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十九章 白活了

  在將所有食材放入了砂鍋之內后,他沒有急著將仙味液滴入其中,而是把火給打開了。

  仙味液在仙界算是一種調料,這種調料的綜合性很強,想要激發這一鍋海鮮粥里最純正的味道,不需要再放入地球上的其他調味料了。

  沈風把砂鍋給蓋上了,他想要先讓里面的食材煮一會,這讓一旁的何老是不停的皺眉。

  隨著時間慢慢的推移。

  沈風將鍋蓋給打開了,里面的海鮮粥是一鍋亂,而且樣子看上去非常的雜,讓人產生不了任何一點食欲。

  何老冷聲道:“年輕人,你這一鍋粥是給豬吃的嗎?”

  沈風看了一眼何老,道:“你待會可以不吃。”

  何老哼了一聲:“你以為我會吃這種東西嗎?我這條舌頭品嘗過無數美食,我可不想讓它受委屈了。“

  王安雄始終緊張的看著沈風,他生怕何老讓沈風不高興了,好在一切都在控制的范圍內,到目前為止,沈風暫時沒有露出不悅之色。

  從口袋里拿出了一小瓶仙味液,沈風打開了蓋子之后,慢慢的滴了一滴仙味液在砂鍋內。

  白色的仙味液在進入砂鍋內之后,并沒有溶解在水之中,或者是滲透進食材內,只是漂浮在最上面一層。

  沈風重新把鍋蓋合上了,他的右手輕輕按在了鍋蓋上,身體之內的帝王訣運轉了起來。

  仙味液必須要功法才可以激發的,而且等級越是高的功法,可以將仙味液激發的越完美。mian花tang.la[棉花糖]

  帝王訣放在仙界也絕對是頂尖的功法了。

  用一滴仙味液來調制這一鍋海鮮粥是綽綽有余了。

  帝王訣慢慢的傳遞進了砂鍋之內,在有了如此高深的功法激發之后,原本漂浮在表面一滴仙味液,在其中竟然開始不停的漲大了起來。

  一種淡淡的光芒從那一滴仙味液內散發而來,緊接著,整滴漲大之后的仙味液,在砂鍋內徹底的潰散了,化為了無數光點,開始滲透進食材之內了。

  由于鍋蓋是合上的,除了沈風可以感覺到鍋內的情況之外,其余人全部看不到鍋內發生了什么。

  見沈風只是在鍋內滴入了一滴不知道是什么的液體,何老他們完全是把眼前的一切當做一個笑話了。

  激發之后的仙味液,伴隨著食物的煮熟,其功效會完全進入每一種食材之中的。

  仙味液可以將食材純正的味道發揮到極致,再加上這次可是帝王訣激發的,恐怕這一滴仙味液可以被激發的淋漓盡致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著。

  何老是沒有耐下陪著胡鬧下去了,他說道:“王小子,從明天開始,我不會來你的紫悅會所了,京城有不少老朋友想念我的手藝了,你這里不需要我,其地方還是需要我這把老骨頭的。”

  王安雄急忙解釋道:“何老,其實您剛剛就誤會了,大師他……”

  話還沒有說話,他忽然咽了一下口水,什么味道如此的香?

  而何老的目光是定格在了沈風面前的砂鍋上,分明是鍋蓋沒有被打開,這種讓人口水直流的香味是怎么回事?

  一時間,所有人全部看向了沈風。

  何老眉頭緊緊皺了起來:“這不合理,怎么會有這樣的香味?我好像感覺到了大海的氣息,這一鍋海鮮粥怎么可能會散發出這樣的味道和感覺來?”

  在何老自語的時候。

  沈風將鍋蓋打開了,一股股更加沖擊嗅覺的香味在空氣中傳播,而砂鍋之中的海鮮粥哪里還有雜亂的模樣?里面連任何一絲的雜質也沒有。

  這一鍋海鮮粥的粥湯,顯得潔凈無比,甚至可以清楚的看到底下的各種食材。

  沈風給自己盛了一碗,吃了一口之后,他嘆了口氣:“勉強可以下咽了。”

  他看向了王安雄和許東他們:“想吃的話,自己來盛。”

  受到濃郁香味的沖擊之后,王安雄他們早已經是大咽口水了,其中許文星第一個沖了過來:“師公,那我可不客氣了,您煮的海鮮粥味道太香了,我剛剛明明吃了不少東西了,可一聞到這種味道,我就餓的厲害。”

  許文星在盛了一碗海鮮粥之后,他迫不及待的吃了一口,他整個人瞬間呆滯住了,眼睛瞪得大大的。

  看到許文星的表情之后,何老恍然大悟:“果然只是虛有其表。”

  可誰知道下一秒鐘。

  許文星回過神來之后,眼眸里爆發出了驚人的光芒,他一口一口的再度吃了起來,根本顧不得其他的事情了。

  看到許文星的怪異表現之后。

  王安雄、錢胖子和許東也給自己盛了一碗,在他們吃了一口之后,同樣是先為之一愣,接著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好像是餓死鬼投胎一樣。

  看的何老他們是目瞪口呆的,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很快。

  許文星他們吃完了一碗,他們戀戀不舍的看著砂鍋之內,錢胖子感嘆的說道:“大師,這海鮮粥太好吃了,這種極致的純正味道,每一口都讓我回味非凡,好像是整個海洋在我的味蕾上跳舞一樣。”

  錢胖子接著又一臉痛苦:“王哥,我們白活了這多年啊,我怎么感覺我們以前的吃的食物全部是豬食?吃了這樣的海鮮粥之后,以后還要我怎么吃得下其他食物?”

  王安雄是連連點頭,他始終看著砂鍋內剩余的海鮮粥,他說道:“大師,今天能夠吃到您的海鮮粥,我真的說不出這是一種什么感覺,這種味道讓人無法抗拒。”

  許文星一臉崇拜的說道:“師公,您太厲害了,這個世界上有您不會的事情嗎?”

  何老走了過來,猶豫不決的說道:“王小子,你們不會在演戲吧?我可不是這么好騙的。”

  許文星罵道:“老頭,你胡說八道什么?我們需要演戲嗎?你的食物和我師公的海鮮粥相比,簡直就是豬吃的。”

  何老頓時氣得臉紅脖子粗的。

  沈風看著這個不知道怎么開口的老頭子,他沒必要和一個對于廚藝偏執的人計較:“想知道是什么味道?你可以自己品嘗。”

  何老實在太好奇了,他厚了厚臉皮,給自己盛了一碗,當這種海鮮粥入口之后,他瞬間驚呆了,這種味道是史無前例的,的確這種將食材純正味道激發的淋漓盡致的感覺,他從來沒吃過這么美味的食物。

  一口氣將一碗海鮮粥全部掃光之后,何老嘆氣道:“您是大師,您稱得上是大師了,我的食物在您這一鍋海鮮粥面前沒有可比性,看來是老頭子我井底之蛙了。”

  何老對沈風是佩服的五體投地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