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章 幫你排排氣

  正值九月。

  炎熱的溫度還沒有徹底降下來。

  吳州市古玩城的一條陰暗巷子里,周遭的空間突然極具的扭曲著。

  下一秒鐘。

  一道身影匪夷所思的憑空出現在了這里,幸好巷子里沒有人,否則絕對會被嚇個半死。

  整整一千年的時間,我沈風回來了。

  低沉的聲音從那道身影的喉嚨里發出。

  男人年齡看上去大約二十歲,身高一米八左右,立體的五官如刀刻般精致,眼眸中是一種讓人看不透的深邃。

  只是一身破爛的長衫顯得和他格格不入,長長的頭發披散了下來,這身打扮和乞丐有幾分相似。

  沈風掐指一算之后,他終于是松了一口氣。

  三年前。

  他還只是一名醫科大學的普通學生,因為家里住在山區,條件非常的貧困,為了減輕父母的擔子,他時常會去山里采藥,賣了錢之后補貼家用。

  那次在心情極度糟糕之下,天黑了還留在山里面,他記得非常清楚,天空中忽然狂風大作,緊接著,他被卷入了一個黑色漩渦里,等醒過來的時候,他發現一切都變了,他穿越到了仙界。

  在來到弱肉強食的仙界后,沈風經歷了一次次的九死一生。

  他終于下定決心要成為一名強者,在機緣巧合之下,他獲得了各種強大的傳承。

  用了短短一千年的時間,他成為了仙界最年輕的仙帝,掌控著一方世界。

  修為抵達仙帝之后,他心里面最思念還是地球的父母,他想要回自己的故鄉看看。

  利用通天手段強行橫渡虛空,終于是回到了故鄉地球。

  剛才他掐指一算,仙界過去了一千年,可地球才過去了三年,這么說他的父母還活著?

  沈風感受著身體內的狀況,心里面充滿了苦澀,強行橫渡了一片又一片的虛空,再加上地球的限制力,他的一身修為全部散去了,就連他這具仙帝之軀也變得亂七八糟的,身體內只剩下幾縷隨時都會消散的靈氣。

  恐怕我掌控那方世界的強者,他們還不知道我已經離開了。

  沈風低聲自語了一句后,他朝著巷子外走去了。

  走在古玩城內,街道兩邊擺滿了各類地攤,一道道異樣的目光時不時掃過他身上。

  沈風腳下的步子停頓了下來,眉頭微微皺起,只見右側擺著一個算命的攤位,在攤位旁掛著一塊長方形的布條,上面大言不慚的寫著仙師算命。

  身為仙帝的沈風,他對仙字非常的敏感。

  這個算命的攤位旁圍了不少人,在古玩城內倒也是有點名氣。

  算命的是一個身體偏瘦的中年男人,嘴唇上有兩撇小胡子,右邊下巴上長了一顆黑痣,他被古玩城內的人稱之為吳仙師。

  這里畢竟不是仙界了,對于這種螻蟻也敢自稱為仙,他心里面雖然不悅,但不想浪費時間。

  可這吳仙師卻一眼看到了正要經過的沈風,他神神叨叨的說道:大家看這個年輕人,他印堂發黑,近日必定會有災禍降臨。

  還有他眉宇間有破財之勢,由此可以看出他一輩子都只能夠做乞丐。

  吳仙師直接把沈風當做是乞丐了。

  沈風嘴角冷笑劃過。

  印堂發黑?他是橫渡了一片又一片的虛空,全身都沾染了灰塵。

  而他這副打扮一看就不會是有錢人,就算是傻子也能夠看出來。

  沈風?

  一道清脆的驚訝聲突然傳入了沈風耳朵里。

  一名小臉精致,五官非常柔美,身材比例十分勻稱,身上有一種典型江南美女味道的女子,印入了他的視線里:蘇靜雨?

  沈風和蘇靜雨是高中時代的同學。

  當初的蘇靜雨還是學校里公認的校花,平凡的沈風和蘇靜雨沒有太多的交集。

  這么多年沒見,沈風沒想到這位昔日里的校花,竟然能夠一眼認出他來。

  蘇靜雨正好坐在算命的攤位前,看來這位吳仙師在為她算命。

  清新的笑容從她臉上浮現,沈風也對她微微點了點頭,兩人算是打過招呼了。

  畢竟在高中時代,他們兩個不熟悉,整整三年的時間,他們兩個說過的話屈指可數。

  沈風大大咧咧的在蘇靜雨旁邊的椅子上坐了下來,既然這吳仙師主動惹上他,那么他不給一點回報又怎么說的過去?

  在仙界的時候,沈風向來是一個吃不得虧的主,他看著吳仙師半晌,一會佯作點頭,一會又佯作搖頭。

  蘇靜雨好奇的看著這位昔日里的同學,她清楚沈風家里很貧困,可也不至于落得以乞討為生。

  吳仙師摸了摸自己的兩撇小胡子,還真以為自己是四道眉毛扮俠客的陸小鳳了?

  他不耐煩的說道:好好做你的乞丐,我這里沒有錢施舍給你,剛剛兩句話是我送給你的,我分文不收。

  沈風平淡的說道:來而不往非禮也,我也送你幾句話。

  你最近是不是經常失眠?肚子痛又拉不出來?那方面的能力也下降的厲害?胃口沒有以前好了?還有嚴重的口臭?

  吳仙師猛的一愣,他最近的確有這些癥狀,看了醫生根本不見好轉,竟然全部被面前這個乞丐給說中了。

  他是被沈風給唬住了,不由自主的問道:那我該怎么辦?

  沈風一笑道:很簡單,你這是體內淤氣堵塞,你站起身來,我現在就可以幫你治好。

  將體內殘留的靈氣,一部分集中于聲音里,使得吳仙師一陣恍惚,不由自主的聽從了沈風的命令。

  沈風一指點在了吳仙師的肚子之上,一縷靈氣滲透進了他的肚子里。

  回過神來的吳仙師,隨即臉色一繃,他感覺自己太不對勁了,他可是仙師啊!居然被一個乞丐唬的一愣一愣的?以后還有誰來找他算命?

  你放屁,這些癥狀我都沒有,你一個乞丐以為自己是神醫了嗎?趕緊給我滾開。吳仙師氣急敗壞的吼道。

  坐在一旁的蘇靜雨,她是越來越好奇了,美眸不停的打量著沈風,根據吳仙師剛剛的反應,她可以判斷出那些癥狀都被沈風給說對了。

  處于憤怒中的吳仙師,他感覺不對,他怎么突然想放屁了?而且根本忍不住。

  好在這個屁的聲音很小,只是臭味夠可以的。

  圍在攤位周圍的人頓時全部皺起了鼻子,有些人甚至是捂住了鼻子。

  吳仙師一本正經的看了眼身旁一個滿嘴黃牙的青年,道:看來你的修行之路還很遙遠,我們作為神仙之軀,怎么能夠排出這等污穢來?下次給我注意,要不然把你逐出師門。

  大黃牙名義上是吳仙師的徒弟,實則是負責教訓一些來搗亂的人。

  看到周圍一道道鄙夷的目光,大黃牙是哭的心都有了,他在心里面喊道:我沒放屁啊!這個屁怎么能夠這么臭?要我以后還怎么在古玩城混!

  在眾人的目光轉移到大黃牙身上的時候。

  吳仙師的臉色瞬間不對了,他又有放屁的感覺了,這回他有了警惕,拼了命的憋著,憋得臉色越來越漲紅。

  他吳仙師的名頭可不能夠被一個屁給毀了啊!

  放屁的念頭越憋越強烈,他夾著聲音說道:今天就到這里,我要好好管教管教我這個徒兒。

  只是話音剛剛落下之際。

  吳仙師臉色大變,他真的忍不住了,已經抵達了忍耐的極限。

  吥——

  撕拉——

  一道極長無比的屁聲在空氣里回蕩。

  緊接著,一聲巨響又從吳仙師屁股后面響起,他后面的褲子直接崩裂了開來,頓時感覺屁股上涼颼颼的。

  一股惡臭味在空氣中蔓延。

  一個屁直接把自己的褲子給崩壞了?要不要這么夸張?

  一道道目光全部集中在了一臉舒爽的吳仙師身上,沈風笑道:仙師果然是有神仙之軀,一個屁都如此的非同凡響,依我看仙師或許能夠以屁殺人了,站在你身后真的會被你一個屁給崩死。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