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五十七章 該你上場了

  在馮凱和李永賢送姜元中去醫院的時候。

  許東聯系到了王安雄,他們在機場內互相碰面了。

  錢胖子跟著一起來送沈風,在他和王安雄得知機場外發生的事情后,他們頓時火冒三丈的,這個世界上不知死活的人怎么會有這么多?大師豈是什么阿貓阿狗可以惹的!在他們想要沖出去的時候。

  沈風擺了擺手,說道:“不必如此,我現在沒心情把時間浪費在這些人身上。”

  王安雄和錢胖子也知道這次沈風去南名縣是找父母的,他們暫時壓制住了心里面的怒火。

  沈風對著許東和錢胖子,說道:“你們先回去吧!我在南名縣不會逗留太久,等找到我的父母之后,我立馬會回吳州的。”

  許東和錢胖子不敢違背沈風的話,有王安雄陪著,他們也可以放心的離開了。

  王安雄在吳州算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很快便有機場的負責人來親自接待他了,一切手續直接快速通過,根本不需要排隊什么的。

  飛機誤點了半個小時之后,沈風和王安雄才登機,在頭等艙里找到了位置之后,他們便坐了下來。

  陸陸續續有乘客走上飛機,和沈風隔了一條過道的位子上,坐下了一個尖嘴猴腮的中年男人,脖子里掛著一根很粗的金項鏈,手腕上戴著一塊金表,看上去十足典型的暴發戶。

  這尖嘴猴腮的中年男人,看到一名長腿空姐從自己身邊經過的時候,他笑道:“美女,方便留個電話嗎?我一看就和你非常有緣啊!你可不要看我樣子長得寒磣,哥哥我可是一個有故事的男人。”

  長腿空姐一雙腿無比的吸引人,讓男人看了全部會暗吞口水,她的模樣也在八十五分以上,臉上露出了職業性的微笑:“先生,不好意思,現在是工作時間,我不方便把我的電話告訴您。”

  尖嘴猴腮的中年男人,他不依不饒的說道:“美女,看來你和其他女人一樣膚淺,看人不能夠光看外面的,哥哥我當年在華夏國的隱秘部隊里待過,曾經在國外多次執行任務,幾乎每次都是九死一生的。”

  他佯作嘆了口氣后,繼續說道:“只可惜啊!我在一次任務中,右腿不幸斷裂了,你不要看我現在這條腿好像沒有任何事情,你知道我所在的隱秘部隊,里面的選拔是多么的嚴苛嗎?后來在傷勢恢復以后,我的速度沒有以前快了,最后被迫退伍。”

  “退伍后,我開始經商了,僥幸賺了一點小錢。”

  說話間,中年男人故意伸了伸自己戴著金表的手腕,另一只手抓了抓脖子,讓空姐的注意力集中在他的手表和項鏈上。

  長腿空姐禮貌性的說道:“先生,您這個故事編的不錯,現在我要工作了,請您不要再打擾我。”

  碰了一鼻子灰之后。

  中年男人臉色訕訕,佯作鎮定的咳嗽了一聲,看向了和自己隔著一個過道的沈風:“小兄弟,這種女人就是沒有見識,能夠坐在同一架飛機上也算是有緣,我叫田力。”

  沈風眉頭微微一皺,這個尖嘴猴腮的男人太喜歡廢話了。

  王安雄看到沈風皺眉之后,他說道:“大師,您坐里面吧!讓我坐在外面。”

  沈風點了點頭,和王安雄換了一個位子。

  田力在聽到王安雄叫沈風這么個毛頭小子為大師,他臉上的神色微微一愣,看著王安雄,輕蔑的問道:“不知這位小兄弟是哪一個行業的大師?”

  王安雄不耐煩的喝道:“閉上你的嘴巴,你難道沒聽過禍從口出嗎?有時候說錯了話,這可是會死人的。”

  覺察到王安雄眼眸里的刺人感,田力的身子微微一縮,可他口中還是說道:“不和你們這些人一般見識,你們以為我剛剛是在吹牛嗎?當年我在隱秘部隊的時候,解決了不少和我們國家敵對的特工,現在我的身手還是數一數二的。”

  王安雄也算是有點見識的人,他自然看得出田力是在放屁,就這么一個人會是從華夏國隱秘部隊退役的?

  正當這時。

  長腿空姐逐個下來提醒乘客系好安全帶了。

  沈風閉上了眼睛,飛機要抵達目的地需要兩個多小時,他身體之內的帝王訣運轉了起來。

  如今修為提升到了后天七層,他想要盡快突破后天,跨入先天之內。

  王安雄自然不會去打擾閉上眼睛的沈風。

  隨著時間推移,飛機起飛了。

  在飛機飛穩了之后,長腿空姐和一名胸脯傲人的空姐,推著手推車逐個的分發水和午飯了。

  剛剛吃了長腿空姐的閉門羹之后,這次田力將目標轉移到了大胸脯空姐身上,口口聲聲的說他當年的確是在隱秘部隊里的,可惜大胸脯空姐也完全不搭理他。

  在飛機起飛了一個小時之后。

  “啊”

  忽然從頭等艙里傳出了一道尖叫聲。

  緊接著,從經濟艙里也有尖叫聲傳來,只見在頭等艙前面的座位上,一名光頭男人將坐在他旁邊的一個老頭給一腳踢在了地面上。

  他從口袋里拿出了一支類似鋼筆的東西,不過,要比鋼筆粗上不少,微微一扭,直接從里面彈出了一個鋒利的刀刃,也不知道他是如何躲過安檢,將這一把特殊的匕首帶上飛機的。

  光頭男子從椅子上站了起來,隨后在頭等艙里立馬又有兩個男人站在了他身后,一臉冷笑的看著這些乘客。

  將匕首刺入了倒在地上的老頭手臂里,接著光頭男人又殘忍的拔了出來,吼道:“從現在起,這架飛機由我們控制,不要指望駕駛艙,所有一切全部在我們的掌控中,你們最好給我聽話一些,要是我讓我生氣了,后果可是非常嚴重的。”

  沈風睜開了眼睛,他只想要順順利利的抵達目的地,怎么有如此多的人不讓他如愿?

  他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看了一眼之前一直說自己是隱秘部隊里的田力,如今這貨是縮在椅子里,身體瑟瑟發抖的。

  他對著田力,說道:“這位在隱秘部隊退伍的朋友,該你上場了,這幾個小角色,以你的經驗分分鐘就可以解決了吧?”

  光頭男人他們的目光瞬間集中在了田力的身上。

  田力臉上的肌肉都抽搐了起來,額頭冒出了豆粒大小的汗珠,一個著急,差點直接尿在了褲襠里。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