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五百八十一章 中域九州萬兆億

即便萬柯的心境沉穩,但是,當他聽到萬兆億的話,卻依舊心中大震。零點看書  當今天下,敢稱女皇的人,只有一個,那便是第一中央帝國的主宰,大威大德女圣皇。

  小師弟到底犯了什么事,為何就連女皇都要派人來緝拿他?

  只是片刻之間,萬柯就反應過來,雙手抱拳,向前行禮,小心謹慎的問道:“敢問王爺,張若塵到底犯了何事?”

  敢在東域圣王府,自稱“本王”的人,那么眼前這一個男子的爵位,至少也該和東域王平起平坐。

  就如千水郡王,來到東域圣王府,他是不能自稱“本王”。他的王爵,與東域王相差太遠。

  東域王乃是“下等天王”的身份,享受“中等天王”的待遇。

  若是眼前這一個男子,也是天王爵位,再聯想到此人姓“萬”,那么,萬柯已經能夠猜到他的身份。

  如此年輕,就能封為天王,只有一人。

  那便是,小圣天王,萬兆億。

  當然,萬兆億和東域王的爵位,雖然相同,但是兩人的權利和影響力,卻不是一個級別。

  一位金甲軍士瞪向萬柯,頗為飛揚跋扈的道:“女皇拿人,還需要給你理由?”

  萬柯有些不悅,眼中露出怒意。再怎么說,他也是一位半圣,就算你金甲軍乃是御前軍士,未免也太囂張,居然敢在半圣面前大呼小叫。

  就在這時,青霄圣者和陳無天并肩從大門中走了出來,他們絲毫都不壓制體內的圣道氣息,宛如兩座巍峨的山岳,立在圣王府的大門前。

  青霄圣者的目光,向剛才那一個金甲軍士盯了一眼。

  那一個金甲軍士,頓時感覺他的雙眼,如同被針刺了一下,眼前一黑,身體一晃,“嘭”的一聲,直接從金甲獸的背上摔下去。

  青霄圣者沒有傷其性命,僅僅只是給了他一個教訓,讓他知道,對半圣和圣者,應該有最起碼的尊重。

  萬柯和朱洪濤將消息傳出去之后,璇璣劍圣因為有一件極其重要的事,需要解決,沒能及時趕回。

  璇璣劍圣傳訊給了青霄圣者,讓他先一步趕回東域坐鎮,庇護張若塵。

  青霄圣者也是今天才趕到東域圣王府,本來,他正在與陳無天商討如何反擊黑市,卻感知到萬兆億的到來。于是,他們只能先停下商討,出來會一會萬兆億。

  萬柯向后退了一步,低聲道:“大師兄,此人乃是……”

  青霄圣者抬起一只手,示意萬柯不用繼續說下去。

  青霄圣者盯著站在白色蛟龍頭頂的萬兆億,神情冷峻,道:“東無天,西無法。北心術,南歸海。中域九州萬兆億。我怎么可能不認識?”

  萬兆億大笑了一聲:“青霄,你這些年在墟界戰場也算是戰功赫赫,積累的軍功值,應該已經快要夠你封一個下等天王了吧?”

  “萬兆億,你是在告訴我,我的爵位不如你,應該給你行禮?”青霄圣者背著雙手,冷聲的道。

  “沒錯。”

  萬兆億十分坦然的道。

  整個昆侖界,所有修士,全部都知道萬兆億是一個相當狂傲的人。

  但是,他的那一股狂傲,卻讓人覺得理所當然。他也絲毫都不掩飾自己的狂傲,或許他覺得,他就應該狂傲。

  若是不狂,不傲,他就不是萬兆億。

  青霄圣者是兵部的人,萬兆億也是兵部的人。在兵部,只要爵位不如對方,下級見了上級,就必須要行禮。

  當然,兵圣級別的人物,身份尊貴,地位崇高,其實是可以不用行禮。在兵部,也沒有任何天王,會強迫兵圣給他行禮。

  只不過,青霄圣者與萬兆億有一些私人恩怨,因此,萬兆億才故意針對他。

  “萬兆億,恐怕要讓你失望了!”

  青霄圣者將天王令取了出來,捏在手中,把玩了一遍,才又重新收了起來。

  萬兆億的臉色不變,道:“冊封天王,如此大事,青天王怎么也不派人來通知一聲?若是早些知道這件事,本王無論如何,也要去貴府道賀一聲。”

  陳無天道:“既然如此,那就進府喝一杯。”

  萬兆億搖了搖頭,眼神突然變得十分嚴肅,道:“本王此次前來,是為女皇辦差,怕是沒有機會與兩位喝酒。下次,中央帝城,我請客,兩位一定要賞臉。”

  萬兆億向身后的兩位金甲軍士吩咐了一聲,道:“去將張若塵押出來,別耽擱太長時間。”

  兩位金甲軍士,從金甲獸的背上躍下。

  他們身穿金甲,腰懸金劍,眼中的神情冰冷而高傲,龍行虎步的登上石階,就要向圣王府中行去。

  “慢著。”

  陳無天也不再和萬兆億客套,沉聲道:“萬兆億,你連張若塵到底犯了什么罪,也沒有說一聲,就想從東域圣王府中將人帶走,未免太放肆了吧!”

  隨著陳無天的一聲大吼,頓時,一股圣者才有的氣勢,向兩位金甲軍士鎮壓了過去。

  兩位金甲軍士承受不住陳無天身上散發出來的強橫氣勢,體內發出咯咯的聲音,雙腿一屈,咚的一聲,跪在了地上。

  他們膝蓋下方的地面,直接凹陷了下去。

  萬兆億抬起頭,輕輕的摸了摸拇指上的玉扳指,瞥了陳無天一眼,又看了看青霄圣者,道:“張若塵在墟界戰場,勾結魔教,殺死兵部軍士,乃是大逆不道的亂臣賊子。青霄,你別告訴我,你不知道這些事?”

  青霄圣者搖了搖頭,道:“第一次聽說。”

  “是嗎?”

  “萬兆億,你聲稱我師弟勾結魔教,可有證據?殺死兵部軍士,你又有證據?”

  萬兆億站直了身體,緊緊的盯著青霄圣者,半晌之后,才道:“也就是說,你護定了張若塵?”

  “凡是都要講證據,沒有證據,僅憑你一句話,就想將人帶走,若是出了意外,誰來負責?”

  青霄圣者冷聲道:“老實告訴你,現在,我師弟乃是武市錢莊少尊的候選人之一。你若是想要帶走他,恐怕得先去武神山瑯嬛宮請示一遍。沒有武尊大人的首肯,誰敢動他?”

  萬兆億笑了笑,道:“若我一定要將人帶走呢?”

  “嘩!”

  沒有任何征兆,萬兆億的身形一動,消失在白色蛟龍的頭頂。剎那間,他便出現在青霄圣者和陳無天的身前,雙掌同時打了出去。

  “嗷!”

  “嗷!”

  萬兆億的雙臂,發出兩聲龍吟,掌心涌出兩條巨大的龍影,張牙舞爪的向青霄圣者和陳無天攻了過去。

  他施展的乃是,龍象般若掌第十掌,龍游九天。

  青霄圣者和陳無天同時打出一掌,與萬兆億的雙掌碰撞在一起。轟的一聲,三人的手掌之間,爆發出兩圈能量漣漪,將陳家的府軍和金甲軍都掀飛了出去。

  甚至,就連站在不遠處的兩位陳家的半圣,也難以抵擋三人散發出來的力量,身體向后滑行了十多丈遠。

  “唰!”

  萬兆億的身體略微搖晃一下,向后倒飛回去,在半空翻轉了一圈,重新落到白色蛟龍的頭頂。

  青霄圣者和陳無天則各自向后退了三步,才穩住身形。同時,在地面上,留下三個深深的腳印。

  陳家的那些府軍,全部都大驚失色。

  他們一直待在東域,雖然聽過萬兆億的威名,卻不太了解萬兆億的實力。但是,他們卻相當清楚青霄圣者和陳無天的實力。

  青霄圣者和陳無天任何一人的修為,也可堪稱是當世霸主,足以讓整個東域的邪道人物聞風喪膽。

  剛才的對決,萬兆億雖然落入下風。

  但是,他卻是以一敵二,簡直強得離譜。

  萬兆億運轉圣氣,將雙臂的力量化解,笑道:“當今天下,配與本王交手的人,已經不多,難得遇到兩個對手,若不是有皇命在身,本王真想與你們戰個痛快。”

  陳無天道:“陳家的老祖,助女皇平定東域,乃是開朝十二功臣之一,封‘上等天王’爵。當年,女皇親賜‘東域圣王府’五個字,就是對陳家最大的肯定。如今,你卻想要強闖東域圣王府,我是不是可以將你當作亂黨拿下?”

  “若我有皇旨呢?”萬兆億似笑非笑的道。

  “皇旨。”

  陳無天和青霄圣者的臉色,皆是一變。

  在昆侖界,只有一個人,可以頒布皇旨。那個人,自然就是池瑤女皇。

  萬兆億從白色蛟龍的背上,取出一個一尺長的錦盒,從里面,拿出一個金色的卷軸。

  卷軸,雖然裹在一起,卻依舊能夠依稀看到,上面繡有一個“皇”字。

  “轟!”

  錦盒才剛剛打開,就冒出刺目的金光,浩蕩的皇威就散發出來,覆蓋整個東域圣王府。

  皇旨一出,猶如女皇親臨,除了半圣和圣者可以免跪,其余的武者,全部都必須要下跪行禮。

  “拜見女皇。”

  圣王府外,齊刷刷的跪了一大片。

  圣王府中,所有府軍、宮女、丫鬟、管家,受到皇威的影響,全部跪下。

  皇威是一股精神力的壓制,只要跪下,精神力壓制就會消散。若是不跪,那就是對女皇的不敬,皇威的力量,將會擊潰武者的意志,讓其強行跪下。

  人的意志,一旦被擊潰,嚴重一些,武者將會變成白癡,失去思考能力。

  即便輕一些,也會對武者的武道造成巨大的影響,今后,武道修為將會停滯不前。

  此刻的張若塵,當然也受到皇威的壓制。

  “該來的,終究還是來了!”

  張若塵從房間里面走了出來,站在園中,望向大門方向,只見一團金色的光華,逐漸升了起來。而且,金色的光華,還在快速移動,向他的方向而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