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五百六十六章 魚龍第二變

玄武之氣,乃是能夠快速提升修為的寶物,張若塵當然不會獨自享用,早就已經想好要送給哪些人。零點看書  最后一瓶,他是想要送給遠在云武郡國的九姐和四哥,就是不知道,他們能不能在婚禮之前,趕來東域圣城?

  帶著八瓶玄武之氣,張若塵走出圖卷世界。

  圖卷世界中,過去了四天,外界也才過去一夜。

  現在,正是清晨,天色剛剛亮開,空氣中,帶著一股淡淡的涼意。

  張若塵找到了孔宣,將其中六瓶玄武之氣,交給了她,讓她分別送去交給黃煙塵、端木星靈、常戚戚、司行空、雷景。

  臨走之時,張若塵特地吩咐,讓她一定要將如意寶瓶,親手交到五人的手中。

  孔宣的修為,已經達到天極境,足以獨當一面,讓她去辦事,張若塵還是頗為放心。

  孔宣離開之后,張若塵找到了寒雪,還有吞象兔和魔猿,將一人二獸帶進了圖卷世界。

  小黑傳授給了吞象兔和魔猿頂尖級別的功法,現在,二獸的實力,已經今非昔比。

  吞象兔修煉的《吞天訣》,魔猿修煉的《大魔十重天》。

  二獸身上散發出來的魔氣和獸威,十分強橫,跟在張若塵的身后,宛如兩只從莽荒中走出的蓋世兇獸。

  特別是魔猿。

  它乃是太古遺種,修煉《大魔大重天》之后,將太古巨靈魔猿的血脈,徹底激發了出來。

  現在,它的身軀,足有六十多米高,猶如一座黑色的小山,每走一步都會發出“轟轟”的聲音,震得地面不停搖晃。

  至于吞象兔,頂著一個圓滾滾的大肚子,露出兩顆雪白而鋒利的兔牙,卻顯得頗為滑稽。

  但是,吞象兔吞服了帝一的魔心,再加上修煉的《吞天訣》絲毫不比《大魔十重天》弱,因此,它的實力,也不容小覷。

  張若塵將它們帶到接天神木的下方,吩咐道:“今后,你們兩個就跟著寒雪,在圖卷世界中修煉,千萬不許搗亂。”

  隨后,張若塵取出兩瓶蛟血,遞給吞象兔和魔猿。

  在玄武墟界,張若塵殺死了很多赤云蟒蛟,收集了大量蛟血,現在正好拿出來,幫助二獸提升修為。

  它們的實力增強,今后,也能成為張若塵的一大助力。

  同時,張若塵也將一瓶早就準備好的玄武之氣取出來,交給寒雪,拍了拍她的小臉蛋,讓她去一旁獨自修煉。

  安排好一切,張若塵終于放松下來,開始提升自己的修為。

  無論是在什么時候,也不能懈怠修煉,只有不斷提升自身實力,才能做更多有意義的事。

  第一步,當然是先煉化養圣血土,繼續修煉三靈寶體。

  在天極境大圓滿,張若塵只能煉化一斤二兩的養圣血土,身體就達到飽和。如今,他先是沖擊到天極境的無上極境,又達到魚龍第一變。

  一連突破兩個境界,必定能夠煉化更多養圣血土。

  以他現在的修為,能夠就此一舉,將三靈寶體修煉成功嗎?

  三靈寶體,堪比圣體。

  張若塵當然也無比渴望,將其修煉成功。

  只要成功,在同境界,他將變得更加強大。

  “煉化一斤養圣血土,就能節省一年的苦修。就算不能修煉成三靈寶體,應該也能提升數年的修為。”

  張若塵取出養圣血土,開始煉化起來。

  半個月時間,轉瞬即逝。

  張若塵將七斤養圣血土,煉入身體,與自身的筋骨、血肉融為一體。

  加上以前煉化的一斤二兩養圣血土,他一共煉化了八斤二兩,已經相當接近三靈寶體。

  張若塵長長的吐出一口氣,“身體已經達到飽和,不能再吸收養圣血土。不過,煉化了七斤養圣血土,堪比我七年苦修,修為已經從魚龍第一變的初階,達到了魚龍第一變的中階。”

  “若是我的修為,能夠達到魚龍第一變的高階,就能煉化更多養圣血土,說不定可以一舉修煉成三靈寶體。”

  張若塵一共達到了四次無上極境,可以以低境界,戰高境界。

  但是,有優勢,自然也有劣勢。

  劣勢就是,他每突破一個境界,都比別的修士更加艱難十倍,甚至百倍。

  在相同境界,消耗的資源,他也比別的修士,要多數十倍,甚至上百倍。

  因此,煉化了七斤養圣血土,也僅僅只是讓他從魚龍第一變的初階,達到魚龍第一變的中階。

  接下來,他的目標是沖擊魚龍第一變的高階。

  若是按照正常的修煉速度,他需要花費十年時辰,才能突破到魚龍第一變的高階。

  但是,他擁有諸多頂尖的修煉資源,一旦服下,就能節約大量修煉時間。比如:烏骸蛟王的蛟珠,半圣蛟血,玄武之氣,玄武圣血。

  四樣寶物,任何一樣,皆可堪稱是無價之寶。

  其中,烏骸蛟王的蛟珠,最為珍貴,張若塵打算將來,沖擊更高境界,再將它服用。

  因此,張若塵決定服用玄武圣血。

  青火玄武乃是八階蠻獸,堪比圣王一樣的存在,每一滴血液都像是一枚頂級丹藥,蘊含飽滿的圣力和血氣。

  張若塵將第一滴玄武圣血從如意寶瓶中倒出來,使用真氣,將它托住,懸浮在左手的掌心上方。

  玄武圣血,散發出奪目的紅光,猶如一顆晶瑩剔透的紅色寶石。

  “嘩!”

  將玄武圣血,吞服進嘴里,就像是吞服下了一口火焰。

  在一瞬間,張若塵的臟腑和經脈就燃燒起來,發出“啪啪”的聲音。張若塵壓制不住玄武圣血蘊含的強大力量,一絲絲火焰,從毛孔中涌了出來。

  一息之后,以張若塵的身體為中心,方圓十步之內,燃燒起旺盛的火焰,變成了一座小型的火域。

  即便是有龍珠護體,張若塵依舊感到無比難受,全身疼痛欲裂。心臟、肺葉、肝膽,包括每一條經脈,每一根血管,每一塊骨頭,皆在燃燒。

  似乎下一刻,他就要被玄武圣血的熱量,燒成灰燼。

  張若塵緊咬著牙齒,忍住疼痛,緩緩的移動雙手,將雙手的掌心合在一起,嘴里大吼了一聲:“《九天明帝經》第五層,玄胎平魔天。”

  張若塵以強大的武魂,控制身體,按照《九天明帝經》第五層的功法路線,開始運轉體內的真氣。

  隨著真氣運轉得越來越快,三十六條經脈吸收玄武圣血的速度,也變得越來越快。

  漸漸的,張若塵全身心進入到修煉之中,一邊去體會《九天明帝經》的玄奧,一邊運轉功法,瘋狂的吸收玄武圣血。

  也不知過去了多久,張若塵身上的痛處,徹底消失,反而一股舒爽的感覺,傳至全身三十六條經脈。

  將玄武圣血完全吸收,張若塵才重新睜開雙眼,長長的吐出了一口氣。

  他身上的衣服,已經被先前的火焰,燒成灰燼。

  張若塵看了看自己的皮膚,發現皮膚的表面,居然浮現出一層金色的光澤,似有一道道金紋,在皮膚上流動。

  他就像是一個用黃金鑄成的人,盤坐在樹下。

  “嘭嘭!”

  張若塵用手掌,在胸口,擊了兩拳,頓時發出金屬碰撞的聲音,如同鐵塊打在金鐘上面。

  “好厲害的玄武圣血,僅僅只是一滴,就讓我突破到魚龍第二變。”

  沒錯。

  張若塵已經達到魚龍第二變。

  張若塵根本沒有想到,一滴玄武圣血,就有如此可怕的力量,差一點就將他給煉死。

  幸好沒有服用烏骸蛟王的蛟珠,要不然的話,張若塵更加承受不住那一股力量,說不定會在一瞬間就爆體而亡。

  經過此事,張若塵也算是吸取了教訓。

  不過,張若塵總算是挺了過來,而且還突破到魚龍第二變,算是因禍得福。

  魚龍第二變,稱為“煉皮成金”。

  所謂的“煉皮成金”,就像是在修士的全身穿上了一層金色鎧甲,防御力之強,比金鐘罩、鐵布衫高出數個等級。

  特別是,張若塵修煉成為的金皮,更是融合了青火玄武和金龍的力量,不僅防御力遠超同境界修士,而且自身力量也提升了數倍。

  當然,張若塵剛剛突破境界,還無法隨心所欲的控制體內狂增的力量,所以,皮膚才會散發出金色光華,堅硬得如同鐵塊。

  只要多花費一些時間鞏固境界,他自然就能控制體內的力量,達到收放自如的境界。

  先前,煉化玄武圣血的過程,看似只過去了一小會兒,實際上,張若塵一共花費了半年時間。

  再加上煉化養圣血土的時間,張若塵在圖卷世界已經待了接近七個月。

  如此推算,外界應該過去了二十天左右。

  不過,張若塵在突破魚龍境的時候,就能夠自服內氣,煉化天地靈氣為自身糧食,達到辟谷的境界。所以,他并沒有感覺饑餓,反而精力變得更加旺盛。

  張若塵運轉《九天明帝經》第五層的功法,又修煉了半個月,終于將境界徹底鞏固下來。

  “收!”

  張若塵皮膚表面的金色光華,逐漸變得暗淡,最后完全消失。

  他的皮膚變得和正常人一樣,不再堅硬如鐵,但是,防御力不僅沒有減弱,反而還增強了幾分。

  “以我現在的境界,要將三靈寶體修煉成功,應該不是難事。不過,距離婚期已經越來越近,我不能再閉關修煉,必須先去陳家下聘。”

  張若塵停止繼續修煉,開始思考聘禮的問題,到底要拿出什么做聘禮,才能顯示出足夠的誠意?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