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五十五章 我還沒用力

  李永賢就滿臉陰沉的咬牙道:“師父,您怎么沒有聯系跆拳道界的其余宗師?那小子對我們的跆拳道非常的不屑,在他眼里我們的跆拳道就是垃圾。”

  姜元中皺了皺眉頭,他說著蹩腳的華夏國語:“只是一個毛頭小子,他夠資格驚動我們整個韓國跆拳道界嗎?而我在韓國跆拳道界內,實力可以穩穩的排入前三,這次我會親自打斷他的手腳,讓他后半生不能自理。”

  近些年,不少華夏國在韓國留學的學生,拜在了他的門下學習跆拳道,這讓他慢慢會說一些華夏國語了。

  馮凱和李永賢清楚自己師父的實力,如果是他們和姜元中對戰,那么絕對會在一招內敗北的。

  李永賢相信自己的師父也可以一腳踢斷他的骨頭,沈風既然是馮凱的同學,那么肯定和馮凱一樣大,如此一個年紀的人,就算他再如何的天才,實力肯定也比不上他師父的。

  李永賢說道:“師父,您說的不錯,我看那小子只是骨頭硬了一點,以您的實力要打斷他的骨頭不是什么難事!”

  接著,他又對馮凱說道:“師弟,你現在立馬想辦法聯系到那小子。”

  見馮凱沒有絲毫反應,李永賢正想要再次開口提醒。

  “師兄,看來連老天也在幫著我們,你看那是誰?”不等李永賢說出話,馮凱臉上露出了瘋狂的神色,之前去醫院里檢查,他的胃、肝臟和腎臟有不同程度的損傷,好在經過及時的治療,暫時沒有什么后遺癥留下了。

  李永賢順著馮凱的手指看到了沈風,他臉上隨即浮現了猙獰之色,他這條腿是徹底的廢了,就算骨頭愈合了,也不能夠激烈的運動了,以后更別說是用這條腿去攻擊別人了。(wwW.mian花tang.la無彈窗廣告)

  “師弟,你說的不錯,這樣我們倒也是省去了不少的麻煩,他這是自己來送死了。”

  李永賢手掌緊緊的握成了拳頭,又對著姜元中,說道:“師父,就是這小子,是他傷了師弟,還打斷了我的腿。”

  姜元中點了點頭之后,目光看向了沈風,見對方的模樣看上去好像比馮凱還要年輕,他也沒有感覺出這小子有什么特異之處?他一步步朝著沈風走了過去:“是你傷了我的兩個徒弟?還把我其中一個徒弟的腿給打斷了?”

  被姜元中攔了下來,沈風不耐煩的皺著眉頭,許東則是跨前了一步,吼道:“讓開,不要擋住我們的去路。”

  李永賢拄著拐杖阻攔了許東,他雖然斷了一條腿,但他還是有一點戰力的:“該讓開的是你,我們要找的是這小子,不關你什么事情,你給我滾到一邊去。”

  許東可不容許有誰冒犯了自己的師父,他已經隨時準備動手了。

  姜元中突然覺得自己不遠萬里來到吳州,竟然是來挑戰一個毛頭小子,這件事情傳到韓國跆拳道界肯定會被人笑話的。

  之前是自己欠考慮了,在自己兩個徒弟的訴苦下,他一時沖動就來到了吳州,現在沒有退路了,他淡漠的說道:“小子,和我來一場比斗,等我將你的手腳打斷了之后,你再向我的兩個徒弟道歉,這件事情就算過去了,你看如何?”

  聽著姜元中的語氣,這么做貌似已經算是放沈風一馬了,他好像是認為自己必定會贏了沈風的,而且可以將沈風的手腳給全部打斷。

  沈風沒興趣和姜元中廢話,他說道:“沒空!”

  說完,他想要從姜元中的身旁繞過去,他現在沒心情和這些蒼蠅糾纏。

  只是姜元中明顯不會讓沈風如愿的,他在看到面前這個毛頭小子,竟然直接無視了自己?

  他在韓國的跆拳道界可是宗師級的人物,根本無法忍受這種藐視,心中的怒火頓時蒸騰了起來:“小子,你們華夏國人這么沒禮貌嗎?今天你必須要接受我的挑戰。”

  馮凱以為沈風是害怕了,他冷笑的嘲諷道:“沈風,之前你不是挺牛的嗎?如果你是個男人,那么你就答應我師父的挑戰,我師父會讓你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跆拳道。”

  許東看到這些人竟然是來挑戰自己師父的?他們簡直是嫌自己的命太長了。

  在他看來自己師父這等神仙般的人物,可是刀槍不入的,區區一個跆拳道宗師算個屁啊!

  看來不解決了幾只蒼蠅,他們會一直沒完沒了的,沈風平淡的說道:“動手吧,給你三十秒的時間,你不是高手嗎?三十秒足夠了吧?”

  沈風想要直接在這里一分高下。

  這也正合了馮凱和李永賢的意,他們迫切的看著自己的師父。

  姜元中是徹底的怒了,原本他想要在跆拳道館里把沈風給打殘,現在他顧不得那么多了,心里面的戾氣猛的竄了出來。

  這小子好大的口氣!

  他會讓這小子清楚跆拳道的可怕,清楚他姜元中實力的可怕!

  許東見沈風答應給姜元中三十秒,他便也平靜了下來,心里面不停的搖著頭,自己的師父根本不可能會輸。

  沈風估摸了一下時間:“你還剩二十秒。”

  聽到沈風不緊不慢的話,姜元中怒目圓瞪的,身子一動,動作極為的順暢,一個側旋踢朝沈風的臉踢了過去。

  姜元中的跆拳道宗師稱號,絕對不會混過來的,只見他這一腳威力非凡,甚至還有勁風刮到了沈風的臉上。

  馮凱和李永賢很了解自己的師父,他們看得出這一個側旋踢,自己師父幾乎是使出了全力,如果這一腳踢中臉,恐怕沈風的脖子也會受到這一腳的力量,最后導致扭斷的。

  如果在這里死人了,那么他們兩個也有責任,只是在他們看到沈風伸出右手臂擋在了自己的臉旁邊之后,他們松了一口氣,有了手臂的阻擋,沈風的脖子應該不會被踢斷了,不過,他這條手臂里的骨頭絕對會斷裂的。

  他們曾經不止一次見過自己的師父,直接一招踢斷了對手的骨頭,況且這一個側旋踢,他們的師父完全沒有腳下留情。

  “砰!”

  “咔嚓!咔嚓!”

  姜元中的腿踢在了沈風的手臂上,空氣中響起了細密的骨頭碎裂聲。

  馮凱嘲弄的說道:“沈風,別以為被踢斷一條手臂,這樣就結束了,這個挑戰是你接下來的,今天你剩下的一條手臂和兩條腿也休想要完好無損。”

  只是左等右等,等不到沈風痛苦的慘叫聲。

  而姜元中臉上的表情陡然巨變,他感覺自己的腿好像是踢在了一塊鋼板之上。

  一陣陣劇痛從腿中傳來,他臉上爬滿了驚恐之色,他這條腿曾經不知道踢斷了多少人的骨頭了!眼前這小子到底是誰?他到底是一個什么怪胎?他手臂里的骨頭怎么會這堅硬?而且貌似從始至終他都風淡云輕的,承受了他全力一腳,步子都沒有移動一下?

  修為提升到后天七層之后,沈風的仙帝之軀又恢復了一些。

  馮凱和李永賢發現了自己師父臉色的不對勁,在他們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

  沈風隨意一腳踢在了姜元中的胸口。

  “砰!”的一聲。

  姜元中的身體頓時倒飛出去了兩米遠,胸口的骨頭完全凹陷了下去,嘴巴里不停冒出鮮血來,像條死狗一樣趴著站不起來了,只是身體一個勁的抽搐著。

  沈風聳了聳肩膀,一臉無奈的說道:“不好意思,我還沒用力,不知道你的身體這么脆弱。”

  “現在我是見識到了跆拳道的可怕!”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