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十六章 因為他很帥

  其實沈風真的給了一個很公道的價格。

  要知道這串玉珠當初王安雄是花了五百八十萬拍到的。

  一串玉珠總共有十顆,每一顆平均下來也需要五十八萬,再加上一片萎縮的紫葉草葉子,收個七十萬,這對于沈風來說簡直是破天荒的低價了,他是看在鄭琳怡這丫頭單純和心善的份上。

  而且他現在急需要賺到第一筆錢,有了第一筆錢做啟動資金之后,接下來就會好辦多了。

  他感覺到鄭琳怡這丫頭的體質非常特殊,因為沒有近距離的接觸,所以他無法確定這到底是一種什么體質?

  不過,鄭琳怡的體質雖說特殊,但他對一個小丫頭,還是根本提不起興趣的。

  這最后一顆玉珠內雖說有靈氣存在,可對于他來說多吸收一顆玉珠內的靈氣,起不到太大的作用了,他相信自己還能夠找到其余蘊含更多靈氣的物品。

  鄭婉清美眸中的神色變得凌厲了起來:“你確定不是在和我們開玩笑嗎?”

  對于這種脾氣不好,又自以為是的女人,沈風懶得理會:“你看我像是在開玩笑?愛買不買,我有求你們買嗎?”

  鄭婉清美眸中要噴出火來了,胸脯氣的上下起伏著,咬牙切齒的樣子,仿佛是要將沈風狠狠的大卸八塊一樣。

  鄭家在吳州市經營了不少產業,其家族絕對可以排入吳州市前十的行列了。

  鄭婉清又是鄭家的大小姐,從小含著金湯勺出生的命,她什么時候受過這樣的氣了?

  要知道她的身手非同一般,正常境況下可以輕松放倒三個成年人,在她想要好好的教訓一下這個不知所謂的騙子時。

  鄭琳怡可憐巴巴的說道:“婉清姐,你不要生氣了,現在救爺爺才是要緊的。”

  “我相信這位大哥哥的話,你先幫我給大哥哥七十萬,等回去之后,我用自己的零花錢還給你。”

  “我只是想為爺爺做一點事情,從小最疼我的就是爺爺,我不想到最后我什么事情也沒有做。”

  鄭婉清深呼吸了一下,她很疼愛自己這個妹妹,七十萬對于她們鄭家來說如同九牛一毛。

  可她不甘心白白便宜路邊攤上的一個騙子。

  眼下爺爺的性命危在旦夕,這些天,鄭琳怡一直愁眉不展的。

  鄭婉清了解自己這個妹妹的性格,如果今天不買下這個騙子手里的古怪礦泉水,恐怕她這妹妹會內疚一輩子,會認為自己沒有為爺爺做任何事情。

  冰冷的瞪了一眼沈風。

  鄭婉清往悍馬車上走去,沒一會時間,她手里拎下來了一個箱子。

  打開箱子,里面是一疊一疊紅彤彤的百元大鈔。

  在前些日子,鄭婉清為了她爺爺的病也是四處找名醫,聽說在吳州有一位號稱是“醫王”的中醫圣手。

  這位中醫圣手每次看病只收現金,而且要請他出手最起碼要二十萬打底。

  所以,當初鄭婉清取了一百萬的現金,一直放在車子里面。

  至于那位所謂的醫王,根本是靠著包裝打造起來的,治療個小毛小病還可以。

  當時在知道那位醫王的德性之后,鄭婉清自然是不會傻乎乎的給錢讓其治療了。

  她的性格是妒惡如仇的,為了不讓那位醫王繼續行騙,她借助了鄭家在吳州的勢力。

  第二天那位醫王就被依法抓起來了。

  而現在明知道面前的沈風是一個騙子,她為了讓自己妹妹今后不內疚,她也只能上當受騙一次了。

  再者沈風沒有逼著她們買,正所謂一個愿打一個愿挨。

  “我可以現在把錢給你,你不是說肯定可以救活我爺爺嗎?你和我們一起去一趟醫院。”鄭婉清心中浮現冷笑。

  沈風一副冷漠的樣子,抬頭看了眼鄭婉清:“還是那句話,愛買不買,你們爺爺的死活,掌握在你們自己手上,我沒空陪你們去醫院。”

  鄭琳怡拉了拉鄭婉清的胳膊,看著自己妹妹乞求的表情,她的心瞬間軟了。

  從箱子里拿出了一疊又一疊的鈔票,鄭婉清美眸中閃爍了一抹嘲弄,她將整整七十萬的鈔票全部擺放在了沈風面前的地面上,一改之前的脾氣,笑道:“這里是七十萬,錢你可要收好了。”

  她心里面就是氣不過,沒有把箱子送給沈風裝錢。

  整整七十萬抱在手里拿著走?恐怕沒到家,就會被不良企圖的人搶走的。

  鄭婉清咬牙在心里面想道:“你不讓我好受,你也休想要好受,小小年紀就出來行騙,這次當做花七十萬給琳怡這丫頭買個心安。”

  沈風完全不在意鄭婉清心里面想著什么,他將礦泉水瓶子遞給了鄭琳怡:“讓你爺爺喝下去,保證可以藥到病除。”

  鄭婉清現在是一秒鐘也不想看到沈風了,她拉著還想要說話的鄭琳怡往悍馬車走去:“琳怡,我們要快些去見爺爺了,不要再這里耽誤時間了。”

  鄭琳怡想起自己的爺爺危在旦夕,她只能跟著一起走了,只是在走進副駕駛內之前,她沖著沈風喊道:“大哥哥,謝謝你。”

  這差點讓鄭婉清氣的吐血。

  發動了車子之后,直接一腳油門,離開了。

  她們的爺爺就在旁邊的第一人民醫院治療,在悍馬車停靠在醫院的停車場內之后。

  鄭婉清沒有急著下車,她知道自己這個妹妹雖然單純,但智商絕對以一等一的,以十六歲的年紀就升入高三了,現在每一次考試,成績全部是年級排行前五的。

  “琳怡,你為什么會相信那小子不是騙子?”鄭婉清問道。

  手里緊緊拿著礦泉水瓶子的鄭琳怡,她歪著腦袋想了想,說道:“因為他很帥,而且他身上給我一種很舒服的感覺。”

  “他的眼神也很清澈,騙子不會有這么清澈的眼神!”

  因為他很帥?

  這是什么理由?

  鄭婉清要瘋了!

  完全把后面的話給忽略了,這第一句話就足夠讓她崩潰了,什么時候她的妹妹變得花癡了?

  事已至此。

  鄭婉清舍不得責罵自己這個妹妹,花了七十萬,讓她的妹妹開心一點,這也是值得的。

  只是她不甘心這些錢落入了一個騙子手里。()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