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四十六章 冰火六重奏

  身為院長的孔耀年,自然不希望在這件事情上有太多的糾纏,免得節外生枝了。

  看到周坤自說自話的和沈風打起了賭,他眼眸里泛起了隱隱的怒火。

  這根本就是兒戲,一個心臟停止了這么久的人,再加上病人經過了搶救,顯然是沒有任何的效果,死亡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難道說面前這個所謂的毛頭小子還能夠從閻王爺手里搶人不成嗎?

  昨天那起特大號交通事故,由于是在第一人民醫院附近發生的,所以傷員幾乎全部送到了他們的醫院里。

  現在吳州市的好幾位領導時刻注意著事情的進展呢!如果這件事情鬧大了,那么他這個院長絕對沒有好果子吃的。

  孔耀年并不知道誰說的是真話?不過,眼下周坤這邊倒是有證人在的。

  原本蘇靜雨作為實習醫生,她是沒有資格單獨看病和開藥的,只是昨天的人手忙不過來,為了盡快處理好事故中的傷員,蘇靜雨這些實習醫生,他們暫時拿了其他正式醫生的工號,以此來幫忙開一些簡單的藥。

  記錄上雖然顯示是周坤的工號開的藥方,但昨天蘇靜雨正好是去協助周坤的。

  也正是利用了這一點,周坤才能夠如此順利的嫁禍成功,畢竟昨天蘇靜雨確實借用了他的工號開藥,今天擅作主張又用他的工號開藥,這一切也就說得通了。

  在確定了自己開的藥讓病人致死之后,周坤將拍到他的監控設備中的影像,全部讓人給刪除了,這樣他就做的滴水不漏了。

  有一個副院長的親戚,周坤在醫院里要做一些事情方便的多了。

  “小周,你沒聽懂我剛剛的話嗎?這件事情和你有關,你竟然還要和你的同學打賭?”

  “你剛剛也說了,你的同學連醫科大學都沒有畢業,他有什么資格行醫?”

  孔耀年臉色鐵青一片,不耐煩的瞪著周坤。

  蘇靜雨拉了拉沈風的衣袖,美眸里閃現了焦急之色,她是親眼看到沈風治療好了王安雄的舌頭,可面前這個病人已經沒有心跳和呼吸了,要將一個已死之人救活,這怎么可能?

  “沈風,不要逞強,這是我自己的事情。”蘇靜雨低聲說道。

  根本沒有理睬蘇靜雨的意思,沈風可不是為了她才出手的,遇到當年的老熟人,他怎么可能不給對方一份見面禮呢?

  周坤見孔耀年面色不善,他知道自己是欠考慮了,在看到沈風這只當年的癩蛤蟆,他一時之間控制不住,而且他眼里的這只癩蛤蟆竟然敢主動挑釁,當年在學校里沒有狠狠的教訓沈風一頓,所以他想要現在補回來。

  “孔院長,是我欠考慮了,我現在立馬報警。”

  “蘇靜雨開錯藥的事情沒有任何疑點了,這次完全是她擅作主張,她絕對要承擔所有責任。”

  周坤拿出手機之后,他看了一眼沈風:“我現在沒空陪你這只癩蛤蟆浪費時間。”

  沈風聳了聳肩膀,他淡然的看著孔耀年,說道:“人都已經死了,讓我試一試又如何?對你們醫院沒有任何損失吧?只要給我十分鐘就行。”

  面前這個年輕人身上有一種特殊的感染力,剛剛孔耀年還沒有感覺到,這讓他不自覺的說道:“好,那就給你十分鐘。”

  在說出這句話后。

  孔耀年才發覺到自己的失態,為什么會突然答應了這種不可能的事情?

  可他是一個言出必行的人,說出口的話再也收不回來了,心里面苦笑著自語道:“他純粹是要自取其辱,現在喜歡說大話的年輕人是越來越多了,以為醫術是什么?一個連醫科大學都沒有畢業的小子!”

  沈風對著蘇靜雨,說道:“老樣子,幫我準備一盒銀針。”

  看著沈風平靜的模樣,這讓蘇靜雨不禁愣了一下,心中的焦急也消失了,上次可以治療好王安雄的舌頭!這次可以讓死人復活嗎?

  現在沒有后退的余地了,蘇靜雨急忙跑出了病房。

  周坤見孔耀年忽然答應了,他嘲弄說道:“沈風,你既然迫不及待的想要像條狗一樣爬出去,那么我哪有不成全你的道理?”

  “你放心好了,我會將你學狗爬的樣子拍下來,應該有不少同學會非常喜歡看的。”

  對此,沈風只回了一句:“你等著喝尿吧!”

  說完之后。

  沈風走到了死亡的病人旁邊,他將手掌按在了這個老頭的胸口,仔細的感應了一下之后,他可以確定病人的腦部還沒有死亡,只是心臟失去了跳動的力量,其余五臟六腑并沒有衰竭的趨勢。

  “裝什么裝?你以為你的手是檢查的儀器嗎?按一下之后,你就可以知道死者的情況了?”周坤嗤之以鼻的說道。

  孔耀年也連連搖頭,他現在真后悔答應了,這么一個可笑的要求。

  剛剛被沈風說穿的醫生和護.士,他們也是一臉幸災樂禍的。

  在沈風檢查完病人的情況之后,蘇靜雨正好氣喘吁吁的跑了進來,將銀針遞出去的時候,她說道:“實在不行的話,我有辦法處理今天的事情。”

  沈風平淡的說道:“在我眼里沒有不行的事情。”

  將盒子打開,簡單的給銀針消毒完畢之后,沈風把老頭的衣服給解開了。

  沒有任何的猶豫,他將銀針一根根的扎在了老頭心臟周圍的穴位之中。

  行云流水的扎完了六根銀針之后。

  這六根銀針在老頭的胸口形成了一個古怪的圖案。

  沈風剛剛扎下銀針的時候,他已經強行調動出經脈里的靈氣了,雖然他現在體內的靈氣也少的可憐,但是要救治面前這個老頭還是卓卓有余的。

  在扎完六根銀針之后,見沈風站在一旁不動了,周坤戲虐的說道:“沈風,這就是你讓病人起死回生的辦法?你是在耍我們玩嗎?中醫早已經落伍了,當年在大學里的不少同學,早就轉學西醫了。”

  孔耀年臉色猛的陰沉了下來,中醫是華夏國的魁寶,他雖然也主攻西醫,但中醫也是有涉及的,見到周坤如此污蔑中醫,他如何能夠平靜的?

  就在他要開口訓斥的時候。

  只見老頭胸口靠近左邊的三根銀針猛的自主顫動了起來,在這三根銀針的表面,竟然可以用肉眼看到有一層冰在慢慢覆蓋著。

  而靠近右邊的另外三根銀針,在這個時候也開始有了動靜。

  這右邊的三根銀針在不停顫動了之后,其表面變得通紅無比,仿佛是放在了高溫內燒過的一樣。

  冰火六重奏。

  這是來自于仙界的一種針法,不過,只是用于治療仙界普通人的一種針法。

  在六根銀針產生效果之后,在老頭胸口的皮膚上慢慢形成了一個太極的圖案。

  只不過這個太極的圖案一邊是白色,另一邊是紅色。

  這太極的圖案正好覆蓋在了老頭心臟的位置。

  “噗通!噗通!噗通!”

  隨著時間推移。

  在太極的圖案慢慢隱入皮膚里之后,從老頭的胸口傳來了一聲聲強有力的心臟跳動。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