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五章 血光之災

  苦澀的味道在王安雄味蕾上擴散開來。

  一愣之后,他臉上隨即被驚喜給充斥滿了,在這兩年時間里,他的舌頭連任何味道也品嘗不出來,對于喜歡美食的他來說,這是一種非人的折磨。

  猛的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他激動的抓住了沈風的手臂:“這是真的嗎?我的味覺恢復了?”

  吳州的各大名醫對他的舌頭全部是束手無策,他心里面幾乎已經是放棄治療了,可眼前這個打扮如同乞丐的年輕人,卻在短短的幾分鐘時間里,將他的味覺給恢復過來了?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王安雄深刻的體會到了這句話的意思,如果剛才他拒絕了沈風的治療,那么等于是錯過了一次恢復味覺的機會。

  可以三針治療好他的舌頭,由此可見,面前這個年輕人超群的醫術了。

  “小兄弟,感謝的話我不多說了,你有什么要求盡管提出來。”王安雄語氣無比的真摯,他已經受夠了那種食之無味的生活,再說面前這個年輕人值得他結交。

  沈風晃了晃手中的一串玉珠:“你已經付過報酬了。”

  他現在雖然想要大筆的錢,以此來讓父母衣食無憂,但他不喜歡欠下人情。

  在他看來幫王安雄治療好舌頭,他獲得一串玉珠,他們之間兩清了。

  身為仙帝,想要在地球賺錢,應該是非常容易的。

  面前這個年輕人,從始至終神色沒有絲毫變化,王安雄是越發的看不透了:“小兄弟,是我矯情了,這里有一張我會所的會員卡,你有空可以來吃飯,所有消費全部免單。”

  王安雄拿出了一張正面是紫色,背面鍍著一層黃金的卡片,整張卡片看上去奢華無比。

  不管沈風愿不愿意接受,王安雄直接把卡片塞進了他的手里:“小兄弟,這是我會所里的一張會員卡而已,你該不會連一張會員卡都不愿意收吧?我是真心把小兄弟你當做朋友了。”

  蘇靜雨和錢胖子在看到這張紫色卡片之后,他們臉上浮現了幾縷震驚之色。

  這乃是紫悅會所的至尊紫卡。

  紫悅會所作為整個吳州最大、最豪華的會所,想要踏入其中消費有一定的門檻。

  整個吳州持有至尊紫卡的不超過十人,擁有至尊紫卡等于是身份的象征。

  紫悅會所一共有二十八層,想要到越高的樓層消費,必須要等級越高的會員卡。

  等級最低的會員卡是銅卡,然后是銀卡和金卡。

  至尊紫卡是紫悅會所最高等級的會員卡。

  在仙界一千年,沈風變得極為隨性,感受到了王安雄的感激,只是一張卡片而已,他隨意的拿在了手里。

  王安雄這才露出了滿意的笑容,他瞪了一眼錢胖子:“這位小兄弟是我的恩人,難道錢胖子你不準備表示表示嗎?”

  在見識到沈風的醫術后,錢胖子對這個打扮的像乞丐的年輕人大有改觀,他知道王安雄想要結交這個年輕人,他肥胖的臉上擠出笑容:“小兄弟,剛剛我多有冒犯了,以小兄弟你的醫術,吳州那些所謂的名醫,的確是遠遠比不上你。”

  只要是人,誰沒有個生病的時候?

  雖說沈風只展現出了治療舌頭的醫術,但其余方面應該也不會太差吧?

  不管如何,沈風今天幫王安雄恢復了味覺,他錢胖子必須得要表示一下,心里面一陣的肉痛,嘴上卻說道:“小兄弟,我這家店里,只要你看中的東西,你可以隨便挑選。”

  王安雄拍了拍錢胖子的肩膀,他對著沈風笑道:“小兄弟,今天這錢胖子的覺悟很高,他這里可是有價值數千萬的鎮店之寶的,讓我來幫你挑選吧!”

  錢胖子整張臉是徹底的垮了下來,心里面別提有多郁悶了。

  只是他和王安雄的關系不一般,可以說當年王安雄救過他的命,還給他介紹了不少生意。

  他知道王安雄只是借他之手在送禮,之后肯定會補償給他的,但那鎮店之寶可是他費了一番工夫才弄到手的啊!

  從王安雄的味覺恢復過來之后,蘇靜雨一直陷入呆滯中沒有回過神來。

  她沒想到沈風竟然真的幫王安雄恢復了味覺?前后治療的時間才花了幾分鐘?這可是連他們醫院里的專家也無能為力的病癥啊!

  接著王安雄直接送出了至尊紫卡?她也是聽說過紫悅會所的這種最高級別的會員卡的。

  最后王安雄還要親自挑選出錢胖子店里,價值數千萬的古董送出去,沈風馬上要變成千萬富翁了?

  沈風感應過這家店了,沒有他所需要的東西,收了王安雄的至尊紫卡,這已經是他的極限了,他說道:“其余東西我不需要了,幫我辦理一張身份證吧!”

  之后想要做火車或者飛機去見父母,肯定會需要用到身份張的,在仙界一千年,他的身份早就弄丟了。

  隨口胡編亂造了幾句,說是自己之前在深山里和師父學藝了幾年時間,這才剛剛從深山里出來,把身份證給弄丟了。

  蘇靜雨和王安雄等人不疑有他,沈風的這副穿著打扮的確像是從深山老林里走出來的。

  見沈風真的不要錢胖子店里的東西。

  王安雄心里面有點佩服面前這個年輕人了,在數千萬面前可以不為所動,這種品質極為的難得:“錢胖子,幫這位小兄弟去補辦一張身份證,這應該沒有什么問題吧?”

  錢胖子急忙點頭,只要保住他的鎮店之寶就行:“放心,我保證在明天之前,幫這位小兄弟補辦好身份證。”

  沈風點了點頭,他對著錢胖子說道:“你今天有血光之災,最好不要出門。”

  他自己去補辦身份會很麻煩,現在錢胖子幫他去補辦了,這倒也讓他省事了不少。

  所以出于回報,他提醒了一下錢胖子。

  在當年,他剛剛到仙界的時候,對很多事物都非常感興趣,那時候他學了一門《天地無極測命術》。

  在仙界也不是人人都可以修煉的,同樣有不少無法修煉的普通人。

  這天地無極測命術是用來測算出普通人的運勢和風水等等之類的,并不需要靈氣的輔助。

  當然對于修煉者則是毫無用處了,畢竟一旦踏上修煉一途,自身的命運就會變得詭異莫測了,不是天地無極測命術可以測算出來的。

  剛剛踏入這家古玩店的時候,沈風看到了在正對著門的柜臺上擺放著一把古樸的彎刀。

  這把彎刀看上去有些年份了,可從其中有陰氣在不斷冒出。

  而且彎刀擺放的位置正好對著大門口。

  其中的陰氣長期侵入體內,再加上刀對正門,這樣會嚴重影響到風水。

  好在這把彎刀擺放在這里的時間應該并不長,要不然錢胖子恐怕早已經發生意外而死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