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五十一章 天海秦家

  嘴上雖然這么說。

  但蘇靜雨心里面卻泛起了漣漪,沈風的醫術這么高超,燒出來的食物又如此好吃,這是她有生以來,吃過最美味的一碗面。

  而且之前在跆拳道館內,馮凱和他的師兄李永賢,在沈風手里弱的可憐,要知道他們是貨真價實的跆拳道黑帶。

  這樣一個治得了疾病、下得了廚房,打得了壞蛋的男人,恐怕在如今也不多見了。

  如果能夠有這樣一個男朋友,貌似也是一件不錯的事情吧?

  想著、想著,蘇靜雨慢慢的想歪了。

  “愣著干什么?你可以說一說關于照片上那塊石頭的事情了嗎?”沈風問道。

  蘇靜雨這才反應了過來,她暗自罵了自己兩句,不知道為什么心里面會冒出這種想法來?

  在高中時代,沈風是一個默默無聞的男生,沒有哪個女生會把目光集中在他身上的。

  這么多年過去了,這個默默無聞的男生好像變了一個人。

  蘇靜雨還是很想吃沈風燒的青菜面,她覺得自己也太沒出息了,只是一碗青菜面啊!

  “你在我手機里看到的這塊石頭,是我爺爺當年在山里面發現的,我爺爺是一名中醫,他發現了這塊石頭有安神的作用,所以他就把這塊石頭運回了家里,到現在還在我家里擺放著呢!只是敲下來了這塊石頭的幾個邊角作為研究,我爺爺把這塊石頭可是當做寶貝的。”蘇靜雨美眸中的目光時不時瞟向了沈風碗里的青菜面。

  空靈石的確有讓普通人靜心安神的效果,可以煉制低等儲物戒指的,只有空靈石內最核心的一部分,所以敲下幾個邊角不會影響到煉制儲物戒指的。

  “我想要獲得這種石頭里面一小部分,不知道你爺爺愿不愿意賣給我?”沈風問道。

  蘇靜雨剛剛就猜測到,沈風可能想得到這種石頭,她一臉得意的說道:“如果我開口的話,那么爺爺應該會同意的,反正你也不是想要整塊石頭。”

  “過段時間,我要回一趟天海的家里,如果你有空的話可以和我一起去,順便對我爺爺提一下這件事情。”

  沈風覺得這也是一個不錯的辦法,現在獲得了自己想要知道的,他不想在這里久留了。

  面前的一碗青菜面也沒有吃,站起身,直接往門外走了:“等你要回家的時候聯系我。”

  見沈風如此干脆的要離開了,蘇靜雨氣的想要站起身來,可扭到的右腳一受力,她的身子立馬又跌倒在了沙發上,喉嚨里痛呼的罵道:“沈風,你就是個大混蛋。”

  沈風腳下的步子一頓,看著臉上表情痛苦的蘇靜雨,好歹之后空靈石的事情還要麻煩對方,他不太喜歡欠下人情,倒不如現在還了。

  走到了蘇靜雨的面前,沈風在沙發上坐了下來。

  在蘇靜雨疑惑且生氣的目光之下,沈風直接把她的右腿放在了自己的大腿上,然后幫她把鞋子給脫了。

  白皙的腳背頓時露了出來,五根腳趾頭如同蔥白一般,這只腳足以稱得上是美足了。

  沈風的手掌毫不猶豫的覆蓋在了蘇靜雨的腳腕上,手掌慢慢的按摩了起來,一點點靈氣從他的手掌里溢出,逐漸的滲透進了蘇靜雨扭傷的腳腕里。

  被沈風握著自己的腳腕按摩,她的臉頰像熟透了的紅蘋果,起先她想要喝止沈風的。

  可在沈風按摩起來之后,她感覺到自己的腳腕上有一種異樣,這是一種酥酥麻麻極為舒服的體驗,她知道沈風在幫她治療扭傷的右腳。

  實在是這種感覺太舒爽了,以至于蘇靜雨徹底的放松了下來,整個人閉上眼睛躺在了沙發上,喉嚨里忍不住會發出引人遐想的聲音。

  沈風雖說不想和蘇靜雨發生進一步的關系,但他畢竟也是一個男人,在確定了對方的腳腕治療好之后。

  他隨即將蘇靜雨的右腿放了下來,說道:“你動一下試試,應該可以自己走動了。”

  “你之后要帶我去你爺爺那里買一點這種石頭,這次的治療當做是回報了,我們兩個互不相欠。”

  說完。

  沈風這次是真的要走了。

  蘇靜雨猛的睜開了自己的美眸,她忍不住吼道:“沈風,你有必要算的這么清楚嗎?我們好歹也是同學吧?難道我們不可以做朋友嗎?就算是普通朋友也不會這么見外的。”

  她緊緊咬著嘴唇,剛剛的確是沈風在幫她治療,可把她的右腳給摸遍了,她才不要這該死的回報呢!明明她也被占了便宜的好不好!

  吼完之后。

  蘇靜雨也覺得自己失態了,自己到底是怎么了?自從重新遇到沈風之后,她整個人也變得古怪了起來。

  微微嘆了口氣之后,她說道:“沈風,在病房里的時候,周坤說了你大學里的事情,你是不是還沒有走出曾經的陰影?不是每一個女人都會這么勢利的。”

  “秦家在天海不是一個普通的家族,秦家可以排入天海前三的家族之中了,如果你想要對付秦家的話,那么會非常困難。”

  “你將來如果真的想要對付秦家,我可以幫你一點忙,或許這點忙微不足道。”

  “我只是想你不要和我算的這么清楚,把我當做一個朋友不行嗎?”

  蘇靜雨不明白自己為什么會突然情緒失控,然后說出這番話來,她的眼神不敢去看沈風了。

  雖說這算不上是表白,但她一個從來沒有戀愛過的女人,說出這些話來,的確夠臉紅心跳的。

  沈風重新打量了一下蘇靜雨,聽到這番真摯的話后,他沒有回應什么,繼續往外面走去。

  蘇靜雨見沈風沒有留下一句話就離開了,她有一種要崩潰的感覺,不過,在看到沈風那碗沒有吃過的青菜面后,她的心情好了一些,迫不及待的端起碗,不顧形象的吃了起來,含糊不清的說道:“明明是普通的青菜面,這混蛋怎么可以燒的這么好吃?以后我還想吃怎么辦?”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