男人臉上頓時露出了喜悅,迫不及待的爬向了大巴車,這讓他們是哭笑不得的。

  目光集中在朝著大巴車踉踉蹌蹌走去的老頭和緩慢爬過去的中年男人身上,難道一輛大巴車真的對他們有這么大的吸引力嗎?

  從大巴車上走下來幾名乘客將他們兩個扶了上去。

  在踏上大巴車的那一刻,老頭和中年男人仿佛是找到了組織一般,他們臉上是化不開的笑容。

  一名負責的警務人員,他對著醫務人員說道:“他們可能是受到驚嚇了,所以有點不太正常,他們兩個的傷勢怎么樣?”

  一名醫務人員回答道:“暫時都沒有生命危險了。”

  那名負責的警務人員點頭道:“那就好,先隨他們去吧!等到了南名縣,再送他們去醫院。”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