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五百七十四章 英雄賦,東無天

  “是嗎?我來告訴你,陳家就是東域的主宰。”

  圣王府中,響起一個年輕的聲音,隱隱中,透著一股桀驁和霸道。

  “嗷!”

  驀地,一聲蠻獸叫聲響起。圣王府的上空,頓時醞釀出呼嘯的狂風,將天空的陰云吹得散開。

  一頭全身冒著金色光芒的狴犴巨獸,從圣王府深處的蠻獸湖中沖出,四蹄踏在虛空,急速沖出府墻,向鬼圣沖了過去。

  狴犴巨獸的背上,坐著一位看上去頗為年輕的男子。他的身上穿一具白銀戰甲,手提一桿青色的方天畫戟,眉心長有一顆紅痣,一雙眼睛猶如兩顆藍色的雷電光球,形成兩根光束,將烏黑的陰云穿透了過去。

  看到那一個沖殺出去的男子,陳家的族人,全部沸騰了起來。

  “那是……無天圣者……”

  一位陳家的年輕女子,看到狴犴巨獸背上的陳無天,激動得差一點暈厥過去。

  “既然無天圣者出手,鬼圣必死無疑,挑釁我們陳家,不會有好下場。”

  無天圣者,陳無天,乃是陳家最年輕的一位圣者,堪稱陳家數千年以來的第一天驕,在七十二歲的時候,跨入圣境,封號“無天”。

  如今,他也才九十四歲,在圣者之中,算得上是相當年輕。

  在昆侖界,有一句話叫做“百歲不成圣”。意思就是說,不達到一百歲,就不可能封圣。

  能夠在一百歲之前,封圣的人物,無一不是蓋世人杰。

  陳無天能夠在七十二歲封圣,足見他的天資是何等驚人,堪稱是陳家年輕武者心中的靈魂人物。

  看到陳無天殺出,鬼圣露出如臨大敵的神情,開始全力調動體內的圣氣,注入血魂鬼幡。

  血魂鬼幡迎風招展,發出“呼呼”的聲音。

  剎那間,天地之間陰風陣陣,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道血紅色的鬼影,從血魂鬼幡中沖出來。它們有的站在虛空,有的立在地面,千奇百怪,羅森萬象,猶如萬鬼噬神一樣的景象。

  “陳無天,你區區一個小輩,也敢與本圣動手,今天,本圣便替東域王,好好的教訓教訓你。”

  鬼圣站在虛空,將血魂鬼幡揮了出去,頓時,天地之間的陰兵鬼將,鋪天蓋地向陳無天沖了過去。

  站在地面,向上方望去,只能看見一片黑色的陰云,化為張牙舞爪的詭異形態,像是要將陳無天吞噬。

  不得不說,鬼圣的修為的確相當高深,鑄煉出的血魂鬼幡更是了不起的戰兵,此刻,他才算是真正用出圣道力量。

  下方的眾人,全部都感到無法喘息,眼前的景象,如同地獄之門打開了一般。

  “鬼圣的實力,竟然如此強橫,難怪朝廷數次派遣軍隊圍剿九死窟,也沒能除掉他。”三師兄萬柯道。

  張若塵問道:“那么,陳無天是他的對手嗎?”

  萬柯只是笑了笑,卻沒有回答。

  云層中,響起一聲驚雷般的大吼。

  “給我破!”

  陳無天提起方天畫戟,凝聚圣氣,向前一擊,瞬間就將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道鬼影震得粉碎,化為一縷縷青煙。

  鬼圣依舊冷著一張骷髏般的鬼臉,但是,他的心中卻驚恐無比,根本沒有想到陳無天竟然強大到如此程度。

  僅僅只是一擊,居然就破掉了萬鬼大陣。

  鬼圣剛向后退了一步,卻發現陳無天已經殺到他的面前。方天畫戟的戟尖,猶如一道流星的光芒,轉瞬間就刺到他的面前,直沖向他的瞳孔。

  鬼圣立即揮動血魂鬼幡,向前一擋。

  “刺啦!”

  方天畫戟快速旋轉了一下,形成一個巨大的渦旋,將血魂鬼幡撕碎,猶如破布一樣,飛了出去。

  鬼圣剛要還擊,但是,陳無天出手卻比他更快,揮動方天畫戟,向他橫掃了過去。

  “噗嗤!”

  方天畫戟的尖部,在鬼圣的腹部,撕裂一道長長的血口,只差一點點就將鬼圣的身體斬斷成兩截。

  “既然稱為鬼圣,就該去做鬼,做人干什么?”

  陳無天英氣十足,身形一閃,就出現在鬼圣的面前,一掌打了出去,擊在鬼圣的胸口,將鬼圣的胸膛直接打得穿透,背部的血肉爆裂而開。

  即便是站在數十里之外,也能聽到鬼圣的肋骨和脊梁斷裂的聲音。

  “嘭!“

  鬼圣的身體,拋飛了出去,墜落到地面,遭受嚴重的創傷,幾乎被打得半廢。

  “吼!”

  另一個方向,錘圣的體內涌出無窮無盡的火焰,將方圓百里,變成一片火海。

  他的身軀不斷膨脹,增高了十倍,化為一尊巨靈戰神,每一根經脈都凸顯了出來,宛如是一根根鐵索埋在肌肉里面。

  錘圣手中的撼天戰錘,也變得異常巨大,如同一座赤紅色的小山。

  撼天戰錘乃是用一顆天外隕石,鑄煉而成,即便是圣者之中,也很少有人能夠將它拿得動。

  單論肉身力量,錘圣在黑市諸圣里面,也算得上是頂尖級別。

  隨著他的手臂落下,撼天戰錘快速下沖,擊向陳無天的頭頂。

  “嘩!”

  陳無天不退反進,單手揮動方天畫戟,劈在撼天戰錘上面,直接將撼天戰錘和錘圣同時打飛了出去。

  “錘圣的力量,也不過如此。”

  陳無天又是打出第二擊,方天畫戟直接劈在錘圣的身上,將錘圣拍進了泥土里面。在地面上,留下一個大坑。

  當錘圣再次從坑中爬出的時候,眾人才看見,錘圣的左邊頭顱血肉模糊,頭骨似乎都裂開了縫隙。

  而且,錘圣的左耳和左臂,更是被方天畫卷斬落,半個身體都變得血肉模糊。

  幸好他躲開了要害,要不然,剛才那一擊,陳無天就能將他殺死。

  陳家的年輕一輩,全部都血液沸騰起來,感覺到酣暢淋漓。得罪了陳家,肯定是要付出慘重的代價,圣者也不能例外。

  什么是強者?

  這就是真的蓋世強者!

  鬼圣和錘圣皆是成名三百年以上的老魔頭,在東域,堪稱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在普通武者的眼中,他們就是鬼神一樣的存在,沒有人敢對他們不敬。

  可是,無天圣者一出手,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連敗雙圣,自然是大快人心,讓陳家的族人氣勢高漲。

  “東無天,西無法。果然名不虛傳,讓人不佩服都不行。”三師兄萬柯嘆了一聲。

  “東無天,西無法”,乃是《英雄賦》的第一句。

  其中“東無天”,指的就是東域的陳無天。

  完整的《英雄賦》:

  東無天,西無法。南心術,北雨田。中域九州萬兆億。十年一個小時代,百年一個大時代。百年昆侖,誰主沉浮?《英雄賦》中,演繹天下。

  《英雄賦》上囊括了百年以來,昆侖界最杰出的五位人杰,陳無天就是其中之一。

  對于《英雄賦》上的五人來說,所謂的《天榜》第一,就如一群小孩子打架得了第一名一樣,早就是他們玩剩下的東西。

  陳無天騎在狴犴巨獸的背上,來到鬼圣的面前,將方天畫戟一指,抵在鬼圣的胸口,道:“就憑你們兩個,也敢到圣王府搗亂,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斤兩?”

  “就憑他們兩個,當然,不敢到陳家搗亂。若是,加上老夫呢?”

  天邊,黑暗的陰云之中,走出一個身形消瘦的老者。

  老者看上去七十來歲的樣子,穿著一身青灰色的布衣,留有一頭黑色的長發,腳上是一雙樸素的草鞋,顯得十分普通,在他身上,沒有任何強大的氣息波動。

  如此一個老者,在大街上,隨便扔出一塊石頭,也能砸倒一大片。

  “拜見城主。”

  步千凡和黑市的諸位邪道修士,全部單膝下跪,向那一個老者恭恭敬敬的行禮。

  就連受了重傷的錘圣,也都立即低下頭,躬身向其行禮。

  陳無天露出前所未有的凝重神情,眼睛瞇成一道細縫,道:“原來是九幽劍圣,前輩駕臨東域圣城,也不提前知會一聲?”

  九幽劍圣,乃是東域三大劍圣之一,同時,也是九幽城的城主,邪道的頂尖強者,呼風喚雨的人物。

  只要他隨便跺一跺腳,整個東域也要跟著顫動。

  “不愧是‘東無天’,后生可畏啊!”

  九幽劍圣淡淡的笑了笑,又道:“老夫此次來到東域圣城,主要是為了圣院的那一個小輩。此子殺了老夫的弟子黃神異,老夫當然不能袖手旁觀。只要陳家將他交出,老夫現在就可以轉身離開。”

  不需要九幽劍圣點名,所有人都知道,他指的是張若塵。

  不得不說,張若塵的確是將黑市得罪得太狠,黑市花費了大力氣,培養出的一位少主和七位星使,卻接二連三折在張若塵的手中。

  張若塵先是挖出帝一的魔心,差一點將黑市培養的少主殺死。接著,張若塵又擒住了鬼圣的弟子橙月星使,殺死了九幽劍圣的弟子黃神星使。

  綠袍星使本不是死在張若塵的手中,但是,卻是死在玄武墟界,黑市的諸圣將這一筆賬,自然也算在張若塵的頭上。

  張若塵的所作所為,簡直就是將黑市的臉打了一遍又一遍。

  黑市的邪道武者,豈能繼續忍下去?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