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十一章 師公

  強烈推薦:

  過了好半晌之后。

  許東才強行讓自己的情緒平靜下來,身上的手機之前被孫威和孫飛虎給收走了。

  他走到了這對兄弟面前,從孫飛虎身上摸出了一部手機:“說真的,我要謝謝你們,要不是有你們兩個小人,我不會在今晚遇到師父的,你們兩個會得到應有的下場。”

  如今在吳州市。

  原本支持許東的兄弟,大部分被調到相鄰的城市中去擴展產業了,這是之前孫威和孫飛虎一手安排的,由于這兩個人平時表現的對許東最為忠心,所以沒有人懷疑這件事情。

  想了一會。

  許東撥出了一個號碼,在電話被接通之后,他聲音凝重的說道:“阿豹,你現在身邊有沒有人?你只要不動聲色的聽我說就可以了,聽到了沒有?”

  想來想去阿豹是現在他唯一可以信任的兄弟了,這里的事情必須要有人來處理。

  還有內部那些支持孫威和孫飛虎的人,這次也必須要一次性的清理出去。

  在阿豹回應了一句之后,許東簡略的把事情說了一遍。

  按照之前孫威和孫飛虎的計劃,要讓許東神不知鬼不覺的在吳州蒸發。

  他們作為許東最好的兄弟,之后自然是順理成章的接收所有產業了,幾乎沒有人會懷疑到他們兩個身上。

  只可惜他們不長眼睛的惹上了沈風,這就是他們今晚計劃失敗的原因了。

  在打完電話之后,許東恭敬的對著沈風,說道:“師父,這里的事情馬上會有人來處理,您在吳州還沒有落腳地呢吧?今晚給您安排住處,我們在這里稍等一會。”

  沈風點了點頭。

  這個記名弟子既然收下了,那么他也不再推辭了。

  孫威和孫飛虎兩兄弟陷入了絕望之中,他們知道自己這次是徹底完蛋了。

  大約半個小時后。

  從遠處有刺眼的燈光傳來,一輛轎車停在了樹林外,隨后從轎車上走下來了五個人,他們快步走進了樹林里。

  跑在最前的是一個十七歲左右的少年,身上是一副吊兒郎當穿著打扮,直接沖到了許東面前:“老頭子,你沒事吧?”

  這少年是許東的兒子許文星,目前在吳州的一所私立高中上學。

  可能是長期和混子在一起,自然而然的染上了一些不良風氣。

  一名緊跟著走進來的中年男人,他的手臂上紋了一頭兇猛的豹子,他急忙說道:“東哥,你打電話給我的時候,文星正好在我旁邊,他非要跟著一起過來。”

  許東點了點頭并無責怪的意思,道:“阿豹,你先把孫威他們帶走處理了。”

  許文星看著地面上的孫威和孫飛虎,他身子猛的沖到了這對兄弟面前,右腳毫不客氣的在他們身上一陣踢蹬:“什么玩意?你們兩個能夠有今天,還不是靠著我家老頭子,竟然還敢玩這種把戲?”

  許東開口道:“算了,他們會得到應有的懲罰,讓阿豹帶走他們。”

  許文星不爽的又踹了兩腳之后,他才罵罵咧咧的停止了:“這種人就應該要剁碎了,丟進河里去喂魚。”

  阿豹對著跟在身后的三名手下,道:“把他們幾個扔上車。”

  隨后,他又對著許東,說道:“東哥,我安排了專門的車子來接你,應該再有兩分鐘左右就會到了,我先去把這幾個狗東西給處理了。”

  許東揮了揮手示意阿豹他們離開,他沒有將沈風介紹給阿豹認識,他知道像自己師父這樣的人物,肯定不喜歡太過高調的。

  阿豹不是一個喜歡多話的人,見東哥沒有解釋,他也不再去想一旁的沈風是什么人了!

  在阿豹他們離開之后。

  許東看著許文星,他道:“文星,這位是我的師父,也就是你的師公,還不快來拜見你的師公?”

  他沒有給阿豹介紹沈風,這是在情理之中的。

  可許文星是他的親生兒子,有些禮數是不能忽略的,尤其是在這等神仙一般的人物面前。

  一臉桀驁的許文星,他原本正好在打量沈風,忽然聽到自己父親的話,他以為自己的耳朵出問題了:“老頭子,你說什么?”

  眼前的沈風穿著破爛,但模樣也就二十歲左右,因為一身修為的緣故,他的外貌反而是越來越年輕了。

  “啪!”

  許東手掌直接拍在了許文星的后腦勺上,他極為嚴肅的喝道:“你小子,難道聽不懂我的話嗎?我讓你叫師公!這位是你的師公,你現在聽明白了嗎?”

  許文星從來沒見過自己的父親這么嚴肅,可要讓他叫一個比自己大不了幾歲的人師公?

  他原本性格就叛逆,這要讓他如何叫得出口?

  許東的臉色陰沉了下來“文星,如果你不愿意叫,那么從今天起,你也不是我的兒子了。”

  一旁的沈風隨意的擺了擺手:“許東,隨他吧!我們之間的師徒關系,不必牽連到其他人。”

  許東狠狠的瞪了一眼許文星。

  外面又有燈光在照進來了,應該是來接許東他們的。

  可正當這時。

  沈風眉頭一皺,他說道:“許東,讓外面來接你的人不要進來,讓他們先老實呆在車上。”

  許東自然不會違背師父的話了,他跑出去吩咐了一聲之后,他又快步跑了進來:“師父,我按照你的吩咐叮囑了他們。”

  許文星心里面是極度的不爽,看著這個比自己大不了兩歲的家伙,隨意的差遣自己的父親,而他的父親還屁顛屁顛的很高興,他在心里面自語道:“老頭子是著了什么魔?這家伙到底是誰?”

  剛剛許東沒有說過在這里發生的事情,他在電話里也只是簡略的說了,他被孫威等人追殺,最后孫威他們被拿下了,關于沈風的神通手段,他沒有說出來,他要為自己的師父保密。

  許文星不是一個沒有腦子的人,想到之前孫威他們的人數,自己的父親可以活下來,難道說是這個家伙出手的?

  可就算這家伙身手不錯,自己的父親也不必拜其為師吧?

  太古怪了!

  這一切都太古怪了!

  趁著許東不注意,許文星靠近了沈風,用極低的聲音說道:“小子,不要裝神弄鬼的,你糊弄不了太久的。”

  沈風根本沒有理會許文星。

  他剛剛感覺到了空氣中有靈藥的氣息,這種氣息非常像紫葉草的。

  紫葉草是生長在仙界的一種低階靈草,不過,對于現在的沈風來說正好有用。

  這種紫葉草生長在樹木的內部,平時全部收斂氣息的,只有在晚上的特定時間,才會散發出靈藥的氣息。

  沈風算了一下時間,現在正好是紫葉草散發氣息的時候,看來他的感覺沒有錯了,這里就有紫葉草。

  感應了一番之后。

  沈風朝著一棵參天大樹走了過去,這棵大樹估計好幾個人都抱不過來。

  見沈風莫名其妙的舉動,許文星不屑道:“老頭子,你是不是被糊弄住了?這小子……”

  只是在許文星的話還沒有說完時。

  在許東剛剛要教訓自己這個口無遮攔的兒子時。

  沈風直接對著面前那棵參天大樹轟出了一拳。

  “砰!”

  “咔!咔!咔!——”

  一聲悶響在黑夜里回蕩,緊接著,參天大樹之上出現了密密麻麻的裂紋。

  最后又是“砰!”的一聲。

  這棵參天大樹的樹干快速碎裂開來,整棵大樹是應聲而倒,這棵大樹的主干碎裂的不成模樣了。

  沈風看著被自己轟碎的主干之中,赫然生長著一株紫色的植物,他嘴角浮現了一抹笑容。

  不遠處的許東還勉強可以接受,畢竟他認定了沈風是神仙一般的人物。

  只是許文星徹底的傻眼了,這是要鬧哪樣?

  把眼前一棵參天大樹給轟擊的裂開來,而且這棵參天大樹還變得四分五裂的倒在了地面上?

  這不是在拍電影吧?

  這等力量根本不是人類可以擁有的。

  許文星一直非常崇尚力量,他的眼眸猛的變得閃亮無比。

  “噗通!”一聲。

  直接朝著沈風下跪:“師公在上,請受徒孫一拜!”

...166網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