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六章 靈驗了

  誰也沒想到沈風會突然說這樣的話。(八一]}81

  錢胖子向來是不信這些玩意的人,心里面冒出了隱隱的怒意,在他眼里這分明是詛咒,要不是沈風治療好了王安雄的舌頭,他想要立馬脫口而出的嘲笑了,他今天有血光之災?這簡直是無稽之談。

  王安雄原先對沈風非常有好感,可在來了這么一出之后,心里面也有反感在滋生,他同樣是不相信這些運勢和風水之說的。

  甚至他開始懷疑沈風治療好他的舌頭,這是不是一個巧合?

  沈風現在的樣子和江湖騙子沒有兩樣。

  蘇靜雨覺察到了錢胖子和王安雄的臉色變化,她急忙扯了扯沈風的衣角,她自然也不相信這些鬼話的。

  錢胖子聲音冷了幾分:“小兄弟,謝謝你好意的提醒,我會注意的。”

  沈風聽出了錢胖子語氣中的敷衍。

  不過,根據天地無極測命術的推算,錢胖子只是有血光之災,并沒有生命危險。

  可如果這把帶有陰氣的彎刀長期在這里放置,恐怕錢胖子距離死亡不遠了。

  王安雄的熱情減退了一些:“小兄弟,今天我讓錢胖子老實的留在店里,讓他哪里都別去。”

  沈風不喜歡自討沒趣,他看得出王安雄也不相信他說的話。

  可能實在是他說的話出了常人理解的范疇,這個世界上哪有人可以看出其他人的運勢?

  “不打擾了,過兩天,我會來這里拿身份證。”沈風徑直往古玩店外走去。

  王安雄和錢胖子沒有挽留。

  蘇靜雨隨即跟了出去,在離開古玩店之后,她說道:“沈風,你剛剛該不會是靠著運氣,才將王安雄的舌頭治療好的吧?還說有什么血光之災?你和之前的吳仙師還是同行?”

  在沈風說了這么不靠譜的話后,蘇靜雨也開始懷疑沈風的醫術了。

  沈風沒好氣的說道:“吳仙師是騙子,而我不是。”

  蘇靜雨抿著嘴唇,嘴角露出笑意:“這么說來,古玩店的老板如果今天外出,那么他真的會有血光之災?你還能夠看出別人的運勢?”

  “那你給我看看唄,看看我最近為什么事情而煩惱?”

  沈風看了一眼蘇靜雨,平淡的說道:“近段時間你桃花泛濫,而且是一堆爛桃花。”

  說完。

  腳下的步子加快,正好前面的人開始多了起來,沈風直接走進了人群之中。

  蘇靜雨猛的一愣,最近的確有人對她展開猛烈的追求攻勢,而且家里也在給她安排相親對象,這居然真的被沈風給說中了?

  一定是靠蒙的,一定是這樣的。

  回過神來之后,蘇靜雨見沈風走進了人群里,她心里面對沈風的好奇不減反增,可快步跟進人群之中后,她哪里還找得到沈風的影子?

  不憤的咬著嘴唇,狠狠的跺了跺腳,蘇靜雨在心里面嬌喝道:“沈風,不要再讓我遇到你,要不然我和你沒完。”

  氣質如同蓮花的蘇靜雨,從小在別人的追求下長大,沈風是第一躲著她的男人,她當然是無法接受了。

  沈風在甩掉了蘇靜雨之后,他想要找個安靜的地方,吸收手上那串玉珠內的濃郁靈氣了。

  而正當此時。

  奇寶閣內。

  錢胖子氣不打一處來:“王哥,那小子或許在醫術上有幾分本事,但不值得我們太過的結交,說我有什么血光之災?他還真以為自己是神仙了?”

  王安雄點了點頭,說道:“錢胖子,你用不著這么激動,他畢竟幫我恢復了味覺,之前拒絕了你店里的鎮店之寶,數千萬的吸引力,不是那么容易抵御的。”

  王安雄若有所思。

  錢胖子繼續說道:“王哥,說不定那小子是放長線釣大魚,他是被別有用心的人安排過來的,一般人不可能對價值數千萬的東西無動于衷。”

  王安雄擺了擺手,說道:“好了,先不提這件事情,我的味覺恢復了,可以痛快的吃一頓了,我嘴巴里已經有兩年沒滋沒味了。”

  錢胖子吞了吞口水,笑道:“王哥,去你的紫悅會所,我有好幾天沒去你那里吃飯了,我來當你的司機開車。”

  王安雄和錢胖子都沒有把沈風的話放在心上。

  錢胖子駕駛著一輛黑色奔馳,王安雄坐在副駕駛上。

  在行駛過一條幾乎沒有車輛的馬路時,錢胖子猛的將度提升了上去。

  可就在這個時候。

  黑色奔馳旁邊忽然竄出了一輛裝有活貨物的卡車。

  卡車突然方向失靈了,如同一頭鋼鐵猛獸一般,朝著錢胖子駕駛的黑色大奔沖了過來。

  錢胖子現之后,他已經來看不及扭轉方向盤躲避了,臉上布滿了驚慌,眼眸里充斥著恐懼。

  “砰!”的一聲。

  大卡車和黑色奔馳來了同一個親密接觸。

  奔馳車立馬變得慘不忍睹,里面的安全氣囊全部彈了出來。

  在經過如此嚴重的碰撞之下,出奇的是王安雄身上竟然沒有受任何的傷。

  而負責駕駛的錢胖子,他的頭部流出鮮血,手臂上也被玻璃碎片給劃破了,模樣看上去有點凄慘,可同樣是保持著清醒,應該是沒有生命危險。

  在被撞擊之后。

  王安雄和錢胖子沒有立馬走下車子,他們互相對視了一眼,可以從對方的眸子里看到驚疑不定,頃刻間陷入了不敢置信之中。

  回想著之前沈風說錢胖子有血光之災的事情。

  為什么王安雄同樣坐在車子里,身上卻沒有受到傷害?

  這會是一個巧合嗎?

  他們兩個不由自主的否定了,如果說治療好王安雄的舌頭是一個巧合,那么巧合的事情不會接二連三的生,這只能夠說明沈風真的看出了錢胖子有血光之災。

  大卡車的司機也只是受了一點輕傷,他立馬走到黑色奔馳車旁,看到里面的人沒有大礙:“你們沒事吧?”

  語氣中充滿了焦急和不安,他一個小小的卡車司機,可賠不起巨額的醫療費。

  卡車司機的聲音,促使王安雄和錢胖子回過了神來,他們兩個眼眸里浮現了點點驚恐之色。

  “馬上打電話給那位小兄弟。”王安雄急切的說道。

  錢胖子苦笑道:“王哥,他沒有留下聯系方式,只說過兩天后會來拿補辦的身份證。”

  聞言。

  王安雄一陣的懊惱,他現在幾乎可以確定,沈風是一個高人。

  可以遇到這樣的高人,這是他們的福氣,可他們卻錯過了這一次機會。

  他在心里面祈禱,兩天后沈風一定要去奇寶閣拿身份證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