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五百七十六章 東域王

  兩位琉璃騎士,皆是魚龍第四變的修為,即便頭顱被斬斷,武魂也不會立即消散,在臨死之前,還有余力繼續發起攻擊。

  兩具無頭尸的雙手,緊緊抓住白骨長矛,同時發力,調動體內殘存的力量,將矛尖一寸寸刺入林妃的身體。

  “嘭!嘭!”

  張若塵一連打出兩掌,將兩位琉璃騎士的尸身,拍飛了出去。

  整個過程,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

  遠處,九幽劍圣盯著張若塵,瞳孔里面散發出來的光芒,顯化成萬千道劍氣,猶如潮水和洪流,發出唰唰的聲音,向張若塵飛了過去。

  僅僅只是一個眼神,就蘊含浩蕩的劍意。

  劍氣飛過,在地面上,留下一道道數十米長的劍痕,飛沙走石,宛如數十萬位手持戰劍的將士,殺至張若塵的身前。

  張若塵站在鐵籠的前面,目光十分堅定,根本沒有后退的意思。

  在他決定要救林妃的時候,就已經做好與林妃一起赴死的準備,心中沒有一絲懼意,唯獨只有一股無奈和不甘。

  “商九幽,你什么時候墮落到向一個小輩出手的地步?本王覺得,你已經配不上‘劍圣’二字。”

  眼看張若塵就要死在九幽劍圣的劍氣之下,東域圣王府中,沖出了一道偉岸的神影。

  沒人能夠看清他的真容,只能看見,他的全身散發出金色光華,像是一輪烈日,刺得人眼睛都睜不開。

  金色人影化為一道光梭,將空氣推開,移形換位一般的出現在張若塵和九幽劍圣之間的位置。

  東域王的身軀如同磐石,立在地面,紋絲不動,快速伸出一只金色的大手,向前一擊。

  “嘩!”

  剎那間,滿天劍氣,全部消失得無影無蹤。

  九幽劍圣盯著對面的那人,笑了一聲:“老夫只是劍圣,又不是圣賢。就算是圣賢,也不能十全十美,王爺,你的要求會不會太高了?再說,時空傳人豈是泛泛之輩,老夫向他出手,也不算掉身價吧?”

  東域王的身上,散發出來的光芒,十分明亮,猶如一片金色的神湖。

  在場,除了半圣以上的強者,沒有人能夠看清他的身影。

  九幽劍圣笑道:“看來王爺似乎正在閉關,居然連身上的圣光都無法收斂,就強行出關,如此一來,老夫倒是打擾了王爺。”

  “無妨。”東域王只是回答了兩個字。

  九幽劍圣道:“以王爺現在的狀態,與老夫交手,恐怕會遭到體內的圣光反噬。”

  “無需擔心,本王已經開啟東域圣城的周天大陣,諸位今天恐怕都走不掉,全部留下吧!”

  東域王的雙手背在身后,身姿挺拔,顯得氣度不凡。

  話音落下,圣王府的中心,一座幽深的山谷底部,靈氣快速膨脹。

  山谷四面的石壁逐漸脫落,掉下石皮,露出一道道古老的陣法銘紋。數十萬道銘紋浮現了出來,懸浮在空氣中,連接成一個巨大光輪,形成一座古陣。

  下一刻,一根直徑百丈粗的光柱,從山谷的底部沖了起來,穿過圓形的古陣,直沖向云霄。

  “嘩!”

  “嘩!”

  整個東域圣城,天地靈氣猛然震蕩了起來。

  地底深處,傳來沉悶的轟鳴聲。

  東域圣城,是由一顆墜落在地面上的星辰,改建而成。星辰的直徑,足有萬里。

  此刻,星辰上,五塊大陸和十二片海域,三百六十座圣王府,一共三百六十座古陣臺全部啟動,運轉了起來。

  東域圣城的外圍,一共有八座渡口城池。

  剎那之間,八座渡口城池的天空,變得無比明亮,天空射來一道道白色的強光。

  渡口城池中的武者,全部投抬起頭,向天邊的東域圣城望去。

  只見,三百六十根光柱,同時從東域圣城中沖了出來,散發出璀璨奪目的光芒,形成一張網,逐漸將整個星球包裹。

  在這一刻,無數人都被驚住。

  “到底發生了什么大事?”

  “為何周天大陣要開啟?”

  “上一次開啟周天大陣,怕是要追溯到五、六百年前,恐怕是有大事發生。”

  不僅僅只是八大渡口城池的武者大驚失色,就連東域圣城中的諸圣也被驚動,紛紛出關,開始查探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片刻之后,他們才發現,不僅是東域圣王府在混戰,東域圣城已經亂成一鍋粥。

  就在周天大陣開啟的時候,陳無天和張若塵也同時出手。

  陳無天坐在狴犴巨獸的背上,凝聚體內的圣氣,匯聚到手臂,手中的方天畫戟變成赤紅色,刺入鬼圣的胸膛。

  熾熱的圣力,從畫戟中涌了出來,沖向鬼圣的胸腹、頭顱、四肢、五臟。

  “陳無天……你……老夫……我……”

  鬼圣發出一聲長長的慘叫,圣者之軀就如燒紅的陶瓷一樣,皮膚上,出現一道道裂紋。

  每一道裂紋之間都散發出紅色的光芒,啪的一聲,圣體破碎,化為一塊塊圣光碎片,形成一根根明亮的射線,沖向四面八方。

  一位圣者隕落,爆發出來的能量,自然是非同小可。

  “轟!”

  其中一塊圣光碎片,落在地面,造成的破壞力,堪比一塊小型隕石沖擊大地,在地上,留下一個深達十丈的大坑。

  數百塊圣光碎片,同時飛出去,有的飛向圣王府,有的飛向黑市諸圣,有的飛向四大圣者門閥的陣營。

  圣王府的十八層護府大陣已經開啟,足以抵擋鬼圣爆體之后,形成的毀滅性沖擊。

  但是,黑市的修士和死士,卻無法抵擋圣光碎片爆發出來的力量,除了有圣者庇護的少數幾個人,其余修士全部化為一團血霧,死在當場。

  一大片慘叫聲響起。

  “收。”

  陳無天伸出一只手掌,隔著數十丈的距離,抓住想要飛走的鬼圣圣源,宛如只手摘星辰一樣,將它收了回來。

  隨后,陳無天再次揮動方天畫戟,攻擊向隱藏在黑暗中的幻圣,準備解救陳家的兩位脈主。

  “嘭!”

  就在陳無天擊殺鬼圣的時候,張若塵揮動沉淵古劍,揮斬了下去,將玄鐵鑄成的欄桿一分為二。

  張若塵調動真氣,將刺入林妃左右肩膀的龍骨長矛拔出。

  確認林妃沒有生命危險,張若塵就立即將一枚療傷丹藥,給她服下。

  張若塵抓住林妃的雙手,不斷將真氣注入她的體內。

  看到林妃雙肩和雙腕上的鮮血,張若塵咬緊了嘴唇,心中的怒火,變得更加旺盛。

  他輕聲喚道:“娘親!娘親!”

  林妃緩緩的睜開眼睛,看了張若塵一眼。

  隨后,她便又閉上,再次暈厥了過去。

  就在張若塵給林妃療傷的時候,陳家的諸圣,已經和黑市的諸圣戰了起來,滿天皆是圣影。

  二師兄朱洪濤和三師兄萬柯也在迎戰黑市的強者,不過,他們卻是以防御為主,始終和張若塵保持一定的距離。

  一旦張若塵遇到危險,他們就能立即返回救援。

  九幽劍圣立即下令,道:“走,必須趕在周天大陣完全合圍之前,離開東域圣城。”

  說完這話,九幽劍圣的手臂一招,使用圣氣,將帝一卷了起來,施展出御劍術,向天穹飛去。

  東域王站在地面,緩緩抬起雙手,溝通天地靈氣。

  “四九玄功,覆雨之手。”

  頓時,天地之間的靈氣,全部匯聚到九幽劍圣的頭頂上方,凝聚成一只巨大的手掌,向下壓去,

  站在地面,向上望去。那一只巨大的手掌,幾乎占據三分之一的天空,每一道掌紋似乎都有一條山嶺那么巨大。

  那是一只翻天覆雨的手,蘊含有不可想象的恐怖力量。

  “劍七。”

  九幽劍圣雙腳踩著一柄青色的圣劍,一只手抓住帝一,另一只手捏出劍訣。

  無窮無盡的劍影,向他匯聚過去,排列成圓錐的形狀,不停旋轉,擊向天空的巨大手印。

  “唰!”

  在圣劍的劍光和無數道劍影的包裹之下,九幽劍圣穿透東域王打出的覆雨之手,飛到云層的上方。

  雖然,九幽劍圣沒有受到創傷,但是,帝一卻被覆雨之手的力量擠壓得全身血肉模糊,遭受重創,奄奄一息。

  九幽劍圣抓住帝一的脈搏,頓時眉頭一皺。

  有他的庇護,帝一居然還會受傷,不得不說,東域王的修為十分強橫。

  九幽劍圣站在云中,向下看了一眼,眼神鋒銳的道:“不愧是四九玄功,果然名不虛傳。今日就到此為止,改日,老夫必定再次登門拜訪,好好領教四九玄功的精妙。”

  東域王道:“恐怕已經沒有改日。”

  周天大陣猛然旋轉了一圈,九幽劍圣的頭頂上面,頓時凝聚出一根紫色的閃電,劈了下去。

  以九幽劍圣為首,黑市諸圣同時打出圣器,抵擋了過去。

  “轟隆。”

  閃電的光芒,在黑市諸圣之間劃過。

  一大片慘叫聲響起,天空中,掉落下九具半圣尸體。

  周天大陣乃是一座上古奇陣,一共三百六十座陣基,凝聚了整個東域圣城的靈氣,不是人力可以抵擋。

  “哧哧!”

  周天大陣再次旋轉,開始凝聚第二次攻擊。

  天穹之上,出現一個陰陽魚的印記,一條白魚,一條黑魚,不停轉動。數十道紫色電蛇,穿梭在陰陽魚之間,似乎隨時都會劈落下去。<!over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