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五百六十五章 下月初七

  張若塵的府邸,占地十分廣闊,建造有亭臺樓閣,湖泊假山,練武場,蠻獸園,靈藥園……,等等,應有盡有。

  除此之外,府中,布置有諸多陣法,除了防御大陣,還有一些聚靈陣法、攻擊陣法,即便是半圣想要來闖,也要付出極大的代價。

  如此府邸,就算與半圣家族的祖宅相比,也絲毫不差。

  此刻,黃煙塵與千水郡王就在內院的大堂。

  千水郡王看上去四十來歲的樣子,精神抖擻,目光如電,嘴唇上方留著兩撇整齊的胡須,即便已經刻意壓制了身上的氣息,但是,依舊散發出一股上位者才有的強大氣勢。

  林妃就坐在千水郡王的左側,倒也顯得頗為平靜,儀態端莊,神情從容,沒有絲毫拘謹。

  張若塵從外面走了進來,立即躬身行禮,道:“拜見娘親,拜見郡王大人。”

  千水郡王的臉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道:“郡王大人……哏哏,張若塵,是不是應該改一改口了?”

  張若塵笑了笑,再次一拜,道:“拜見伯父。”

  千水郡王知道張若塵一時之間難以改口,倒也不難為他,開門見山的道:“張若塵,你可知四年前的婚約?”

  張若塵道:“婚約乃是人生大事,晚輩不敢忘。”

  千水郡王點了點頭,道:“本王此次前來東域圣城,就是為了你和煙塵的這一件終生大事。你們的婚約,已經推遲了一年,本王和你的母妃已經商談過,應該讓你們盡快完婚。你意下如何?”

  張若塵向坐在千水郡王下手方的黃煙塵看了一眼,道:“晚輩沒有意見,一切都按照伯父和娘親的意思來辦。”

  千水郡王滿意的點了點頭,對于這一個未來的女婿,他還是相當滿意,能夠盡快將婚事定下,自然是最好不過。

  當初,張若塵還只是一個下等郡國的王子,千水郡王就相當看好他,覺得此子,今后必定不凡。

  如今,才過去數年,張若塵就已經名滿天下。

  不僅拜璇璣劍圣為師,而且,成為東域新生一代的六大王者之首,近日更是成為《天榜》第一,達到無上極境。

  如此英杰,不知有多少大勢力想要將他收于麾下,不知有多少天之驕女將他當做夢中情人。

  幸好他的女兒,早就和張若塵定下婚約。要不然,以他女兒的天資和出生,怎么可能爭得過那些圣者門閥主脈的天之驕女?

  說到底,千水郡國的黃家,只是陳家的外族,連支脈都算不上,在陳家的內部的地位還是很低。

  陳家乃是中古世家,家大業大,族人遍布整個東域,在其內部,就如同一個帝國,等級森嚴,制度嚴明。

  其中,主脈的族人,在家族中的地位最高。

  他們的體內,流淌著最純的陳家血脈,也是陳家的絕對統治者,血脈高貴,掌握了陳家絕大多數的話語權。

  主脈族人之下,就是支脈族人。

  支脈族人,也姓“陳”,不過,他們的血脈要疏遠一些。甚至,其中一些支脈家族,只是先祖是陳家的子弟,后來認祖歸宗,才成為陳家的一條支脈。

  支脈族人因為數量龐大,在陳家,也有一定的話語權。一些實力強大的支脈族人,甚至能夠進入陳家的高層。

  支脈之下,就是外族。

  千水郡國的黃家,就是依附于陳家的外族之一。

  陳家,又被稱為“東域圣王府”,掌握了整個東域的朝廷體系,包括一萬兩千多個郡國,加上東域神土的三十六府,勢力相當龐大,堪稱東域的無冕之王。

  正是因為,陳家在東域的影響力,所以,就有很多家族、宗門、郡國與陳家聯姻,成為陳家的外族。

  所謂的外族,相當是依附于陳家的外圍實力。

  外族的地位與陳家的家將和家奴相差不大,甚至一些家將和家奴的地位比外族的地位更加尊貴。

  幸好黃煙塵的母親,達到半圣境界,在陳家的地位提升了一大截,一躍成為陳家的高層。所以,黃煙塵才有資格,回到東域圣城修煉。

  但是,說到底,黃煙塵和千水郡國依舊只是陳家的外族,身份和地位都相當尷尬。

  現在卻有所不同,他們的地位,很可能會發生前所未有的改變。

  因為,黃煙塵和張若塵,即將完婚。

  張若塵乃是璇璣劍圣的弟子,同時,又是東域新生一代的第一天驕,將來的成就,肯定不可限量。

  陳家的高層,就算再如何看不起外族,現在,也要拼命的拉攏千水郡王和黃煙塵,顯示出本族對黃家的重視。

  誰叫別人有一個天資絕代的女婿?

  因此,這一次前來東域圣城,陳家對千水郡王的態度,發生了明顯的變化。

  千水郡王當然明白,陳家主動向他示好,不僅僅只是因為,黃煙塵的母親,達到了半圣境界。

  更是因為,黃煙塵的未婚夫是張若塵,璇璣劍圣的弟子。

  千水郡王盯著張若塵,道:“下個月初七,是一個極好的日子,本王已經與你的母妃商談過,成親的日子就定在那一天。”

  張若塵道:“我沒有任何意見。”

  千水郡王笑道:“既然如此,那么你一定要記得挑一個時間,過來下聘禮。今日,夜已深,本王就不再打擾,就此告辭。”

  張若塵將千水郡王和黃煙塵,一直送到府外,才重新返回內院。

  他從大堂外走過,卻見堂中的燈燭依舊還亮著,于是,便走了進去,看見林妃獨自一人坐在大堂里面。

  張若塵問道:“娘親,你還沒有歇息?”

  林妃坐在上方,仔細的看著張若塵,問道:“塵兒,對于這一門婚事,你似乎頗為不滿意?”

  張若塵微微一愣,笑道:“娘親,你多想了!孩兒與師姐,一直都關系極好,怎么可能不滿意?”

  林妃搖了搖頭,道:“那么,為何你都不是特別的開心?”

  張若塵像是自言自語的道:“難道我剛才沒有很開心嗎?”

  林妃道:“塵兒,娘親知道,你現在的本事很大,喜歡你的女子也很多,可以有更好的選擇。但是,你可千萬不要背信棄義,當初,若不是千水郡王和煙塵郡主的幫助,我們云武郡國早就已經滅國,我和你也不可能活到現在。你懂嗎?”

  張若塵走了過去,來到林妃的身側,道:“娘親,能夠與師姐成親,我真的很開心,過幾天我就親自帶著一份大禮,前去下聘。這下你放心了吧?”

  林妃的臉上,終于浮現出一抹笑容。

  她伸出雙手,緊緊的捏住張若塵的手,眼角流淌出一滴淚水,第一次感覺到,張若塵真的已經長大成人。

  張若塵陪著林妃,一起聊天,又將靈鶴梨取出來,親眼看著林妃將它吃下。

  一直到深夜,張若塵才離開。

  回到房間,張若塵的腦海中全是關于下個月初七成婚的事,完全無法靜下心來參悟《劍一》。

  于是,張若塵取出乾坤神木圖,將圖卷展開,平放在桌面。

  隨后,打開空間之門,進入了圖卷世界。

  無法參悟《劍一》,自然還能干一些別的事。

  張若塵盤坐在乾坤神木圖的下方,先是花費一天時間,煉制出十個如意寶瓶。

  隨后,他來到烏骸蛟王和青火玄武的尸體的下方,將十個如意寶瓶一字排開,開始收集蛟血、玄武圣血、玄武之氣。

  收集蛟血和玄武之氣,自然是輕而易舉。

  但是,收集玄武圣血,卻有些麻煩。

  青火玄武的血氣,相當旺盛,每一滴血液,皆蘊含有強大無比的力量。

  若是將一滴圣血,滴在石頭上面,足以將萬斤重的巨石砸穿。

  而且,玄武圣血又被孽海之柱的邪氣腐蝕,只有一滴一滴的凈化,隨后,才能裝入如意寶瓶。

  張若塵整整花費三天時間,累得筋疲力盡,也才煉化出三十滴玄武圣血。

  “玄武圣血蘊含的力量,也太強大,以我現在的修為,一天只能凈化出十滴。太緩慢,也太浪費時間。”

  張若塵停止凈化玄武圣血,打算等到將來修為高一些之后,再辦這件事。

  “一瓶半圣蛟血,八瓶玄武之氣,三十滴玄武圣血,應該已經足夠使用很長一段時間。”

  青火玄武的尸體,就是一座巨大的寶礦。

  張若塵才僅僅只是收集了十分之一的玄武之氣,就裝滿整整八個如意寶瓶。

  每一個如意寶瓶的內部,皆有巨大的空間。

  當初,黃煙塵只是煉化了少量的玄武之氣,就從天極境中極位,突破到魚龍第二變。

  現在,張若塵手中的八個如意寶瓶,每一個瓶中裝的數量,都是她當初煉化的玄武之氣的三千倍。

  當然,境界越高,想要突破境界,消耗的玄武之氣也會成倍的增加。

  就算是一瓶玄武之氣,也未必就能支撐魚龍第一變修士,修煉到魚龍第九變。

  更何況,魚龍九變的每一個小境界,皆是一個瓶頸,并不是每個人都能化魚成龍。

  “八瓶玄武之氣,煙塵師姐一瓶,端木師姐一瓶,常師兄一瓶,大師兄一瓶,師尊一瓶,寒雪一瓶,孔宣一瓶。最后還剩一瓶……暫時留著。”

  張若塵托著八瓶玄武之氣,嘴角露出一絲滿意的笑容。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