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二十章 醒了

  在將馮凱的七十萬全部裝入蛇皮袋之后。

  沈風好像根本沒事發生的朝著跆拳道館外走去,這場比試雙方互相承諾過的,他自然沒什么好愧疚了。

  臉色發白的馮凱,感受著肚子上的疼痛,胃里一陣陣的灼燒感,到了現在他也不愿意相信這一切是真的,身為跆拳道黑帶,他一拳直接被沈風給秒殺了?掙扎著想要站起身來,可肚子上的劇痛,讓他根本使不出力量。

  李永賢看著要踏出跆拳道館的沈風,他聲嘶力竭的喝道:“小子,你給我留下,你會后悔的,你竟然敢踢斷我的腿,你知道我師父是誰嗎?”

  沈風頭也沒回,對于這種喜歡瞎叫喚的狗,他不想浪費自己的口水。

  如果剛剛李永賢不選擇偷襲,那么現在肯定完好無事的,誰讓他對沈風下狠腳的。

  有句話叫做自作孽不可活。

  李永賢的大腿骨頭碎裂的很嚴重,就算醫治好了,恐怕以后他這條腿也會留下后遺癥。

  在場的跆拳道館學員,沒有一個敢攔著沈風的。

  開玩笑!

  他們可不想被打斷了骨頭,腳下的步子往角落里移動,身子有點發抖,現在他們知道自己剛剛對沈風的嘲笑是多么的無知了。

  見沈風沒有停下來的意思,李永賢的臉部有點猙獰:“好,你給我等著,我們韓國的跆拳道界不會放過你的。”

  而馮凱因為之前說過的話,現在沒有臉馬上反悔,只能眼睜睜看著沈風離去,但他的眼眸里充斥著陰狠之色。

  終于回過神來的蘇靜雨,看了一眼地面上的馮凱之后,她跟著沈風往外面走去。

  她心里面對馮凱極為的反感。

  這些日子,馮凱對她的追求,讓她覺得很煩躁,況且今天是馮凱主動找沈風的麻煩。

  看到蘇靜雨追著沈風出去了,馮凱手掌握成了拳頭,他一字一頓,道:“我一定要讓他付出代價。”

  李永賢忍著腿上骨頭斷裂的劇痛:“等待會我立馬聯系遠在韓國的師父,如果師父知道你被打吐血,知道我被打斷了骨頭,那么你說以師父的性格,他會袖手旁觀嗎?師父向來是最護短的。”

  “這小子不是很牛嗎?只要我們在其中添油加醋,說他根本看不起韓國的跆拳道,到時候讓整個韓國的跆拳道宗師來收拾他,畢竟師父在韓國的跆拳道界有些地位的。”

  聽到李永賢的話后。

  馮凱才暫時冷靜了下來,陰沉的說道:“沈風,我師父的跆拳道水準遠遠超越了我們,如果我對上師父,同樣是連一招也支撐不了的,你會為自己今天的所作所為而后悔一輩子。”

  在李永賢和馮凱想要請遠在韓國的師父出手的時候。

  吳州市第一人民醫院,一間豪華的vip病房內。

  鄭婉清和鄭琳怡站在了病房右側靠近角落的地方,她們的目光緊緊看著躺在病房里的一個老人。

  這個處于昏迷中的老人就是她們兩個的爺爺鄭鴻遠。

  鄭家是在鄭鴻遠的手里迅猛發展起來的,其家族可以擠入吳州前十的行列,這其中大部分功勞是屬于這位老爺子的。

  病房里除了昏迷不醒的鄭鴻遠和這對姐妹以外,還有三個面帶愁容的中年男人,他們分別是鄭鴻遠的大兒子鄭向明、二兒子鄭良朋和三兒子鄭溫茂。

  其中鄭向明是鄭婉清和鄭琳怡的父親。

  自從老爺子昏迷不醒,甚至有生命危險之后,整個鄭家一團糟。

  按照規矩應該由大兒子鄭向明坐上鄭家家主之位,可眼看著老頭子要死了,鄭良朋和鄭溫茂如何甘心把家主之位拱手相讓?

  鼻子上有一顆痣的鄭良朋,他嘆了口氣,說道:“醫生已經肯定爸活不過今天了,有些事情,我們必須要確定下來,鄭家不能一日無主,必須要重新確定一個掌舵人。”

  戴著一副眼鏡的鄭溫茂,他說道:“我同意二哥的話,我們不能讓鄭家一團亂,我覺得大哥不適合做鄭家的家主,說句難聽的,大哥你有勇無謀。”

  三兄弟之中,鄭向明體型最為碩壯,臉上的皮膚也很粗燥,他在特殊的部隊中服役過,濃重的眉毛皺了起來,喝道:“現在爸還沒死呢!你們就想著控制鄭家的事情了?鄭家落到你們兩個手里,遲早會被徹底敗光。”

  被自己的大哥一頓訓斥,鄭良朋和鄭溫茂臉色一陣難看,在他們看來自己的父親是必死了,第一人民醫院的專家都讓他們可以準備后事了。

  鄭鴻遠的心臟跳動越來越無力了,而且竟然還有萎縮的跡象,醫院的專家全部無能為力,并且判斷他的心臟隨時都會停止,這種情況就算是做手術也無濟于事,一系列的并發癥接踵而來,不是如今的醫療水準可以救治的。

  手里握著礦泉水瓶子的鄭琳怡,咬了咬單薄的嘴唇之后,她朝著昏迷的鄭鴻遠走去了。

  剛剛在來病房的路上,鄭婉清讓她先不要亂說話,可如今眼看著爺爺要沒得救了,現在只能試一試從沈風那里買來的藥了。

  鄭婉清的注意力集中在了自己父親他們身上,一個不留神,來不及阻攔鄭琳怡了,在她眼里一瓶古怪的礦泉水就想要讓她爺爺起死回生?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最重要的是現在她的爺爺處于昏迷中,根本無法靠著自己喝水的。

  在鄭琳怡走到昏迷中的鄭鴻遠身旁時。

  鄭向明、鄭良朋和鄭溫茂全部注意到了這一幕。

  鄭良朋質問道:“琳怡,你要干什么?”

  鄭琳怡將手中的礦泉水瓶子握緊了幾分,她單純的說道:“這瓶藥可以救爺爺。”

  鄭溫茂喝道:“胡鬧,你也不看看現在是什么時候?你手里的是藥嗎?醫生已經斷定了結果,你在這里添什么亂?沒事的話,立馬回家去。”

  鄭婉清見不得自己妹妹被欺負,她看著鄭溫茂,說道:“小叔,這是琳怡的一片心意,你也說爺爺救不活了,讓她胡鬧一番又何妨?”

  鄭溫茂氣的臉色漲紅:“大哥,你教出來的兩個好女兒,我倒要看看她要怎么救醒爸?”

  “如果她能夠救醒爸,那么我這個做小叔的,當眾給她下跪道歉都行。”

  鄭良朋在一旁冷笑著不說話,專家都斷定必死了,難道鄭琳怡手里的還是仙藥不成嗎?

  再說這仙藥太寒磣了吧?裝在一個礦泉水瓶子里的?

  鄭良朋戲虐道:“琳怡,你要怎么讓你爺爺喝下你手中的藥?”

  鄭婉清想要開口反駁,可她沒有反駁的理由了。

  在鄭向明想要阻攔自己小女兒的行為時。

  只見鄭琳怡打開了礦泉水瓶子,里面紫色的水中蘊含著靈氣,其中的靈氣飄散出了一些。

  被鄭鴻遠吸入鼻子里之后,下一秒鐘,他的手指顫動了一下,他竟然從昏迷中慢慢醒了過來。

  看到自己的爺爺醒了,鄭琳怡神色激動:“我就知道大哥哥不會騙我的,才剛剛打開放藥的瓶子,爺爺就醒過來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