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十七章 改行撿垃圾了?

  吳州市第一人民醫院附近。

  沈風自然不知道鄭婉清和鄭琳怡之間的談話,他看著面前擺放在地面上的七十萬,眉頭不自覺的微微皺起,暗自想道:“沒有儲物戒指還真是麻煩。”

  圍在吳仙師攤位旁的人,他們原本以為沈風腦子有問題,可在他們看到一疊疊紅彤彤的鈔票之后,他們的眼睛都要被閃瞎了。

  七十萬對于一個普通家庭來說,絕對不是一筆小數目了。

  居然真的有人愿意花七十萬,買一瓶加入古怪物質的礦泉水?

  這林子大了,什么鳥都有!

  這些人一個個全部是羨慕嫉妒恨的,他們在心里面憤怒的哀嚎著,為什么這七十萬不是給他們的?

  其中有兩個年紀輕的家伙,看著擺放在沈風面前的鈔票,眼眸里閃爍起了貪念。

  不過,周圍現在有這么多人,他們也不敢當眾搶劫的。

  吳仙師整個人是徹底的呆若木雞了,這和他預想的結果完全不一樣,看著地面上紅彤彤的百元大鈔,他臉頰上的肌肉不停抽搐著,難道現在的有錢人變得這么好騙了嗎?

  要知道吳仙師曾經靠著算命,騙到的一筆最大數目,也只是區區上萬而已。

  和沈風一比較,他有一種被打擊的心靈碎裂的感覺。

  沈風從始至終沒說什么故作高深的話,甚至擺出了一副愛買不買的態度,這樣都可以讓別人花七十萬買一瓶礦泉水?他真想找一堵墻一頭撞死!

  對于吳仙師等人的震驚,沈風完全沒有理會,目光掃視了四周,看到在人行道上有一個蛇皮袋。

  這個蛇皮袋很大且很破爛,應該是收破爛的人放塑料瓶用的,可能是不小心從收破爛的車上掉下來的。

  沈風站起了身,把蛇皮袋撿了起來。

  剛剛他的推測果然沒錯,在蛇皮袋里還有一個空的塑料瓶,他將塑料瓶拿出來之后,直接把一疊一疊的鈔票丟進了蛇皮袋里。

  隨后往身上一背,徑直朝著醫院門口的另一個方向走去了。

  吳仙師等人雖說想要搶了這七十萬,但現在有這么多人,根本沒有下手的機會,只能夠眼睜睜的看著沈風走遠了。

  在沈風走過醫院門口的時候。

  一道帶著疑惑的聲音,從醫院門口的地方傳了過來:“沈風?”

  沈風腳下的步子停頓,不自覺的朝著醫院的大門口看了一眼,眉頭不自覺的皺了皺。

  他沒想到一天會遇到兩個老熟人?站在醫院門口的赫然是蘇靜雨。

  蘇靜雨現在是吳州第一人民醫院的實習醫生,她忙了一個上午,在醫院里簡單的吃了點飯,因為下午休息的緣故,她想要約閨蜜逛街。

  昨天被沈風甩開了之后,她心里面極度的不爽,心情可以說是一直糟糕透了。

  誰知道在走到醫院門口的時候,居然遇到了這個讓她恨得牙癢癢的家伙。

  這個家伙換上了一身現代的衣服,頭發也剪短了,模樣倒是挺帥的,只是后背上背著的一個破蛇皮袋是什么鬼?

  在確定了對方是沈風無疑后,蘇靜雨快步了上來,氣呼呼的喝道:“沈風,你昨天為什么要甩開我?難道你就那么不想見到我嗎?”

  蘇靜雨打量著沈風,面前這家伙皮膚也太好了吧?相貌也年輕的過分,完全像是剛剛升入大學的學生,昨天是因為沈風的穿著和臉上的灰塵,才促使她沒有看的仔細。

  畢竟是曾經高中時代的老同學,沈風隨口說了一句:“你走的太慢了,不是我甩開你。”

  這種謊話誰信啊!

  明明就是故意把她給甩開的,美眸狠狠瞪著沈風:“你以為我是三歲小孩嗎?分明是你想要甩開我。”

  沈風無奈的聳了聳肩膀,原本看在是老同學的份上,他想要給蘇靜雨幾分面子的,所以才開口解釋了一句,現在看來對方根本不領情啊!他干脆直接點頭:“好吧,我是故意甩開你的,請問你還有事嗎?”

  這回蘇靜雨是氣的臉色發紅了,面前這家伙完全不按套路出牌啊!

  她是越想越氣,簡直是要氣炸了,她昨晚一再對著鏡子確認了,自己的相貌絕對是沒問題的,她不斷讓自己冷靜下來,在她想要開口說話的時候。

  一輛白色的寶馬穩穩停在了醫院門口,從車上走下來了一名一臉傲氣的青年。

  青年穿著一身的名牌,手里面捧著一束花,慢步走到了蘇靜雨面前:“靜雨,我知道你下班了,今天你總不會拒絕我的邀請了吧?難道和我吃個飯就這么難嗎?”

  蘇靜雨看著這個走過來的青年,她知道肯定是醫院里和她一起上班的同事通風報信的。

  這個青年是蘇靜雨的高中同學馮凱,家里算是有點錢的。

  自從他們在吳州相遇了之后,馮凱就對蘇靜雨展開了猛烈的追求攻勢,并且買通了蘇靜雨周圍的同事,他掌握了蘇靜雨每天上班和下班的時間。

  蘇靜雨的高中同學,當年自然也是沈風的同學了。

  看到背著蛇皮袋的沈風要離開了,蘇靜雨急忙喊道:“你不準走!”

  手里拿著鮮花的馮凱,他終于是注意到了這個背著蛇皮袋的小子,他眼眸里浮現了幾分疑惑,片刻之后,他才說道:“沈風?你是沈風?”

  他嘴角露出了笑容:“好多年不見了,聽說你當年考上了天海醫科大學?”

  雖說臉上有笑容,但他心里面已經陰沉了下來,為什么沈風和蘇靜雨會一起在這里?

  蘇靜雨是高中時代的校花,現在長得是越來越有感覺了。

  馮凱一定要將蘇靜雨給拿下,對于沈風這個窮小子,他當年不會放在眼里,現在就更加不會了。

  記得在高中的時候。

  有一次。

  馮凱說沈風偷了他的錢,當初沒有偷錢的沈風自然是不承認的了。

  那個時候,馮凱和沈風打了一架。

  結果當時長期吃不到肉,身體比較瘦弱的沈風,他自然是被馮凱給按在了地上。

  后來才知道馮凱根本沒有丟錢,他的錢被自己夾在書本里忘了。

  可馮凱那時候根本沒有道歉的意思。

  沈風看著面前這個神色高傲的青年,他想了一會之后,終于想起來這貨是誰了!

  而正當這時。

  “嘖嘖嘖——”

  馮凱嘴巴里發出了不屑的聲音,看著沈風后背上破爛的蛇皮袋,他嘲弄的說道:“照理來說,醫科大學畢業,你現在應該也是醫生了,難道你改行撿垃圾了?”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