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四十三章 自生自滅

在聽到沈風的話后。八一  摟著他胳膊的鄭琳怡,臉蛋頓時變得紅撲撲的,嘴巴微微嘟起,聲音低若蚊聲:“大哥哥,只要你愿意出手救治我爸,我什么都聽你的,我不討厭你呢!你身上有一種讓我舒服的感覺。”

  可能沈風是修煉者,而她又是儲靈之體的原因吧!所以她才會對沈風有一種不同的感覺。

  很明顯這小丫頭是理解錯意思了,在沈風想要開口解釋一句的時候,鄭婉清略帶怒意的說道:“你這是趁火打劫,我妹妹還小,你怎么能提出這種要求來?”

  沈風很不爽鄭婉清的這副態度,他也懶得解釋了,說道:“我提出什么要求,這是我的事情,至于接不接受,這是你們的事情了,我有逼著你們答應嗎?”

  鄭琳怡隨即拉住了要飆的鄭婉清,說道:“現在最重要的是讓爸爸恢復過來。”

  之前醫生說了患者由于腦部受到劇烈的沖擊,想要醒過來完全要看患者的意志力了,這話里的意思就是說她們的父親有可能一輩子也醒不過來。

  一想到自己父親的情況,鄭婉清便立馬沉默了下來,數秒鐘之后,她才咬牙說道:“我妹妹太小了,我可代替她。”

  沈風隨意的笑了笑:“代不代替不是你說了算。”

  “走吧!先帶我去看看情況,給我準備好一張一千萬的現金支票。”

  鄭琳怡領著沈風往醫院里走去,而鄭婉清則是憤憤的給病房里的爺爺打電話了。

  在來到鄭向明所在的VIp病房之后。

  鄭鴻遠和他的小兒子鄭溫茂已經在等候著了,看到跟著鄭琳怡和鄭婉清進來的沈風之后,他們雖說之前了解到了沈風是一個年輕人,但親眼看到沈風居然如此年輕,好像是剛剛大一的學生,他們還是不禁愣了一下。

  在走進病房之后,沈風沒有立馬看向昏迷中的鄭向明,而是目光定格在了鄭鴻遠和鄭溫茂的身上。

  他看到這兩個人脖子里掛著一塊黑色的玉佩,他可以清楚的感覺到這玉佩是用鬼玉所制作而成的,不禁問了一下:“你們脖子里的黑色玉佩是哪里來的?”

  因為之前鄭鴻遠喝了沈風的藥才恢復健康的,所以他心里面對沈風還是充滿感激的。

  只是鄭溫茂眉頭直皺,如今他的二哥已經死了,他們待會還要趕回去商量葬禮的事情。

  如今只要他的大哥鄭向明也一死,那么之后鄭家的財產全部是他的了。

  現在鄭琳怡和鄭婉清竟然找到了沈風,他心里面有一種本能的排斥。

  “大哥哥,是好多年前了,我爺爺在拍賣會上以兩億拍到了一塊黑色的玉石,這種玉石在世界上還沒有出現過,據說還是經過高僧開過光的。”

  “后來爺爺讓人把這塊玉石打造成了四塊玉佩,爺爺、我爸、我二叔和我小叔,他們身上都各自佩戴了一塊。”

  鄭琳怡回答了沈風的問題。

  沈風知道醫院外面的路段為什么會突然塌陷了,原本就算地面之下有鬼玉,應該也不會突然塌陷的,他心里面正想不通這件事情呢!

  現在一切真相全部解開了。

  鬼玉和鬼玉之間會產生共鳴的,所以路面的塌陷就是鄭家人引起的,他們身上佩戴的鬼玉引起了地面之下鬼玉的共鳴,這才毫無征兆的讓路面猛的塌陷了下去。

  常年將鬼玉佩戴在身上,會慢慢吸收普通人體內的生機,一旦生機少了,人自然會患上各種疾病了。

  沈風感覺得出鄭鴻遠他們身上的鬼玉,還算是比較弱的一種,所以他們到了今天還活著。

  看來之前鄭鴻遠病倒了,和這他身上佩戴的鬼玉也脫不了關系。

  他的身體狀況,極有可能是鬼玉所引起的。

  當然鬼玉除了會吸收普通人體內的生機之外,倒是可以增強普通人的運勢的,可以讓普通人在很多事情上一帆風順,這等于是用自己的生命所換來的運勢。

  不過,鬼玉影響不到修煉者的運勢的,一旦跨入修煉一途,修煉者的氣運會千變萬化起來。

  “不知這位高人怎么稱呼?之前是你的藥水救了我一命,這里是一張一千萬的現金支票。”鄭鴻遠比較謹慎的問道。

  沈風隨意的接過了支票,他朝著昏迷的鄭向明走了過去:“我的稱呼很重要嗎?我先看看他的情況。”

  鄭鴻遠老臉上一陣尷尬,心里面隱隱的有怒氣冒出來,他畢竟是鄭家的家主,在整個吳州也算得上是大人物了。

  沈風手指點在了鄭向明的眉心之上,仔細的感應起了對方身體之內的情況。

  在一番感應之后,他沒有感覺出什么太大的問題,他從身體之內擠壓出幾縷靈氣,畢竟今晚可以吸收大量的靈氣了,現在用掉幾縷也無所謂了,他還要借助鄭琳怡的儲靈之體呢!

  鄭向明的腦部只是受到猛烈的沖擊,有了這幾縷靈氣,慢慢的滲透進腦中,應該這兩天就會醒過來了。

  當然如果沒有這幾縷靈氣,鄭向明要蘇醒過來,恐怕還需要很長一段時間。

  將手指移開了鄭向明的眉心,沈風說道:“他在兩天內就會自己醒過來。”

  “我已經幫他治療過了,之后不會有什么意外了。”

  沈風看了眼鄭鴻遠,他提醒了一句:“你們身上的玉佩最好全部給丟了,這場車禍是因為你們引起的,禍端完全是來自于你們身上的玉佩。”

  聞言。

  鄭鴻遠和鄭溫茂愣住了,他們看到沈風點了一下鄭向明的眉心,這就是治療了?

  雖說之前的藥水很神奇,但鄭鴻遠不禁產生了懷疑。

  要知道當年他們佩戴上玉佩之后,鄭家立馬變得更加順風順水了起來,而有一次他們父子幾個全部沒有帶著玉佩,那段時間鄭家立馬遭遇了各種不順的事情。

  重新佩戴上玉佩之后,鄭家又變得順利了起來,所以鄭鴻遠等人全部非常相信身上佩戴的玉佩,曾經有吳州其余大家族的人想出高價買兩塊,鄭家是一口拒絕的。

  鄭溫茂見此,他冷喝道:“無稽之談,竟然說之前的交通事故是玉佩引起的?難道說路面塌陷也是玉佩引起的嗎?這玉佩是我們鄭家的寶物,你卻說玉佩是引起禍端的來源?”

  “我看之前那一瓶藥水可以救醒我爸,完全是瞎貓碰上死耗子了,剛剛你點了一下我大哥的眉心,這就是你所謂的治療了嗎?這一千萬也太好賺了吧?”

  沈風眉頭一凝,他向來不喜歡熱臉貼在冷屁股上的,既然如此,那就讓他們自生自滅好了。

  鄭鴻遠對身上的玉佩是深信不疑的,他自然不會將玉佩丟了,不過,他這條命算是之前的藥水救回來的,一千萬給出去了就當作是買之前的藥水了,他不再開口了,臉色也冷了下來。

  沈風冷笑著直接往病房外走去了。

  在鄭琳怡和鄭婉清想要追出去的時候,鄭溫茂吼道:“你們給我站住。”

  鄭琳怡已經踏出病房了,沈風說了一句:“晚上九點,我在醫院門口等你。”

  鄭溫茂追了出來,他沒有聽到沈風的話,沖著鄭琳怡喝道:“你們有沒有把我當做長輩了?看看你們是什么態度?你們真以為不用吃藥,不用做什么,他點了一下你們父親的眉心,你們父親就可以在兩天內蘇醒過來了嗎?”

  “趕緊給我進來,你們爺爺有話要說。”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