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五十八章 非人類

  光頭男人將手中的匕指向了田力,一臉玩味的說道:“你是隱秘部隊退役的?我今天正好想活動活動筋骨。八一中文★網★★★8√1★”

  長腿空姐和大胸脯空姐嚇得花容失色,可看著地上手臂不停流血的老者,她們也不知道是哪里來的勇氣,竟然敢在這個時候站出來。

  “這位老先生哪里讓你們不滿意了?他根本對你們造不成威脅。”長腿空姐強行鎮定的嬌喝道。

  大胸脯空姐找出了急救箱,她想要幫老者將手臂上的傷口給包扎起來。

  站在光頭男人身后的兩個肌肉男,他們身上的肌肉如同要爆炸一般,其中一人左邊一只眼睛是瞎的,另一個臉上的皮膚非常的黑。

  獨眼肌肉男和黑臉肌肉男舌頭舔了舔嘴唇,看向長腿空姐和大胸脯空姐的眼眸里閃爍著某種瘋狂的渴望。

  獨眼肌肉男對著光頭男人,說道:“趙哥,兄弟幾個為了今天的計劃,可是好幾天沒有開葷了,反正這些人也不能夠活著回去了,要不然讓我們在飛機上開開葷?”

  黑臉肌肉男贊同的點頭:“趙哥,我等不及了,你看這兩個小娘們,一個雙腿這么的勾人,還有一個像頭奶牛。”

  光頭男人看了眼長腿空姐和大胸脯空姐之后,他淡漠的說道:“開葷可以,先要把這些人全部控制住,到時候你們想要玩多久都可以。”

  黑臉肌肉男和獨眼肌肉男聞言,一臉興奮的攔住了長腿空姐和大胸脯空姐。

  獨眼肌肉男笑道:“兩位美女,你們在忍耐一會,待會哥幾個讓你們好好爽爽。”

  長腿空姐和大胸脯空姐自然知道這些人話里的意思,被攔住了之后,她們根本無法去救治手臂流血的老者了。

  光頭男人再度將目光集中到了田力身上,剛剛他之所以拿身旁的老頭開刀,完全是殺雞儆猴,先要把節奏控制在自己的手里。

  “那個隱秘部隊退役的家伙,你過來和我玩玩。”光頭男人冷笑著說道。

  長腿空姐和大胸脯空姐一臉期待的看著田力,剛剛雖說她們認為田力在吹牛,但在這種時候,她們真希望田力說的全部是真的,

  剛剛被兩位空姐一打岔,田力頓時有一種逃過一劫的感覺,如今看到光頭男人再次盯上了自己,他哪里還顧得了面子,對于空姐期待的目光視而不見,聲音顫抖的說道:“我的確和隱秘部隊有點關系,只不過我在里面只是一個看門的。”

  長腿空姐和大胸脯空姐臉上露出了鄙夷,這種人也配稱之為男人嗎?

  在頭等艙里終于有人看不過去了,只見一個三十歲左右,身體還算碩壯的男人站了起來:“各位,你們還等著做什么?在頭等艙里他們只有三個人,我們用得著怕他們嗎?”

  只是在中年男人話音剛剛落下的時候,光頭男人的身影便沖了出去,他的度很快,一看就是經過特殊訓練的。

  在中年男人還沒有反應過來之際,他手中的匕已經刺入了中年男人的腹部。

  “噗嗤!”一聲。

  匕拔出,溫熱的鮮血頓時從中年男人的腹部噴灑而出,他捂著傷口,整個人漸漸的朝著地上倒去了。

  頭等艙里的女人看到這一幕,她們喉嚨里是尖叫連連。

  長腿空姐和大胸脯空姐出奇的沒有喊叫,只是她們的臉色變得更加蒼白了。

  “我記得剛剛說過了,不要惹我生氣。”光頭男人舔了舔匕上的鮮血。

  這次的機票是王安雄訂的,他知道大師迫切的想要抵達南名縣,可在這個節骨眼上,竟然生了這種事情?他一眼就看出光頭男人他們的身手絕對不俗,在他想要站起來的時候,沈風的手掌按在了他的肩膀上,說道:“讓我走出去。”

  王安雄對于擁有神鬼莫測手段的沈風,有著一種來自于心底的敬畏,他說道:“大師,這次我是辦事不利。”

  以他的身手根本解決不了這些人的,只是他跟著沈風一起走了出來。

  沈風隨口說道:“你不必太自責。”

  這里的對話清楚的傳到了很多人耳朵里,一些人充滿疑惑的看著了這邊。

  光頭男人的目光盯著沈風:“小子,沒想到你還是大師?說來給我聽聽,你該不會是功法大師吧?”

  他完全沒有把沈風放在眼里,畢竟對方的模樣像是一個剛剛踏入大學的學生,他的臉色陡然猙獰:“我看你就是一個書呆子,和你旁邊的人串通起來,在我面前裝神弄鬼?給我滾回椅子上去,難道你也想要讓我生氣嗎?”

  沈風沒有開口,一步步朝著光頭男人走去。

  最后他停在了光頭男人面前,平淡的說道:“我不管你們想要做什么,我只要飛機準時抵達目的地。”

  什么?

  這小子在說什么?

  他以為自己在對誰說話?

  不僅光頭男人和他的同伙愣住了,整個頭等艙內,除了王安雄以外,所有人全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這小子該不會是瘋了吧?

  光頭男人在回過神來之后,他嘴角露出了一抹殘忍的笑容,手中的匕快朝著沈風的胸口刺了過去。

  長腿空姐和大胸脯空姐想要沖過去,可惜被獨眼肌肉男和黑臉肌肉男給攔住了,畢竟沈風長得白白凈凈的,典型的一副大學生模樣。

  頭等艙里的不少人終于重新鼓足了勇氣,尤其是一些男乘客,一個個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不管這小子是不是瘋了,他們也看清楚現實了,如果他們不反抗的話,那么恐怕最后也不會落得什么好結果的。

  可他們來不及去幫助沈風了,只有王安雄依舊比較鎮定。

  沈風抬起了右手臂,用自己的手掌擋在了匕前,

  光頭男人手里的匕非常鋒利,以他的力量要刺穿普通人的手掌是輕而易舉的。

  長腿空姐和大胸脯空姐,喉嚨里喊道:“住手!”

  只是光頭男人根本不會聽她們的,他手中匕刺出的度更加快了,他仿佛可以看到匕刺穿沈風的手掌,然后對方倒在地上哇哇亂叫的場景了。

  田力哆嗦的搖了搖頭,他低聲對著王安雄說道:“你們以為這種匪徒,是靠著坑蒙拐騙可以治服的嗎?太不自量力了。”

  在其余人全部以為沈風要遭殃的時候。

  “咔嘣!”一聲。

  匕刺在了沈風的手掌心里,鮮血淋漓的一幕并沒有生。

  光頭男人手里的匕直接斷裂了。

  頭等艙里瞬間變得寂靜無聲。

  這是怎么回事?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手掌擋匕!最后鋒利的匕斷裂開來?而沈風的手掌卻完好無損?這是鐵砂掌嗎?

  要知道剛剛這把匕已經捅了兩個人了,所以這把匕是貨真價實的鋒利。

  這個小子的手掌是用什么做的?

  簡直是非人類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