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十三章 只有他能救你

修煉一途分為后天、先天、筑基  后天和先天屬于是打基礎,只有跨入筑基期才算是邁進了修煉的門檻。

  其中后天分為一層到十層,十層之上便是先天了。

  當年沈風初臨仙界的時候,他修煉到后天二層花了一年的時間。

  期間不凡服用了一些靈草,他當初服用的靈草要比紫葉草高端不少的,可縱使如此也花了整整一年的時間才突破到后天二層。

  這次沈風一身修為散盡,可有了之前的經驗之后,他掌握了修煉竅門。

  再加上他這具混亂的仙帝之軀,在經過紫葉草的藥力和玉珠內靈氣的調理,比之前恢復了一些。

  肉身的恢復帶動了他修為的突破,這才使得讓他直接跨入后天二層。

  不過,想要徹底恢復這具仙帝之軀,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他現在這具仙帝之軀的強度,連他巔峰狀態的千分之一也沒有達到,由此可見,他這具軀體變得有多么的糟糕了。

  要不然就算一身修為散盡,他光靠著仙帝之軀也絕對是極為強悍了。

  在突破到后天二層之后。

  沈風沒有立馬從木桶內站起身來,看著窗外越來越亮的天色。

  收許東為記名弟子,完全是他臨時決定的。

  現在他身上身無分文,今天開始他必須要盡快賺夠一大筆錢,然后回家見見自己的父母。

  雖說他問許東開口要錢,對方肯定不會拒絕的,但他身為仙帝,而許東只是他的記名弟子。

  要他直接問剛收的記名弟子要錢?這對于沈風來說根本做不到,再者他想要讓父母花自己親手賺的錢。

  在仙界一千年。

  地球盡管只過去了短短三年,可他知道自己的父母肯定很傷心,他想要親手去彌補才有意義。

  當年沈風是在吳州上的高中,他的家里住在山區,附近沒有比較好的高中。

  正好在吳州有一個親戚,沈風的父母就讓他暫住在親戚家里。

  每個月都會打給親戚一筆錢,沈風的父母每天從早忙到晚,那時候所有錢全部給了那個親戚。

  沈風對那個親戚沒有任何的好感,當年寄住在他家里的時候,對他極為的苛刻,甚至一個月吃不到一塊肉。

  當初的沈風只是一個山區里出來的孩子,他清楚父母打過來的錢,一部分被這所謂的親戚給私吞了。

  為了不讓自己的父母失望,他一直隱忍著,最后終于考上了天海醫科大學。

  當年他經常受到這所謂親戚一家的冷嘲熱諷,他們只是看在有錢私吞的面子上,才愿意讓沈風寄住在家里的。

  回想著曾經的往事。

  沈風心里面一陣發悶,當年不管是高中,還是進入大學,他在別人眼里都是一個窮小子。

  曾經那些鄙夷的目光仿若還在眼前,他低聲自語道:“這次回來,我會給你們所有人一個驚喜的。”

  在仙界經歷了諸多磨難,沈風始終可以保持平靜,現在想到曾經地球的往事,他的情緒卻浮動了起來,由此可以看出,這些年少往事在他心里面留下了無法磨滅的痕跡。

  當年在沈風穿越到仙界的時候,他家里面還沒有安裝電話機,也不知道現在家里有沒有通訊工具了?

  他打算今天抽時間去一趟那所謂的親戚家,看看他們可不可以直接聯系到他的父母。

  他現在至少要給父母盡快報個平安。

  將腦中的思緒暫時收了起來,沈風思考著在如今的地球做什么事情可以最快賺到錢?

  而在他想著賺錢辦法的時候。

  吳州市。

  古玩城的奇寶閣內。

  錢胖子腦袋上綁著繃帶,臉上充滿了慌張不安的神色。

  昨天在出了車禍之后,王安雄送他去醫院里簡單治療了一下,畢竟不是太嚴重的傷勢。

  在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之后,王安雄和錢胖子沒有了吃飯的心情,他們一直在想著沈風所說的話。

  直到晚上王安雄把錢胖子送回了奇寶閣內,他們只希望沈風兩天后真的回來拿補辦的身份證。

  誰知道午夜十二點一過,算是到第二天了。

  睡著的錢胖子忽然來了尿意,在剛剛走到衛生間門口的時候,他直接滑了一跤。

  摔得他屁股都要裂開了。

  之后詭異的事情接二連三的發生,走下樓梯想要喝口水,直接從樓梯上滾了下去。

  終于可以喝到水了,他差點又被水給嗆死了。

  一件件倒霉的事情不斷的發生,錢胖子開始感到害怕了,隱隱的覺得不對勁,他立馬打電話給王安雄。

  在王安雄來到這里之后,倒霉的事情才暫時終止了。

  沈風的天地無極測命術只看出了錢胖子當天有血光之災,畢竟當初錢胖子和王安雄全部對他很敷衍,他并沒有幫錢胖子仔細在算一算了。

  所以,午夜十二點一過,在第二天到來的時候,可能是由于那把帶著陰氣的古樸彎刀。

  其中的陰氣又進入了錢胖子的體內不少,再加上彎刀擺放的位置不對。

  錢胖子的運勢自然是越來越差了,再這樣下去,他早晚會死于意外之中。

  頭上綁著一層綁帶,鼻青臉腫的錢胖子,看著坐在椅子上的王安雄,他聲音發抖的說道:“王哥,這絕對不是意外這么簡單,我現在該要怎么辦?如果這樣下去,我早晚會死于非命的。”

  王安雄語氣凝重的說道:“錢胖子,看來這個世界上,的確有我們無法理解的事情,現在也只有他能夠救你了。”

  錢胖子自然知道這個他,就是沈風。

  他現在心里面后悔的腸子都青了,恨不得狠狠的抽自己幾耳光,如果他昨天好好請教一下沈風,那么他可能就不會發生這么多倒霉的事情了,而且他猜測自己的霉運還要一直延續下去,直到他徹底離開這個世界。

  王安雄嘆了口氣,說道:“這次我們都看走眼了,那位小兄弟是一個高人。”

  “我只怕昨天我們得罪了他,根本不相信他所說的話,就算他之后來了,他還愿不愿意出手救你?”

  錢胖子拉聳著腦袋:“王哥,那我要怎么彌補?”

  王安雄說道:“一切等他來了再說,從現在起,我暫時留在你店里。”()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