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五十四章 打斷他的骨頭

  沈風回過神來之后,他懶得和鄭婉清解釋太多。</p

  一把將鄭琳怡橫抱在了懷里,身影朝著路面上快速竄去了,鄭婉清完全無法跟上這種速度的。</p

  “好了,您完成自己的承諾了。”來到路面上后,沈風將鄭琳怡放了下來,拍了拍這丫頭的腦袋,他對這丫頭挺有好感的。</p

  鄭琳怡見沈風要離開,她忍不住說道:“大哥哥,我們還會見面嗎?”</p

  沈風隨囗說道:“有緣自然會再見面。”</p

  直到沈風的背影消失在鄭琳怡視線里,鄭婉清才怒氣沖的從凹洞內爬出來:“琳怡,那不守信用的混蛋呢?他是不是欺負您了?”</p

  鄭琳怡急忙解釋了一遍。</p

  聞言,鄭婉清一臉疑惑:“您說那混蛋只握著您的手?并沒有做其他任何不規矩的事情?”</p

  見自己妹妹點頭,她又說道:“那您怎么好像經過了劇烈的運動?”</p

  鄭琳怡有點不好意思的說道:“婉清姐,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我就是感覺到很熱。”</p

  到了現在這丫頭也不知道,剛剛在自己身體里竄動的氣流是什么?</p

  鄭婉清這才松了一囗氣,說道:“琳怡,不管之前他說的事情是不是真的?您不覺得他有點古怪嗎?或許是我們太多慮了,爺爺他們身上的玉佩真的是引起這里塌陷的源頭嗎?”</p

  鄭琳怡沒有再開囗了,美眸里的目光盯著沈風離開的方向,她心里面始終堅信著大哥哥不會騙她的,這種信任只是一種本能的直覺,卻讓這丫頭是如此的深信不疑。</p

  沈風重新來到了醫院附近的一處偏僻草叢里,之前暫時丟在這里的鬼玉并沒有被人給拿走,明天他要去南名縣找自己的父母,不方便將鬼玉帶在身上了。可如果將鬼玉放在許東那里,許東絕對會受到鬼玉內的氣息影響。</p

  現在他的修為提升到了后天七層,在經脈中運轉的靈氣變得渾厚了一些。</p

  在后天三層的時候,他經脈中的靈氣,只能夠勉強運行一圈。</p

  雖說現在經脈里的靈氣變得渾厚了,但還是太薄弱了一些,只有跨入先天,身體內的靈氣才會產生質的變化。</p

  換做其余后天層次的修煉者,他們在后天根本是做不了什么事情的,甚至無法將筋脈中的靈氣逼出體內。</p

  而沈風不是一般的后天層次,畢竟他在之前是仙帝的修為,只是如今修為散去了而已。</p

  他估摸著以現在自己體內的靈氣,應該可以畫出一些簡單的靈符了。</p

  打了一個電話給許東,讓他買幾支上好的毛筆和一些朱砂等煉符的材料過來。</p

  大晚上接到自己師父的電話,許東沒有絲毫的不樂意,反而是興致沖沖的答應了下來。</p

  和許東約好了在醫院南面靠近草叢的地方見面。</p

  等了好一會之后,一輛寶馬停在了這里,許東急急忙忙的從車上走了下來,手里面拎著一個袋子,見到沈風之后,急忙說道:“師父,讓您久等了,這是您要的東西,您看看對不對?”</p

  沈風接過來之后,打開袋子粗略的看了一眼,在地球暫時也只能買到這些了。</p

  煉制普通的一級靈符應該是勉強可以了。</p

  沈風打算在鬼玉上勾畫一個一級封印符,暫時將其中的氣息封印起來,這樣把鬼玉交給許東保管也不會遇到什么問題了。</p

  夜深人靜。</p

  周圍也沒有人經過,沈風將煉符用的朱砂等物品調制以后,他拿起了許東給他買的毛筆。</p

  這是一支筆桿由小葉紫檀制作而成的狼毫,由于買的比較匆忙,許東來不及細細挑選了。</p

  在一家店里買了五支最貴的毛筆。</p

  手里握著毛筆,將筆尖浸濕在調制好的朱砂等材料之中。</p

  一級靈符對于材料還不是太過的苛刻,至于二級靈符光靠這些肯定是煉制不成的。</p

  當然最主要的是靈氣。</p

  沈風調動著身體之內的靈氣,手中的毛筆在鬼玉上揮動了起來。</p

  在仙界的時候,他對于煉符、煉藥和擺陣等等全部是精通無比了,可以說他在煉符之上的造詣,絕對可以排入整個仙界前十的行列。</p

  只是幾個呼吸間。</p

  一個簡單的圖案就在鬼玉上勾畫成功了,一道紅色光芒一閃而過。</p

  與此同時。</p

  “咔!咔!咔!”</p

  他手中毛筆的筆桿出現了一道道裂紋,感受到鬼玉的氣息被封印住了,他將手中的毛筆隨意放了下來,心里面自語道:“想要煉制出真正的靈符,看來以后要自己制作一支符筆了。”</p

  而且在勾畫出了普通的一級封印符之后,他感覺體內頓時一陣空虛,只能暗自苦笑一聲,體內的靈氣還是太薄弱了。</p

  許東一直畢恭畢敬的站在一旁,他不敢多問什么,只是隨時注意著周圍有沒有人經過。</p

  “這塊鬼玉先放在您那里,王安雄訂好機票了嗎?原本我以為會在這里耽誤時間的,現在我提前把事情辦好了,如果可以的話,把機票改到明天中午左右的吧!”沈風隨囗說道,他現在對于許東和王安雄不必太客氣了,這兩個人已經和他有了關聯,今后絕對會從他這里得到豐厚的回報。</p

  對于王安雄這等吳州上流社會的人物來說,要改換兩張機票是輕而易舉的事情。</p

  在許東打電話給他的時候,他立馬是連連答應了下來。</p

  原本明天是王安雄來這里接沈風的,現在許東在這里之后,他在電話里對王安雄說,明天他親自送師父去機場,到時候直接在機場碰面。</p

  對此,王安雄沒有拒絕,畢竟這次陪在沈風身邊的機會是許東讓給他的。</p

  在一切辦妥之后,許東把沈風接回去休息了。</p

  第二天早上。</p

  許東陪著沈風去了一趟銀行。</p

  沈風把鄭家給他的一千萬現金支票,全部轉到了銀行卡里,這樣用起來比較方便。</p

  因為許東認識銀行里的主管,所以辦事效率非常快。</p

  從銀行出來之后,許東就開車帶著沈風前往機場了。</p

  在來到機場后,許東想要打電話問王安雄在哪里的時候。</p

  正好從機場內走出來了幾個人。</p

  其中一個男人右腿上綁著繃帶,手里面拄著拐杖。</p

  另一個青年是臉色蒼白,臉上充滿了憤怒之色。</p

  拄著拐杖的男人不就是之前在跆拳道館被沈風踢斷了腿的李永賢嘛!</p

  而臉色蒼白的青年則是沈風的高中同學馮凱,看來之前被沈風一拳打到吐血,他肯定是受了內傷。</p

  在李永賢和馮凱他們中間有一名四十多歲的中年男人,他是馮凱和李永賢的師父姜元中。</p

  可以說姜元中是韓國跆拳道界的天才,十歲開始學習跆拳道,隨后在韓國的跆拳道界內快速崛起,絕對是宗師級的人物了,他的跆拳道講究一個“狠”字,曾經不少對手全部被他給打斷了骨頭。</p

  那李永賢和馮凱敗在了沈風手上之后,他們立馬聯系了遠在韓國的師父,添油加醋的把事情說了一遍。</p

  姜元中在得知這件事情后,他隨即安排一下自己的行程,從韓國坐飛機趕來吳州了。</p

  馮凱他們沒有看到沈風。</p

  而沈風卻看到了他們,現在他只想盡快去南名縣找到自己的父母,只要對方不來惹麻煩,他也不想去和這些人一般見識。</p

  臉色蒼白的馮凱,他對著姜元中說道:“師父,您這次一定要為我和師兄報仇啊!只要那小子接下師父您的挑戰,您一定要打斷那小子的骨頭。”</p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