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十四章 反轉

  強烈推薦:

  看著趾高氣昂的張成周。

  許東的臉色一陣變換,張成周完全是在用王安雄來拿捏他。

  在紫悅會所內從低到高的會員卡分別是銅卡、銀卡、金卡和至尊紫卡。

  其中銅卡會員只能夠在一樓消費,可以在紫悅會所在辦到銅卡的人,在吳州有一些資產的,只是還登不上真正的臺面。

  許東名下雖說有ktv和飯店,但他沒有任何的家族背景可言,所以他只辦理到了銅卡會員。

  當然銅卡會員也可以升級到銀卡會員,只要在紫悅會所內消費滿一定的數額,自然就可以成為銀卡會員了。

  銅卡會員之上的銀卡會員,相對來說可以消費的樓層就多了不少。

  只要手里持有銀卡會員,一樓到十樓可以任意消費,不過,樓層越往上,消費的金額越貴,而且凡是第一次就辦理到銀卡會員的,一般來說其家族在吳州有一點背景的,這些人已經不是許東可以惹得起的了。

  再有銀卡會員之上的金卡會員,可以在一到二十七樓任意消費,這些持有金卡的會員,家里在吳州擁有深厚的背景,絕對算得上是上流社會中的人了。

  至于最高等級的至尊紫卡,在整個吳州持有者不超過十人,只有吳州幾個頂級家族手里才有至尊紫卡。

  不僅如此,其他的會員卡全部需要自己付錢消費的,而至尊紫卡在紫悅會所一樓到二十八樓內消費,根本不需要自己花一分錢,所有一切消費全部免單。

  紫悅會所就像是一張王安雄親手編織起來的關系網,擁有如此巨大的關系網,難怪白手起家的他,可以踏入吳州上流層次中了。

  作為一樓經理的張成周,或許惹不起銅卡之上的會員,但許東手里的銅卡已經過期了,而且許東在吳州沒有太大的背景,這種人在王安雄面前根本和螞蟻沒有太大的區別,他現在完全是狐假虎威。

  許文星忍不住指著張成周怒罵道:“你算個什么東西?我師公來紫悅會所,只會讓你們這里蓬蓽生輝。”

  張鵬濤冷笑道:“你又算個什么東西?你爸手里只是一張銅卡而已,還真以為你們是吳州的大人物了?一樓是我爸負責的,我爸要你們滾蛋,你們就得要滾蛋。”

  緊接著,張鵬濤佯作拍了拍自己的腦門:“差點忘了,你爸手里的銅卡還過期了,你們根本不是紫悅會所的會員了,還敢在這里放肆?”

  許文星手掌猛的握成了拳頭,他恨不得直接將張鵬濤給打得滿地找牙。

  “張成周,做事不要太過分了,我師父不是你可以得罪的,就算王董在這里,我今天也不會讓步。”換做是以往,許東一定會選擇息事寧人,可他們竟然敢對自己的師父不敬?這簡直是罪無可恕。

  張成周嗤笑道:“許東,我看你腦子進水了,你要為這小子出頭,希望你不要后悔。”

  楊麗厭惡的看著沈風,說道:“難道你真的想要把事情鬧大嗎?乖乖的給小燕道個歉,然后讓保安扔出去,今天的事情就可以這么過去了,不要以為你攀上了許東,你就有資格在紫悅會所肆無忌憚了。”

  趙丹燕看著事情的發展,她眼眸里露出了一抹得意,她楚楚可憐的對著張成周,說道:“張叔叔,今天您一定要為我做主,讓保安直接把他們扔出去,反正他們手里的會員卡過期了,您是有理有據的,之后誰也不能夠說您什么!”

  “您如今是紫悅會所一樓的經理了,難道您還要怕手里一張會員卡已經過期的人嗎?”

  被趙丹燕這么一說,張成周是更加不能夠讓今天的事情一帶而過了。

  自從他坐上經理的位子后,整個人是飄飄然的了,他吼道:“保安呢!一樓的保安呢!人都到哪里去了?”

  在張成周的一聲吼叫之后,很快便有五名一樓的保安跑了過來。

  張成周二話不說的指著沈風和許東他們,喝道:“把這三個人扔出去,他們沒有資格踏入紫悅會所。”

  那五名保安自然不敢違背經理的命令,他們快速的朝著沈風和許東他們靠近。

  許東雖然知道自己師父的本領,但要在如此眾目睽睽之下施展,恐怕會惹來不小的麻煩,畢竟紫悅會所極為的特殊。

  “沈風,剛剛好好聽話不就行了嗎?你非得要把事情弄成這樣才滿意嗎?以后記住你自己的身份,現在你可以被扔出紫悅會所了。”張鵬濤倨傲的說道。

  張成周和楊麗一臉的冷漠,他們完全沒有把沈風當回事情。

  就算這次把許東一起扔出去,張成周也沒有太過的擔心,他的背后有王安雄呢!

  如果許東敢輕舉妄動,那么以王安雄護短的性子,肯定會讓許東從吳州蒸發的。

  靠在張鵬濤懷里的趙丹燕,趁著其余人不注意的時候,她看著沈風的眼眸里露出了戲虐之色,嘴角浮現一抹看好戲的笑容。

  面對朝自己圍攏過來的五名保安,沈風聳了聳肩膀,他想拿出口袋里的至尊紫卡了。

  就在這時。

  一道厲喝聲傳來了:“給我住手!你們在干什么呢?”

  這道厲喝聲來自于門口,只見王安雄和錢胖子急匆匆的跑了過來。

  今天一大早王安雄和錢胖子一起去拿幫沈風補辦的身份證,雖然是約好的吃午飯,但他們還是早上就過來了,想要站在門口等待沈風的到來。

  誰知道在他們拿到身份證回來的時候,居然看到紫悅會所內的保安圍住了沈風?

  這讓王安雄和錢胖子急的差點摔了一跤,這簡直是在給他們找麻煩,昨天他們才剛剛挽回了自己在沈風心里面的形象,他們可不想因為這些腦子進水的家伙,到最后全部功虧一簣了。

  許東知道王安雄的長相的,他清楚王安雄的手段。如果王安雄插手進來的話,那么今天他們想要離開這里,除非是他師父在這大開殺戒了。

  張成周在愣了一下之后,他臉上堆起了討好的笑容,低聲說道:“這是王董。”

  在對自己的老婆等人說了一聲之后,他急忙迎了上去,說道:“王董,這幾個家伙是來搗亂的,我正要把他們扔出去,王董您放心好了,我馬上會處理完這里的事情的。”

  “王董,您每天有那么多重要的事情要處理,您不要在這些小事上浪費時間了,您……”

  只是張成周喉嚨里的話猛的戛然而止,王安雄根本連看都沒看到他一眼,直接從他的身邊急匆匆的走過了。

  在來到沈風面前的時候,王安雄和錢胖子瞬間站的畢恭畢敬,異口同聲的喊道:“大師。”

  隨后,王安雄怒目圓瞪的看著周圍幾個保安:“你們這是要造反嗎?大師是我王安雄最重要的客人,我的話你們可以不聽,但大師的話你們一定要聽。”

  張成周愣在了原地,挺著的啤酒肚一個收縮,他差點昏厥過去。

這劇情反轉的也太快了吧?他有一種在做夢的感覺,狠狠的捏了一下自己的大腿,一陣刺痛讓他知道這不是夢,他腦中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2k網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