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四十四章 嫁禍

  鄭婉清和鄭琳怡回到病房里之后。

  鄭鴻遠面色肅穆的說道:“婉清、琳怡,原本我之前聽到你們的描述,我以為賣給你們藥水的是一個高人,所以我才會這么重視的,現在我親眼看到了這個人,他未免年輕的太過分了吧?”

  “你們小叔的猜測不無道理,就算他再有本事,難道點了一下向明的眉心,這就是他的治療了嗎?恐怕只有傳說中的神仙才有這樣的本事吧?你們說他會是神仙嗎?”

  鄭琳怡鼓著嘴巴,不服氣的辯解道:“可是爺爺您的確是大哥哥的藥水治療好的,大哥哥絕對不會騙我的,我相信大哥哥說的話。”

  鄭溫茂嗤之以鼻的說道:“你和他才認識多久?你怎么能夠肯定他沒有騙你?”

  “之前你們把他調制藥水的過程說了一遍,他只是將一片紫色的葉子放入了水里面溶解了。”

  “那瓶水之所以會有這樣的奇效,肯定是來自于那片葉子,說不定那小子根本沒有任何本事,他只是無意間得到了那片葉子,又恰巧知道那片葉子的功效,所以他才敢明目張膽的行騙。”

  鄭婉清蠕動著嘴唇想要開口的時候,鄭鴻遠擺了擺手,說道:“不必再多說了,要我們扔了身上的玉佩?這玉佩的神奇之處,我們是親身體會過的,他完全是在信口雌黃。”

  “你們兩個還是太年輕了,那小子說路面的塌陷是我們身上的玉佩引起的,你們冷靜下來仔細想想,我們身上的玉佩要是可以造成如此巨大的破壞力,怎么之前一直沒有發生類似的破壞?他分明就是在編造故事。”

  “不管如何,剛剛又給了他一千萬,對于之前那瓶藥水的事情,我們也不算占便宜了。”

  “他身上肯定沒有那種紫色的葉子了,要不然他剛剛怎么不調制那種藥水呢?”

  鄭鴻遠眉頭緊鎖著,他非常不滿沈風對自己的態度。

  再加上沈風詆毀他們身上的玉佩,這讓他更加不相信沈風所說的話了。

  眼下必須要立馬準備二兒子鄭良朋的葬禮了,鄭鴻遠繼續說道:“好了,我會聯系其他醫院的專家過來的。”

  “至少向明現在沒有生命危險,你們兩個也不必太擔心了,我要回一趟鄭家去看看有關葬禮的事情準備的怎么樣了?”

  說到最后,鄭鴻遠臉上充斥著悲傷之色了。

  鄭溫茂看了眼鄭婉清和鄭琳怡:“你們兩個留在這里陪你們爸,不要去試圖找剛剛那小子了,我看他只有裝神弄鬼的本領。”

  在鄭鴻遠和鄭溫茂離開之后。

  鄭琳怡抿了抿嘴唇,說道:“婉清姐,你說大哥哥會是騙子嗎?”

  鄭婉清臉色復雜的搖了搖:“不知道。”

  “我一直都相信大哥哥不會是騙子的,爸肯定會在兩天內醒過來的。”鄭琳怡斬釘截鐵的說道。

  與此同時。

  沈風離開鄭向明的病房之后,他原本想要走出醫院再去看看塌陷的路段。

  只是當他走過一間普通病房的門口時。

  大敞開著,從里面傳出了指責聲。

  “孔院長,今天是蘇靜雨給病人開的藥,現在病人心臟完全停止了跳動,我已經采取了急救措施,可惜還是無法讓病人恢復心跳。昨天病人的情況還很穩定,要是讓家屬知道病人死了,他們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昨天我也對家屬保證過病人情況穩定,不會有生命危險了。”

  “而且病人家屬有在電視臺工作的,如果這件事情被曝光出去,對于我們醫院非常的不利,這完全是蘇靜雨開錯藥造成的結果,這條命等于是在她手里葬送的,我認為她應該要承擔全部的責任,這樣我們對病人的家屬也有一個交代,畢竟她還只是一個實習醫生,以此可以把整件事情的負面影響降到最低。”

  聽到“蘇靜雨”這三個字后,沈風腳下的步子停頓了一下,目光朝著病房里看去了。

  昨天蘇靜雨急忙忙的離開,就是因為醫院附近路段發生的特大號交通事故。

  只見在病房內站著五個人,其中有男有女,有護.士也有醫生。

  一名穿著白大褂的年輕男子,一臉責問的看著蘇靜雨。

  這名年輕男子叫做周坤,長著一張馬臉,他和蘇靜雨幾乎是同時進入醫院實習的,可他早在幾個月前就脫離了實習期,成為了一名正式的醫生。

  其中一名五十到六十多歲的老者,他的眼神在蘇靜雨和周坤身上來回掃視,他是這家醫院的院長孔耀年。

  如今在他的醫院里發生了一起醫療事故,現在必須要有人將這件事情給承擔下來。

  “蘇靜雨,今天是你給病人開的藥?”孔耀年質問道。

  不等蘇靜雨回答,旁邊的醫生和護.士紛紛開口了。

  “孔院長,我可以作證,今天我是親眼看到蘇靜雨給病人開藥的。”

  “不錯,我也可以作證,當時我來的病房的時候,正好蘇靜雨在給病人開藥。”

  孔耀年神色肅穆的再次問道:“蘇靜雨,你還有什么想解釋的嗎?”

  看著眼前這些露出丑陋嘴臉的同事,蘇靜雨的身子緊繃的厲害,甚至有點微微發抖了。

  今天的藥明明是周坤開的,現在卻嫁禍到了她的身上。

  當初周坤追求過她一段時間,可惜她對周坤并不感冒,明確的說了他們之間不會有可能的。

  自從那次之后,周坤就恨上了蘇靜雨,昨晚他和一個酒吧女大戰到凌晨,今天腦子里有點昏沉,這才導致最后開錯了藥,直接讓病人一命嗚呼了。

  周坤自然是不想承擔責任的,醫死了一個原本情況穩定的病人,這會徹底毀了他的前途。

  所以,他把一切順理成章的嫁禍給了蘇靜雨。

  他和這家醫院里的副院長有點關系,要不然也不會這早脫離實習期了。

  其實之前根本沒有人看到是誰給病人開藥的,只是因為周坤有了這層關系,他們覺得這是一個拉近距離的機會,所以他們全部選擇站在了周坤這一邊。

  蘇靜雨右手握著口袋里的手機。

  她平時有兩只手機的,一個手機號碼用于工作上的聯系;另一個手機號碼只有家人和朋友才知道,之前她塞給沈風那一只手機是用于工作聯系的。

  面對這些人的污蔑。

  蘇靜雨牙齒緊咬著嘴唇,其實只要打一個電話回家,這里的事情立馬會有人幫她搞定。

  可她不想打出這通電話,這等于是她對家里妥協了,可難道她要把治死人的黑鍋背下來嗎?

  她現在解釋有誰會相信自己?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