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五十六章 嚇破膽了

  馮凱和李永賢的眼睛瞪得巨大無比,看到自己師父無比凄慘的模樣,喉嚨變得干澀無比,嘴巴里瘋狂的吞咽著口水,他們師父在韓國跆拳道界,實力絕對是數一數二的,可眼下在沈風這小子面前,怎么變得如此的不堪一擊了?

  姜元中一腳踢在沈風的手臂上,結果他自己的腿直接斷裂了!

  而沈風看似輕輕的一腳卻把姜元中踢飛了出去?還把他胸口的骨頭踢得凹陷了下去?

  馮凱和李永賢從始至終都太低估沈風的實力了,之前他們還想要讓自己的師父扇動其余跆拳道宗師?如今看來,就算韓國的其余跆拳道宗師來了,恐怕最后也會落得慘敗的下場。八一くく81

  許東走到了沈風的身旁,看了眼倒在地上抽搐的姜元中,這是他早就預料到結局了,敢和他的師父動手?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算哪根蔥!

  回過神來的李永賢,眼眸里閃過恐懼和不甘心,他腦中靈光一閃,口中說著極為不標準的華夏國語:“大家來看看,難道你們華夏國就是這么欺負國際友人的嗎?不是說華夏國是禮儀之邦嗎?現在我師父被人莫名其妙的打成了重傷,這會讓我們這些國際友人很心寒。”

  原本這邊的動靜就吸引了一些路過的人,而李永賢這一嗓子是起到了更加大的吸引作用。

  一些不明真相的群眾朝著這邊走了過來。

  沈風是真的不耐煩了,他不想在這里耽誤時間,在李永賢又想要開口的時候,他的手臂輕輕一揮,從他的手臂里沖出了三道靈氣。

  這三道靈氣快的沒入了李永賢他們三人的喉嚨里,只聽見他剛剛說出一個“你”字,他喉嚨里的聲音戛然而止,整個人是憋得臉紅脖子粗的,可他的喉嚨里再也不出任何聲音來了。

  一旁的馮凱見狀,他也認為用這種方式攻擊沈風,這是現在唯一的辦法了,在看到自己的師兄突然不說話了,心里面感到疑惑的同時,他想要替自己的師兄扇動周圍群眾的情緒,只可惜他的喉嚨里同樣是連一個屁也說不出來。

  姜元中聽到李永賢的話后,他的身體是抽搐的更加厲害了,身為韓國跆拳道界數一數二的人物,他也不喜歡獲取其他人的同情,只是當他要訓斥自己這個徒弟的時候,他同樣現自己的喉嚨里不出聲音了。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師徒三人互相對視了一眼,喉嚨里莫名其妙的失聲了,他們記得剛剛沈風揮了一下手臂的,難道說……

  一些群眾圍過來之后,有人問道:“這里是怎么回事?”

  剛剛沈風和姜元中他們生沖突的時候,倒是正好有人目睹了這一切。

  一名有愛國情結的中年男人,他義憤填膺的指著姜元中、李永賢和馮凱,說道:“大家不要聽信他們所說的話,是這幾個棒子主動挑釁這個小伙子的,他們剛剛還說要打斷這小伙子的手腳,現在他們被這小伙子打趴了,竟然還有臉說出這樣無恥的話來。”

  這位中年男人的話引起了周圍群眾的共鳴。

  端午節是起源于韓國的?

  文字印刷也是起源于韓國的?

  近些年類似的言論層出不窮,這明明是屬于我們華夏國的文化產物,竟然被這些無恥的家伙硬生生的按在了自己的頭上?

  “丫的,這些棒子就是無恥,竟然敢在我們華夏國的土地上睜著眼說瞎話!我的拳頭已經饑渴難耐了。”

  “我們華夏國人在自己的土地上能被欺負嗎?大家還在等什么?打他們丫的。”

  群眾里有幾個脾氣比較暴躁的人,在他們的暴喝之后,所有人的情緒全部被調動了起來。

  沈風見狀,他的手臂再度一揮,從他的手里又沖出了靈氣,鎖住了李永賢等人身上多處穴位。

  隨后,他便對著許東,說道:“我們走。”

  在他和許東剛剛跨出步子,周圍的群眾是一擁而上。

  馮凱和李永賢等人見此,他們想要移動身體,可他們竟然悲劇的現自己無法動彈了?

  只能夠眼睜睜的看著群眾圍攻過來,在他們身上是一陣的拳打腳踢。

  馮凱感受著身上的疼痛,他真想哭著喊:“我不是棒子啊!”

  可惜他喉嚨里根本不出音節了,只能夠任由著別人攻擊在他無法動彈的身體之上。

  片刻之后。

  這些群眾過足了手癮,他們紛紛離開了,沒一會的時間,所有人就散去了。

  只剩下馮凱、李永賢和姜元中倒在地上,由于姜元中模樣看上去比較凄慘,圍觀群眾倒是對他頗為照顧,只是用鞋底狠狠和他的臉親密接觸了一下。

  這對于姜元中來說,簡直是比打他還要難受,他氣的差點昏厥過去。

  沈風的靈氣逐漸在他們身體里失去效果之后,馮凱等人喉嚨里的聲音和身體的行動能力全部恢復了。

  李永賢蹲在了自己師父身旁,樣子是鼻青臉腫的:“師父,我們接下來要怎么報仇?”

  受了嚴重傷勢的姜元中,他拼盡力量抬起了右手手掌,猛的朝著李永賢的臉上扇了過去。

  “啪!”的一聲。

  李永賢差點被這一巴掌扇的咽過氣去。

  姜元中吼道:“報什么仇?剛剛他揮了一下手,我們的喉嚨里就不出聲音來了,后來你們沒看到他又揮了一下手臂嗎?緊接著我們的身體也無法動彈了。”

  恐懼在他的眼眸里無限擴散,身體一個勁的哆嗦,他是被嚇破膽了:“這樣的人是我們可以報仇的嗎?擁有這樣能力的人,他們想要神不知鬼不覺的殺死我們,簡直比捏死一只螞蟻還簡單。”

  “記住,從今往后,不準提起今天的事情,這次我被你兩個給害慘了,這樣的人物根本不是我可以得罪的。”

  馮凱和李永賢回想著自己剛剛身體的變化,他們雙腿一軟,身子里的力量仿佛被抽干了,被自己師父這么一提醒,他們現在哪里還有勇氣去報仇?

  尤其是曾經和沈風是高中同學的馮凱,他知道從今天起,他不能夠在動任何找沈風麻煩的念頭了,除非他嫌自己的命太長了。

  “你們兩個愣著干什么?想讓我死嗎?趕緊送我去醫院。”姜元中暴喝道。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