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十三章 這里我說了算

  沈風眉頭微皺,雖然他不想和一些蒼蠅一般見識,但如果這些蒼蠅一直在耳邊嗡嗡亂叫,他只有將其一巴掌拍死了。

  楊麗一臉厭惡的看著沈風,說道:“這里是你該來的地方嗎?不要以為你和我們沾了一點親戚關系,你就可以這樣不要臉皮的糾纏,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什么身份?現在立馬離開這里,我們可以對你混入紫悅會所睜一只眼閉一只眼,要不然等到叫保安的時候,你可不是走著出去了。”

  在楊麗他們看來沈風完全不可能是光明正大走進來的,極有可能是溜進這里的。

  站在張鵬濤身旁的一個年輕女人,她在看到沈風之后,臉色有一點點發白。

  她是張鵬濤的女朋友趙丹燕。

  “小燕,你怎么了?”張鵬濤發現了自己女友的不對勁,他認識趙丹燕六個月,兩人才剛剛在一起沒多久,他對趙丹燕非常疼愛。

  趙丹燕意識到自己失態了,她問道:“沈風是你們家的親戚?”

  張鵬濤說道:“這小子以前高中的時候,一直寄住在我們家里。”

  打扮的濃妝艷抹的趙丹燕,眼眶忽然紅了起來,她說道:“鵬濤,我不想見到這個混蛋,以前在高中的時候,我們是同班同學,他一直非常喜歡我,為了追到我,甚至放學了還跟蹤我,有一次還想要對我動手動腳的,幸好有人經過,我才沒有被他占到便宜。”

  張鵬濤要比沈風大上幾歲的。

  看到趙丹燕楚楚可憐的模樣,又聽到這番話之后,張鵬濤的怒火瞬間燃燒了起來,他怒吼道:“沈風,小燕現在是我的女朋友,當年你竟然還追求過小燕?還想要占小燕的便宜?今天你必須要給小燕道歉,念在親戚一場的份上,道完歉立馬給我滾出紫悅會所。”

  沈風眼眸一凝,他打量著趙丹燕,起先沒有認出這打扮的和雞沒有兩樣的女人是誰?

  在仔細想了一會之后,他終于想起來這個女人了。

  趙丹燕的確和他是高中時代的同班同學,那時候的趙丹燕模樣挺清純的,所有人都以為她是一個乖乖女,追求她的男生也有不少。

  只是一次意外之間,沈風在學校一處僻靜的小樹林里看到了不該看到的。

  那時候趙丹燕正在和一個高年級的男生親密,甚至她身上的裙子都脫了下來,忘情的迎合著那位高年級的男生。

  那個男生在學校里算是一個風云人物,當然家里也是有一點錢的。

  被撞破了這件事情之后,那個男生當時威脅了一番沈風,讓他管好自己的嘴巴。

  從那天起,趙丹燕和那個男生經常會找沈風的麻煩。

  當初沈風也知道了趙丹燕并不是表面上那般清純,她和學校里的多個男生有過關系。

  因為沈風知道她在學校里的事情,所以趙丹燕絕對不能夠讓沈風戳穿自己。

  畢竟張鵬濤的父親是紫悅會所的經理,趙丹燕這些年交往過的男人不在少數,她現在想要找個人安穩的結婚了,在她眼里張鵬濤是一個可以結婚的人。

  趙丹燕的演技是一流的,眼眶中的淚水不斷的滾落,佯作吸著鼻子:“鵬濤,當初在高中的時候,他表面上一副很內向的樣子,其實他騷擾過不少的女生,今天你一定要幫我出口氣,不僅要讓他給我道歉,還要讓保安把他給扔出去。”

  由于趙丹燕很會來事,把楊麗的馬屁拍的很好。

  現在楊麗幾乎已經認同這個未來兒媳婦了,在得知未來兒媳婦曾經差點被沈風給欺負了,原本對沈風也只有厭惡,她是更加的心情不舒暢了:“沈風,聽到我未來兒媳婦的話了嗎?不要讓大家都難堪,何必要把事情弄得很糟糕呢!”

  “現在給小燕道歉,然后讓保安把你扔出去,以后不要出現在吳州了。”

  這幾只蒼蠅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沈風也隱隱的有些不耐煩了。

  不能出現在吳州了?

  楊麗以為自己是誰了?她老公不就是紫悅會所一樓的一個小小經理嘛!

  正當這時。

  上完廁所的許文星和去找經理的許東剛好一起走過來。

  在許東旁邊還有一個挺著啤酒肚的中年男人。

  這個中年男人正是張鵬濤的父親張成周,他身為紫悅會所一樓的經理,剛剛許東自然是去找他的。

  見自己的父親走過來了,張鵬濤連忙將事情說了一遍,正好許東和許文星也聽到了,有人竟然要讓沈風道歉?還要把沈風扔出紫悅會所?這簡直是活得不耐煩了。

  許東隨即站出來,憤怒的說道:“張經理,你們口中的這個人是我許某的師父,我師父可不是混進來的,他是和我一起堂堂正正的走進來的,紫悅會所就是這樣迎客的?”

  許東此話一出。

  張成周和楊麗等人全部微微一愣,之前許東和張家人有過幾面之緣,張家人全部知道許東的來歷。

  沈風竟然是許東的師父?沈風有什么可以教許東的?

  心里面一陣驚訝的同時,張成周已經有了打算,他原本對沈風就沒有好感,再說許東手里的只是一張紫悅會所最低等的銅卡。

  最重要的是銅卡會員,每一年都要按時往里面沖入一定數額的錢,要不然會被取消銅卡會員的資格。

  說來也巧,許東因為最近很忙,前不久又是要往銅卡內充錢的時間,他一時間忘記了,今天出來的比較匆忙,身上銀行卡里的錢也不夠。

  畢竟,雖然只是銅卡會員,但每年都要預先往其中充入三百萬的,當然這充入的三百萬是可以在紫悅會所內消費的。

  換做平時延遲一段時間充錢,這完全沒有問題的,剛剛許東也問張成周要了一個包廂。

  張成周和許東并不是很熟,他在當上一樓的經理后,心高氣傲了不少。

  正所謂宰相門前七品官,他是紫悅會所的經理,打狗還要看主人。

  王安雄可不是一般人惹得起的。

  想明白了這一點之后,張成周現在只要公事公辦,他喝道:“許東,你的會員卡已經過期了,你也沒有資格進入紫悅會所,更別說帶其他人進來了。”

  “我是一樓經理,這里的所有事情全部由我說了算,你許東夠資格指手畫腳嗎?”

  “你自己掂量掂量,王董是你惹得起的嗎?”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