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七章 算你倒霉

  (女生文學)

  夜幕漸漸降了下來。

  銀白色的月光如瀑布般傾瀉而下。

  九月份的夜晚,偶爾吹過的微風,讓人感覺非常舒服。

  吳州市在華夏國只屬于一座二線城市。

  一個幾乎荒廢了的公園里,到處都是雜草叢生。

  在這個荒廢公園的一條人工湖泊邊上,有一個小樹林,由于長時間沒有人打理,這里的樹木長得極為茂密,空氣里回蕩著蟲鳴聲。

  沈風盤腿坐在湖邊的一棵大樹旁。

  在擺脫了蘇靜雨之后,他就迫切的想要找個安靜的地方,這幾乎沒有人來的公園,正好適合他吸收那一串玉珠內的靈氣。

  對于錢胖子和王安雄出車禍的事情,他絲毫不知情,天地無極測命術只能夠算出錢胖子有血光之災,具體發生的事情是無法測算出來的。

  不過,沈風已經提醒過錢胖子,他認為自己是仁至義盡了。

  這次不惜一切代價回到地球,他現在最想要做到事情就是給父母衣食無憂的生活。

  一身散去的修為可以慢慢恢復,有了之前在仙界的修煉經驗,他等于是再重走一遍老路,這次修煉起來肯定會事半功倍的。

  再說他的這具仙帝之軀雖然混亂不堪,但是只要好好調理,散去的修為需要重新來過,而這具仙帝之軀可以直接恢復的。

  在仙界的時候,沈風融合了多種強大無比的功法,自創了一種名叫“帝王訣”的功法。

  他相信自己自創的帝王訣,在仙界的所有功法之中,可以穩穩的排進前三的行列,甚至沖擊第一和第二也是有可能的。

  右手中握著從王安雄那里獲得的一串玉珠,身體之內運轉起了帝王訣的修煉法門。

  如今他身體內的經脈也很亂,必須要先將全身的經脈理一遍。

  抽取著這串玉珠內濃郁的靈氣,慢慢的往自己身體內調動,在帝王訣的運轉之下,他全身的經脈開始漸漸得到改善。

  隨著時間的推移。

  這一串玉珠總共有十顆,其中六顆上出現了裂紋,有要碎裂開來的趨勢了。

  這六顆玉珠內的靈氣要被沈風給抽干凈了,沒有了靈氣的支撐之后,玉珠自然是要碎裂的。

  雖說全身混亂的經脈不可能一次就調理好,但最起碼靈氣在經脈中可以順暢的運行了。

  修煉一途后天、先天、筑基……

  只有跨入筑基才算是踏進了修煉的門檻。

  現在沈風一身修為盡散,別說是筑基了,就連后天也沒有抵達,只是他的這具仙帝之軀強悍而已。

  在他要將剩余四顆玉珠內的靈氣也抽干凈時,他眼眸中的神色一凝,有人在往這里靠近。

  大半夜的,有誰會來這種荒廢了的公園?

  大約二十幾秒過后。

  一道身影一瘸一拐的竄入了這個樹林里。

  這是一個極為狼狽的中年男人,他的左手和右腳上流著鮮血。

  沈風一眼就看出這個中年男人左手的手筋和右腳的腳筋被挑斷了。

  在這個中年男人竄入樹林后,很快,五道身影追了進來。

  為首的一人,臉上帶著狠辣的笑容:“許東,別逃了,念在我們兄弟一場的份上,我會給你一個痛快。”

  一瘸一拐的中年男人停下了腳步,看著前面的人工湖泊,他臉上布滿了憤怒:“孫威,我一直把你當做我最好的兄弟,我有哪里對不起你了?你要這么對我?”

  為首那個名叫孫威的中年男人,冷笑道:“這個世界上有誰不想做老大的?我厭煩了在你手下做事的日子了,你作為老大,這樣不許我們碰,那樣也不許我們碰,難道要讓兄弟們跟著你一起喝西北風嗎?”

  許東感受著左手和右腳上傳來的疼痛,他胸口劇烈的起伏著,眼睛里布滿了血絲。

  他在吳州市起先靠著不正當的行業起家,可他不是一個大奸大惡之人,所以他慢慢的將所有行業全部洗白了,如今在吳州,他有三家KTV和三家飯店,混得算是不錯了。

  只是他訂下了規矩,在他名下的產業里不能夠經營違法的生意。

  有不少兄弟是支持許東的做法,而有一部分和他一起打拼的兄弟,他們心里面漸漸有了別的心思。

  孫威就是其中一人。

  在孫威身旁站著一名身體極為碩壯的男人,他是孫威的弟弟孫飛虎,擁有一身的蠻力,可以輕松放倒三到四個正常的成年人。

  在許東的產業里,孫威和孫飛虎可以說是有著很高的地位,他們是許東最信任的兄弟。

  可他們心里面早已經對許東不滿了,謀劃了數個月后,將支持許東的人調走,他們終于找到這個下殺手的機會了。

  之前被挑斷了一根手筋和腳筋之后,孫威他們還想要將許東的另外一根手腳和腳筋也挑斷的。

  誰知道在緊要關頭,一名投靠了孫威他們的人良心發現,他拼了命的讓許東逃脫了出來,而他則是死在了孫威他們手上。

  孫威和孫飛虎冷眼看著許東,在他們身后跟著三名手下。

  可能是由于夜晚,樹林里的光線比外面昏暗,他們并沒有發現不遠處盤腿而坐的沈風。

  “許東,你就認命吧!繼續跟著你沒有發展的前途了,在我們吳州王安雄是白手起家的,他的紫悅會所代表了身份的象征,如果跟著你,那么我們永遠也不可能到達那一個層次。”孫威冷漠的說道。

  身上被汗水浸透的許東,憤怒之色逐漸在他臉上褪去,看著面前的孫威和孫飛虎,他把這些人當做兄弟,最后卻落得了這樣的下場?要怪只能夠怪他有眼無珠了。

  他面帶絕望,嘆了口氣,道:“別動我的家人,你們要的只是我的產業,念在我們曾經是兄弟,請你們放過他們。”

  體型碩壯的孫飛虎,他舔了舔嘴唇:“沒聽過斬草除根嗎?你以為我們是傻子?”

  “對了,嫂子的身材保持的一直不錯,我會好好照顧照顧她之后,再讓你們一家團聚的。”

  許東頓時滿臉猙獰,他一瘸一拐的拼了命朝著孫飛虎沖去:“孫飛虎,你不是個東西。”

  可惜。

  “砰!”的一聲。

  面對走路都困難的許東,孫飛虎直接一腳踹在了他的肚子上。

  被踹倒在地上的許東,他的身子正好對著沈風的方向。

  這回孫飛虎和孫威他們總算是看到盤腿坐著的沈風了。

  微微愣了一下,見沈風穿著破爛,頭發也很長,儼然是一副乞丐的模樣。

  孫威冷聲道:“死乞丐,你看了不該看的東西,今天算你倒霉了,跟著一起上路吧!”

  孫飛虎笑道:“許東,有一個乞丐陪你一起上路,你在黃泉路上也不會太寂寞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